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2966

    连载(字)

第二十八章 曼侬.莱斯戈 - 第 1 节 99

第二十八章 曼侬.莱斯戈

一旦确信修道院院长是愚蠢无知的,他几乎经常成功地把白的说成黑的,或把黑的说成白的,并获得成功.

里希滕贝格(里希膝贝格(Lichtemberg,1742—1799),德国物理学家兼讽刺作家.)

在俄国人的训示中,绝对禁止谈话时和写信的对象发生争执.无论在什么情形下,都不应当放弃表示倾心羡慕这一角色,所有的情书,都是以这个假设为出发点的.

一天晚上,在歌剧院德.费尔瓦克夫人的包厢里,朱利安大肆赞扬《曼侬.莱斯戈》舞剧.他这样赞扬的唯一理由,是因为他觉得它毫无意义.

元帅夫人认为这个舞剧远不如普雷沃神父的小说.

"怎么!"朱利安又惊又喜地想道,"一个具有这样崇高德性的人,居然赞扬起一本小说来了!"德.费尔瓦克夫人在一星期里,总有两三次要表示她对小说家们的绝对轻蔑,因为他们用无聊的作品来腐蚀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可怜得很!实在太容易犯官能上的错误.

"在这类不道德的.危险的书籍当中,"元帅夫人继续说道,"《曼侬.莱斯戈》据说要占第一位.一个犯罪的心灵的软弱和它应受的痛苦,据说在那里深刻而真实地被描写出来,但这并不妨碍您的波拿巴在圣赫勒拿岛说这是一本为仆役们写的小说."

这句话使朱利安的思想又活跃起来."有人想在元帅夫人面前毁掉我,他们告诉她我对拿破仑的热忱.这件事一定使她不大痛快,所以她才有意使我知道."这个发现在这天晚上引起了他的兴趣,使他变为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当他在歌剧院的过道里向元帅夫人告辞时,元帅夫人向他说道:

"您得记住,先生,一个人要是爱我,就不应当爱拿破仑,我们至多只能把他看作是上天强迫我们接受的一种事物.而且这个人过于严酷,他不会欣赏艺术作品."

"一个人要是爱我!"朱利安暗自重复道,"这句话也不说明任何问题,也许说明一切问题.这种语言的秘密,正是我们这样可怜的外省人所无法掌握的."当他抄写一封冗长的给元帅夫人的情书时,他非常想念德.雷纳尔夫人.

"这是怎么回事,"第二天元帅夫人用一种伪装的冷漠态度向他说道,"您在昨晚从歌剧院回家后写给我的信里,说起伦敦和里奇蒙来了呢?"

朱利安感到很尴尬,他只是一行一行地抄写,而没有想到抄写的是什么,显然忘记了把原稿中伦敦和里奇蒙等名词改写为巴黎和圣克卢.他开始说了两三句话,可是没法说下去,他几乎要大笑起来.最后,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句回答的话:"由于受到那个关于人类灵魂的最崇高.最伟大的利益的争论的鼓舞,我的灵魂,在给您写信时就发生了这样一种疏忽."

"我已经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暗想道,"在夜谈的后半段时间里,我可以不感到厌倦了."他从德.费尔瓦克府邸跑步走了出来.他回到家里,把前一天晚上抄写的那封信的原稿重看了一遍,他很快发现俄国年轻人谈到伦敦和里奇蒙的那些出了岔子的段落.朱利安十分惊讶地发现那封信差不多是富有柔情的.

他的谈吐,表面上是轻松的,可是他的书信却高雅而又有着《启示录》一般的深邃,这种对照使他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物.元帅夫人特别喜欢那些冗长的句子,而这和伏尔泰这个不道德的作家所提倡的轻快的文体是大不相同的.虽然我们的英雄在谈话中,极力避免各种合乎理性的健康意识,但是他那种反对君主和蔑视宗教的倾向,仍然逃不脱元帅夫人的注意.她周围的人都具有崇高的品德,但他们常常整个晚上说不出一句有意义的话来,因此这位夫人很容易被一切看来都象是新奇的事物所深深打动,但同时她相信她受到这些事物的干扰,应该由她自己负责.她把这种缺点叫作保存了轻浮时代的痕迹......

但是这类的社交场所,只有在对它有所希求的时候才值得去看看.朱利安这种乏味的生活所产生的苦闷,无疑会得到读者的同情.我们的旅行,此刻正进入一个荆棘丛生的荒野地带.

在朱利安的生活中被德.费尔瓦克夫人的插曲占据那一段时间里,德.拉莫尔小姐必须竭力控制自己,不去思念他.她的灵魂变成激烈的斗争场所:有时她以能够蔑视这个如此愁苦的青年而感到自豪,但是他的谈吐,却使她不由自主地做了俘虏.最令她惊异的是朱利安的绝对虚伪,他向元帅夫人所讲的没有一句不是谎言,至少他的思想方法极端诡谲,马蒂尔德对这一点随时都看得很清楚.这种阴险的权谋,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多么深刻呵!"她暗想到,"和唐博先生之流的胡吹的蠢才或平庸的骗子相比,是多么不同呵!他们那些人老是唱着同样的调子!"

可是朱利安的日子却很不好过.他每天必须出现在元帅夫人的客厅里,来履行一种最艰苦的义务.他为表演这个角色而作出的努力,已经耗去他全部的精力.他每次在夜里走过德.费尔瓦克府邸宽广的院子时,常常是靠着性格和理智的力量才没有陷入绝望的深渊.

"我在修道院里战胜了失望,"他暗想到,"但那时我的前途又是多么暗淡呵!我在寻找机缘,或者说我已失去机缘,不论是哪一种情况,我已看出我这一辈子不得不和世上最可鄙.最可恶的人在一起生活.可是过了短短的十一个月以后,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我竟成为也许是我这样年纪的年轻人中最幸福的一个了."

可是所有这些漂亮的理由,常常在可怕的现实面前不起什么作用.每天他在午餐和晚餐时都要看见马蒂尔德.他从德.拉莫尔先生吩咐他写的许多信札中,知道她快要和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结婚了.现在这位可爱的年轻人,每天要来德.拉莫尔府邸两次:他的举动,在一个失恋的情人的嫉妒的眼里,没有一件被错过.

每次他相信看见德.拉莫尔小姐对她的求婚者表示好感,回到了自己的房里,朱利安总是要把他的手枪拿出来仔细端详一番.

"唉!"他暗想道,"要是我把衣服上的记号去掉,跑到巴黎二十里外一个人迹罕至的森林里,结束我这可恶的生涯,那该是多么明智呵!当地没有人会认识我,我的死在两个星期内将是一个谜,但是在两星期以后,有谁关心我呢?"

他这一理论是很明智的.但是第二天只要瞥见马蒂尔德的胳臂,在她的长衫的袖子和手套之间,就足以使我们的青年哲学家沉溺在残酷的回忆里,于是他又留恋起生活来了."好吧!"他暗想道,"我要把这个俄国人的计划进行到底.这一切将怎样结束呢?

"说到元帅夫人,在抄完这五十三封信以后,我当然不再写信了.

"说到马蒂尔德,这六个星期的痛苦的表演,要么丝毫不能改变她的愤怒,要么给我带来片刻的和解.天哪!那我会高兴死了!"他不能想下去了.

在长时间的幻想以后,他又开始了他那套理论."看起来,"他暗想道,"也许我会得到一天的幸福,但在这之后,唉!由于我无法取悦于她,她又会恢复她的严厉,那时我将是毫无办法,我将永远被毁掉......

"象她这种性格的人,她能给我什么保证呢?唉!我的卑微的价值可以回答这一切.我的举动不够高雅,我说话笨拙而且单调.天哪!我为什么是我呢?"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