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115

    连载(字)

第二十七章 人生的初次经验 - 第 1 节 99

第二十七章 人生的初次经验

当今这个时代,天哪!是主的约

柜(约柜,据《圣经》,摩西奉耶和华的神谕用皂荚木做的木柜.柜里安放耶和华赐给犹太人的法版,上刻耶和华所授.为摩西执行的十诫.).谁要碰它谁就倒霉.

狄德罗(狄德罗(1713—1784),法国启蒙思想家兼作家,《百科全书》的主编.)

读者一定会允许我们,关于朱利安这一时期的生活,只提供很少一点明了而确切的事实.这并非由于事实本身的缺乏,而是恰恰相反.不过,也许朱利安在修道院里看到的现象太黑暗了,和我要在这些篇页里保存的温和色彩不大协调.当代人因为受了某些痛苦,回忆起来,只能使他们感到不寒而栗,影响他们的各种乐趣,甚至影响他们阅读一篇故事的乐趣.

朱利安在他的那些虚伪的行动的尝试中,很少成功,有时候,他感到厌恶,甚至感到十分灰心.他没有获得成功,而他却还要继续干这卑鄙的行业.外界最微小的帮助,就会使他坚定起来,要克服的困难并不太大,只是他太孤单,象大海里漂泊的一只小船似的."即使我能获得成功,"他心里想,"要在这帮人中间生活一辈子,那也太难了!他们是一批馋鬼,只想在晚餐时吃到腌肉炒鸡蛋,或者就是些卡斯塔内德那样的神父,在他们眼里,任何罪恶都不是太肮脏的!他们将来都会得到权力的,不过这代价确实太大,我的天呀!

"人的意志是坚强的,我到处可以看到这种表现,但是单凭它就可以克服这种厌恶吗?伟人们的工作曾经是容易的,不管危险多么大,他们都觉得它很美,除了我自己以外,谁能了解我周围的丑恶呢?"

这是他一生中对他考验最严峻的时刻.如果他要到驻扎在贝桑松的一个优秀联队里去当兵,那是太容易了!他还可以当拉丁语教师,为了维持生活他并不需要太多的东西!不过这么一来,便不会再有他所想象的事业和前途,那就等于是死亡.这就是朱利安在他愁苦的日子里一天的生活细节.

"我的自负曾使我多少次暗自庆幸我和别的年轻乡下人有所不同,唉,我已经有足够的生活经历,使我懂得不同就会产生憎恨."一天早晨,他暗想道.这个伟大的真理,是他从一次最富于刺激性的失败中看出的.他做了八天工作,以求博得一个生活在所谓圣洁气氛中的同学的欢心.他和他一道在院子里散步,耐心倾听他那些叫人听了会站着打瞌睡的愚蠢的议论.忽然天色大变,雷电交加,这个圣洁的同学大叫起来,并且粗暴地把朱利安推开: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为他自己,我不愿被雷电烧焦,可是天主会用雷把您击毙,象对付一个不信神的人.一个伏尔泰那样."

朱利安心里充满了疯狂的愤怒,他咬紧牙关,两眼望着雷电交加的天空:"我该遭到毁灭,如果我在暴风雨的时刻还是沉眠不醒的话!"朱利安大声说道,"让我们去征服另外一个村学究吧."

卡斯塔内德神父的圣史课的铃声响了.

这一天,卡斯塔内德神父在给那些被他们的父亲的贫穷和艰苦的工作吓坏了的年轻乡下人讲课时说:"在他们看来如此可怕的东西,也就是内阁,它只有凭借天主派到地上的代理人......教皇才能取得真实合法的权力."

"努力用你们圣洁的生活和服从,使你们获得承受教皇的恩典的资格吧,你们就好比是他手里的一根棍棒,"他补充道,"你们将得到一个出色的职位,你们可以发号施令,不受任何监督;一个终身的职位,内阁付给你们三分之一的薪俸,其余的三分之二,就由你们传道宣教培养的信徒供给你们."

卡斯塔内德先生离开讲台,来到院子里,在他的学生们中间停住了脚步,这一天他们的注意力显得特别集中.

"对一个教士,我们可以这样说:他有多大的价值,他就有多高的职位,"他向围绕着他的学生们说道,"我知道得很清楚,我,就是现在向你们说话的我,有些山村的教区,那里教士的额外收入,比城里许多教士要多得多.除了领取同样的薪俸外,还有肥大的阉鸡.鸡蛋.新鲜奶油和许多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在那里,教士是大家公认的第一号人物,没有一顿好酒席他不被邀请.他不是备受欢迎的等等."

卡斯塔内德先生刚刚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里,他的学生们就分成好几个小组.朱利安不属于任何小组,他被抛在一边,象一只长了疥癣的羊.在每一个小组里,朱利安都看见一个人把一枚铜币抛向天空,如果他在这猜钱的游戏中猜中了,他的同伴们就从中得出结论,说他不久将要得到一个收入丰裕的教区.

小故事接着就传开了.某一个年轻教士,接受圣职不到一年,他给老教士的女仆送去一只兔子,得到了做他的候补人的许可;几个月以后,因为老教士很快死去了,他就接替了那位老教士的职务.另一个年轻教士,成功地当上了某个大村镇的本堂教士的继承人,因为他每顿饭都要服侍那位瘫痪的前任老教士,细心地给他切小鸡吃.

这些修士们,和其他职业中的年轻人一样,常常是把一些特殊的.刺激想象力的小动作的效果加以夸大.

"我必须习惯于这种谈话,"朱利安暗想道,"当他们不谈香肠和富裕的教区的时候,他们就议论教义的世俗部分,议论教皇和省长.以及市长和教士之间的纠纷."朱利安在这里看出了第二位天主的概念,但这位天主比另一位更可怕.更有权力,这第二位天主就是教皇.按照他们的说法,但他们说这话时,把声音放低了,而且确信不会被比拉尔先生听见,教皇之所以没有费神去委派法国所有的省长和所有的市长,那是因为他已经委派法国国王代为执行,并且把他称为教会的长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利安认为他可以大大地利用一下他对德.梅斯特尔先生的《教皇论》这本著作的研究心得了.他的造诣,的确引起同学们的惊异,但这又给他招来了不幸.有些他们自己的意见,朱利安却把它讲得比他们还要清楚,这使他们很不高兴.谢朗先生曾对朱利安,同样也是对他自己,做了一件不谨慎的事,他使朱利安养成了一种正确理解的习惯,而不为空言所惑,但他却忘记告诉他,对一个没有什么地位的人,这习惯是一桩罪恶,因为一切正确的理解都是要得罪人的.

朱利安长于辩论,这当然又成为他的罪证之一.他的同学们,挖空心思,竟然想到用一个词来表示他们对他的所有恐惧:他们给他加上了马丁.路德(马丁.路德(1483—1546),生于德国艾斯莱本,一五一五年任德国维滕贝格大学神学教授.十六世纪初,天主教会在德国拥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耕地,罗马教皇在德国横征暴敛,严重阻碍德国经济和民族文化的发展.一五一七年,马丁.路德发表《九十五条论纲》批评教皇,揭开宗教改革的序幕.马丁.路德的宗教思想是主张信仰得救,强调《圣经》的权威高于教会的权威,要求建立不受罗马教廷统辖的民族的廉俭教会.这一宗教思想后来形成路德宗.)的头衔,他们说,特别是他那魔鬼似的逻辑使他变得这样骄傲.

有许多年轻的修士,他们有着鲜嫩的肤色,比起朱利安来,他们更可以称得上是漂亮的小伙子,但是朱利安有着一双白白的手和某些隐藏不住的清洁习惯.在命运把他抛了进去的这个阴森可怕的修道院里,这习惯还不能说是一种优点.那些和他生活在一起的肮脏的乡下人公开宣称,他的生活习惯很不严肃.我们不愿用我们的主人公的许许多多的不幸事件来使读者感到疲劳.比如说,同学当中那些身强力壮的,经常想殴打他,为了自卫,他不得不带上一个铁制的双脚规,并且只是做个手势表示他会使用它.在密探的报告里,手势和语言可不是同样有效的.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