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2146

    连载(字)

第五章 敏感和一位虔诚的贵妇 - 第 1 节 99

第五章 敏感和一位虔诚的贵妇

人们在那里这样习惯于平庸的

语言,以致一个稍微活跃的思想便

被视为粗野的表现.谁要是出语新

奇,就该谁倒霉!

福布拉斯(福布拉斯(Faublas),法国路韦.德.库弗雷(Louvet de Couvray,1760—1797)的小说《福布拉斯奇遇记》中的主人公.)

在几个月的试用之后,当府邸里的管家把第三季的薪俸送给他的时候,朱利安已经很受重用了.德.拉莫尔先生曾经委托他管理他在布列塔尼和诺曼底两个地区的地产.朱利安常常到那里去旅行.他又负责有关和弗里莱尔神父之间有名的诉讼的通信工作,而且是主要负责人,比拉尔先生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他了.

朱利安根据侯爵送给他过目的各种文件边上写下的简短潦草的批语写成信件,这些信件差不多完全可以签字了.

在神学院里,他的教师们都抱怨他太不用功,但是他们还是把他看成他们最出色的学生.对这些不同性质的工作,朱利安都是用一个野心受到压抑的人的全部热忱来处理的,因为工作过度,使他很快失去了从外省带来的那种红润的颜色.他的苍白的脸色,在他的年轻的同学们的眼里,正代表一种品德;他感到他们没有贝桑松的同学那么坏,也没有那么容易在一个埃居前面下跪;他们都相信朱利安得了肺病.侯爵曾给了他一匹马.

朱利安担心在骑马时被他们看见,曾经告诉过他们,这种运动是医生命令他做的.比拉尔神父带他到好几个詹森派的团体里去过.朱利安感到奇怪,原来在他脑子里,宗教的观念是和伪善的观念.发财的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此刻他却赞赏这些忠诚严厉的人,他们竟能不想到收支.有好几个詹森派的人把朱利安当作朋友,经常给他一些忠告.一个新的世界在他面前展开了,在那些詹森派教徒中,他认识了一个身材约有六尺高的阿尔塔米拉伯爵,他是一个在本国被判处死刑的自由党人,但他却笃信宗教.笃信宗教和热爱自由结合在一起,这个奇异的对照使朱利安感动.

朱利安和年轻的伯爵的关系有些疏远了.诺贝尔觉得朱利安对他的几个朋友的戏谑,答话过于激烈.朱利安在一两次失礼后,决定永远再不向马蒂尔德小姐说话了.在德.拉莫尔府邸里,大家对他始终都是极有礼貌的,但是他总觉得自己不被人看重.他那外省人的通达,使他引用了这样一句谚语来解释这种现象:凡是新的都是好的.

也许他现在比初来时略微明智了一些,或者是巴黎都会的礼仪所产生的初期的魔力已经消失了.

只要一停止工作,他就陷入致命的厌倦里去,这是令人赞赏的礼貌导致的感情枯萎,这一礼貌是因地位不同而等级不同但又极有分寸,巴黎上流社会的特色便在这里.一个稍微敏感的人,很快就能看出这种矫揉造作.

当然,我们可以责备外省人举止平庸,或者礼貌不周,但是在回答别人时,他总是带有一点点热情.在德.拉莫尔府邸里,朱利安的自尊心从来没有受到过伤害,但是通常,在干完了一天工作.走过穿堂拿起他的蜡烛时,他就觉得自己想哭一场.在外省,一个咖啡店的侍役,当你走进他的咖啡店遇到一件意外的事时,他会对您表示关切,但是如果这件意外的事损害了您的自尊心,他一面向您表示同情,一面会把您听了难受的那句话重复地说上十来遍.在巴黎,遇到这种情况,人们就注意躲起来去笑,但是您永远是一个外来人.

我们不打算叙述一大堆小事故,这些小事故会使朱利安显得非常可笑,如果朱利安真够得上是个可笑的人的话.一种疯狂的敏感使他出了许多洋相.他全部的乐趣就在于采取预防:他每天练习放枪,他是许多最著名的武术教师的好学生.他一有闲空,并不象以前那样把它用来读书,而是跑到马厩去要一些最难驾驭的马来骑.他和骑术教师一同骑马出去,差不多每次都要跌下来.

由于他坚持工作,他沉默,聪明,侯爵觉得他很有用,就逐渐把所有那些没有办完的.难以解决的事都交给他去办了.在处理国家大事能有点闲空的时候,侯爵就敏捷机警地处理自己的私事.因为消息灵通,他在交易所的买卖上总是走运的.他买了许多房产和树林,但他还是很容易动肝火.他可以放弃几百个路易,可是为了几百个法郎却要和别人打官司.有些有钱的人,胸怀开阔,他们在经济事务中所追求的是娱乐而不是效果.侯爵需要一个参谋,把他的金钱事务料理得清清楚楚,叫他一听就明白.

德.拉莫尔夫人,虽然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但她有时还是嘲笑朱利安.由敏感而产生的不可预料的举动,是贵妇人所最害怕的,因为它是和礼貌相反的.有两三次,侯爵站在朱利安这方面讲话:如果说他在您的客厅里是可笑的,他在他的办公室里却是个角色呢.在朱利安本人这方面呢,他相信他已经抓住侯爵夫人的秘密了.只要仆人通报德.拉如马特男爵的名字,她是对什么都会感兴趣的.男爵是一个冷冰冰的人,脸上毫无表情,长得又瘦又高又丑,可是穿着非常考究,他的一生是在宫廷里度过的.一般说来,他对任何事都不发表意见,这就是他的思想活动方式.德.拉莫尔夫人如果能把他招来当女婿,那将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幸福了.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