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994

    连载(字)

第三十三章 失足的地狱 - 第 1 节 99

第三十三章 失足的地狱

一个笨拙的玉工在打磨这颗钻石时,使某些最明亮的光泽消失了.在中世纪,我应该怎么说呢?即使在黎塞留统治时期,法国人也还是有意志力的.米拉波朱利安发现侯爵正在发脾气,也许这位大人,在他一生里,这样不顾体统这还是第一次,他把他说得出口的话都用来辱骂朱利安.我们的主人公,感到惊讶,不能忍受,但他的感激之心却丝毫没有动摇.这个可怜的人眼看多少美好的计划,长久以来藏在他心灵深处的,顷刻之间已完全毁灭了!"但是我应该回答他,我的沉默会加剧他的愤怒."于是达尔杜弗这个角色给他提供了回答的词句.

"我不是一个天使......我曾经勤勤恳恳地为您服务,您也慷慨地给了我报酬......我对您是感激的,但我只有二十二岁......在这个家里,了解我的只有您和那个可爱的人儿......"

"魔鬼!"侯爵叫了出来,"可爱的!可爱的!在您觉得她可爱的那一天,您就应该滚蛋."

"我也曾努力过,当时,我曾请求您让我到朗格多克去."

侯爵被痛苦所征服,怒气冲冲地走来走去,疲惫不堪,倒在一把靠背椅上.朱利安听见他低声自言自语道:"他并不是一个坏人."

"是的,我对您并不是个坏人."朱利安嚷道,同时跪了下来.

但是他感到这个举动极为可耻,立刻又站了起来.

侯爵真是气疯了.看到朱利安这一举动,他又用许多平时只能出于一个马车夫之口的可怕的语言,骂了朱利安一顿.这些咒骂措词之新奇,也许能起到冲淡愤怒的作用.

"怎么!我的女儿将来叫做索雷尔太太!怎么!我的女儿将来不是公爵夫人!"每次这两个观念在他脑海里出现时,德.拉莫尔先生就象受到酷刑一样痛苦,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朱利安害怕要挨打.

当侯爵略微清醒一点,并已开始习惯于他的不幸时,他向朱利安提出了合乎情理的指责.

"您应该逃走,先生,"他向他说道,"逃走是您的责任......您是世界上最下流的人......"

朱利安走到桌子旁边写道:

很久以来,生活对我是件难以忍受的事,现在我要结束它了.我怀着无限感激之情,请求侯爵接受我对我死在他府邸里可能引起的麻烦的道歉.

"请侯爵赏脸看看这张纸条,"朱利安说道,"杀了我吧,或者叫您的仆人杀了我.现在是早晨一点钟,我要到花园里靠后墙那边去走走."

"滚吧!"当他走开时,侯爵向他嚷道.

"我明白,"朱利安心里想,"也许他不愿看见我死在他的仆人手里......最好是让他来杀了我吧,这是我对他的一种报偿......但是,天呀!我爱生命......为了我的儿子,我应该活着."

这个想法,在充满危险感觉的最初几分钟的散步之后,第一次那么清楚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把他的心神全部占据了.

这个崭新的利害关系使他成为一个谨慎的人."为了对付这个狂暴的人,我应该向别人请教.他完全失去理性,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富凯离我太远了,而且他也不大懂得象侯爵这种人的心情."

阿尔塔米拉伯爵......我能保证他会替我永远保守秘密吗?不要因为征求意见而变成行动,而使我的处境更加复杂了.唉!只剩下沉郁的比拉尔神父了......詹森派教义已使他胸怀狭窄......一个耶稣会的坏蛋倒是了解社会,对我也许更有好处......只要我一陈述我的罪恶,比拉尔先生就会打我的."

达尔杜弗的天才拯救了朱利安:"好吧,我去向他忏悔."这就是他在花园里散步整整两小时之后所作的重大决定.他不再去想他会受到枪声的惊扰,睡神已经把他俘获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朱利安已经在离巴黎有好几里路的地方,敲那位严肃的詹森派教士的门.他很奇怪,发现这人对他的机密并不怎么感到诧异.

"我也许应该责备我自己,"这位教士说道,他的表情是忧虑多于激怒,"我早就猜到了这一爱情...... 不幸的孩子,由于对您的友谊,我没有告诉那位父亲......"

"他将会做些什么?"朱利安急忙问道.

(这时,他很爱这个教士,而一场指责对他将是很难受的.)

"我看有三种办法,"朱利安继续说道,"第一,德.拉莫尔先生可能把我处死."于是他叙述他留给侯爵的那封宣布自杀的信."第二,他可能叫诺贝尔伯爵同我决斗,拿我做枪靶子."

"您会接受吗?"比拉尔教士说道,气得站起来了.

"您没有让我把话说完.我肯定不会向我恩人的儿子开枪的.第三,他可能叫我离开这里.如果他向我说:'到爱丁堡去,到纽约去.,我一定服从.这样他就可以把德.拉莫尔小姐的情况隐瞒起来.但是我绝对不能忍受他消灭我的儿子."

"这一点可以不用怀疑,这将是这个道德败坏的人的第一个念头......"

在巴黎,马蒂尔德正处在绝望中.她在早晨七点钟看过她的父亲.他把朱利安的信拿给她看了,她担心他会把朱利安的自杀看成是高贵的行动:"可以不经过我的许可就让他自杀吗?"她心想道,她的痛苦已经成为愤怒.

"要是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她向她的父亲说道,"治死他的正是您......您也许会感到高兴......但是我对他的亡魂发誓,我立刻就戴孝,让大家都知道我是守寡的索雷尔太太,我还要发出讣告,您可以相信我会这样做的......您会看见我既不懦弱,也不畏怯."

她的爱情到了疯狂的地步.现在轮到德.拉莫尔先生惊慌失措了.

他开始用理智来观察这一事件.早餐时,马蒂尔德没有出来.侯爵发觉她什么都没有对她母亲说,感到如释重负,非常得意.

在正午的时候,朱利安回来了.人们听见院子里答答的马蹄声.朱利安从马上下来.马蒂尔德立刻派人来叫他.她差不多当着女仆的面就投入他的怀中.朱利安并不感激这种狂热,在和比拉尔神父长时间的商谈之后,他已经变得很机警,而且很有计谋.他的想象力因考虑各种可能性而消失了.马蒂尔德含着眼泪告诉他,她已经看到他要自杀的信.

"我父亲可能改变他的主意,我央求您立刻动身到维勒基埃去.快骑上马,在他们散席以前就离开这里."

由于朱利安一点也没有改变他那惊异而且冷静的神色,她便大哭起来.

"让我来处理我们的事吧,"她狂热地叫道,同时把朱利安紧紧地抱住."你知道,这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要和你离开.你写信给我,可以用寄给我的女仆的信封,但地址必须找别人写.我要连篇累牍地给你写信.再见吧!快点逃走."

最后这句话伤害了朱利安的自尊心,但他还是听从了."真是要命,"他心想道,"即使是在他们表现较好的时刻,这批人也要想方设法来刺激我."

马蒂尔德坚决反对她父亲的一切谨慎的计划.她绝对不愿离开下面这一基础去同她父亲商谈,这个基础就是:她将是索雷尔太太,同她的丈夫贫穷地住在瑞士,或者同她的父亲住在巴黎.她坚决反对秘密分娩的建议.

"那样人们会对我加以诽谤和侮辱的.在结婚后的两个月,我要同我的丈夫出门旅行,这样我们就容易确定我的儿子出世的适当时期了."

马蒂尔德的坚定意志,起初遭到侯爵愤怒的斥责,但后来还是使侯爵犹豫不决.

他在心肠软下来的时候,向他女儿说道:

"这里有一份领取一万法郎年金的存折,你拿去给你的朱利安,叫他快去把它取出来,我就不可能再收回了."

为了服从马蒂尔德(她喜欢命令人的性格是他所熟知的),朱利安作了四十里路的无谓的旅行:他去维勒基埃去处理佃农帐目,侯爵这次恩赐又使他返回巴黎.他向比拉尔教士请求住宿.在他远离期间,这位教士是马蒂尔德最有用的同盟者.每次侯爵问他,他总是向他证明,除了正式结婚以外,其他一切办法,在天主眼里,都是罪恶.

"幸而在这里,"教士补充说道,"世俗的情理和宗教的原则是一致的.德.拉莫尔小姐性子急躁,连她自己都不能保守秘密,谁又能保证这事不被大家知道呢?如果不同意公开举行婚礼的话,社会上对这桩门户不相当的奇怪婚姻,将会更长时期地议论下去,所以应该把事情一次说出来,不论在表面上还是实际上都不让它有丝毫的秘密."

"不错,"侯爵沉思地说道,"这样做了,如果三天以后还来议论这件婚事,那便成为没有头脑的人的废话了.不过最好利用一次反对雅各宾派的政治风潮的机会,让事情悄悄地过去."

德.拉莫尔先生的两三位朋友,和比拉尔神父的意见相同.在他们看来,最大的障碍是马蒂尔德坚定的性格.但是听了许多很好的理由之后,侯爵在内心深处仍然不习惯于放弃他女儿获得御前赐座的希望.

他的记忆和想象力充满了各种在他青年时代还可能采用的诡计和欺骗手段.对现实的让步,对法律的畏惧,在他这样地位的人看来,是荒谬的,而且是不光彩的.十年以来,他为这个亲爱的女儿的前途所作的种种美梦,今天付出的代价,真是无比昂贵呵.

"谁能预料发生这件事呢?"他暗想道,"一个性格这般骄傲.才智这般高超.对自己的姓氏比我还感到骄傲的女孩子,而来我这里要求向她求婚的都是法国最出色的贵族子弟!

"我们应该抛开谨慎.这个世纪注定要把一切搞乱!我们正在走向混沌的世界."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