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574

    连载(字)

第十一章 一个晚上 - 第 1 节 99

第十一章 一个晚上

就连朱丽亚的冷淡也还是和蔼,

她的小手颤抖着,轻轻地从他的

掌中抽出来,

但留下一点轻微的压力,如此温

和而飘忽,

令人感到震颤,感到迷离.

《唐璜》,第一章第七十一节

到底他还是到韦里埃走了一趟.他从教士的住宅走出来,就遇见瓦勒诺先生,真是巧得很,他急忙告诉他给他增加薪金的事.

回到韦尔吉以后,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了,朱利安才下楼到花园里去.他的精神疲惫极了,因为许多强烈的感情一整天都在激动着他.他想到两位夫人,就焦虑不安地思量着:"我应该对她们说些什么呢?"他还没有看清楚他自己只有那么一点点思想境界,他所关注的那些琐碎的事,通常也就是妇女的全部兴趣所在.有时,朱利安变得顽固呆钝,不但德尔维尔夫人不理解他,甚至他的朋友德.雷纳尔夫人也不理解他,她们讲的话,有时他也只能理解一半.这就是热情的力量,或者说,这便是热情伟大的实质在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的灵魂中产生的效果.在这个奇异的年轻人灵魂里,差不多每天都要掀起一场暴风雨.

朱利安这天晚上走进花园时,本来准备好要去听取这两位漂亮的表姐妹的高见.她们焦急地等待他回来.他在平时那个位子上坐下,挨在德.雷纳尔夫人的身旁.一会儿以后,便夜色沉沉了.他想握住那只白嫩的手,他早就看见那只手靠近他搁在一张椅子的靠背上.他犹豫了一会儿,但结果还是带着生气的样子把那只手拉了过来.朱利安自认为这是件约定好的事,并且继续他那兴致勃勃的谈话,正在这时,他听到德.雷纳尔先生的脚步声了.

这时朱利安耳边回荡起今天早晨那些粗鄙的话的声音."这家伙,"他暗自说道,"财运亨通,事事如意,待我嘲弄他一番吧,我要当着他的面把他女人的手占为己有.是的,我一定要这样做,我曾遭受过他多少轻蔑呀!"

朱利安生来就是急躁脾气,此刻更是沉不住气,他急切想要德.雷纳尔夫人甘愿把手留在他手里,他顾不上考虑其他任何事了.

德.雷纳尔先生愤愤不平地谈论着政治问题,因为有两三个韦里埃的工业家,现在确实是比他更有钱,他们正想在选举中反对他.德尔维尔夫人注意地听着.朱利安听了,很不耐烦,索性把他的椅子移到德.雷纳尔夫人的身旁.夜色如漆,什么动作都看不出来.朱利安大胆地把他的手贴近那只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美丽的胳臂.这时他心里有点混乱,情不自禁地把脸颊靠近这只胳臂,将嘴唇紧紧贴在上面.

德.雷纳尔夫人战栗起来.她丈夫离开他们只有四步远,她急忙把她的手送给朱利安,同时又把朱利安轻轻地推开了一点.当德.雷纳尔先生还在继续咒骂那些无赖汉和那些发财的雅各宾派时,朱利安在那只给他送过来的手上热情地吻着,至少在德.雷纳尔夫人心里,朱利安的吻是充满了热情的.但是这个可怜的女人,在决定命运的那一天,她确曾拿到过证据,她自己虽然不肯承认,她爱上的男人是另有所爱,但当朱利安一整天不在家时,却有一种剧烈的痛苦在折磨她,并引起她的深思.

"怎么!"她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在恋爱!我动了感情!我,一个有夫之妇,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不过,"她继续说道,"我对我的丈夫,从来没有过这种可怕的痴情,它使我的思想老是和朱利安分不开.实在说,他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对我十分尊敬罢了.这种痴情不久就会过去的.即使我对这个年轻人有些感情,这对我丈夫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和朱利安谈话,谈的都是些异想天开的事,德.雷纳尔先生是不喜欢听的.让他去忙他的事务好了.我并没有拿走他任何东西去给朱利安."

没有丝毫虚伪来使这个天真纯洁的灵魂受到玷污,它只是被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热情所迷惑罢了.她是受骗了,但她并不知道,不过道德的本能却因此受到了惊扰.这就是当朱利安走进花园时她心里正在展开的斗争.她听见朱利安说话的声音,差不多同时就看见朱利安在她身边坐下了.她的灵魂好象被这迷人的幸福夺去了一样,十五天以来,这幸福与其说诱惑她,毋宁说使她惊奇.一切都太出乎她意料之外了.不过几分钟以后,她又暗自说道:"那么,只要有朱利安在眼前,他的一切过失就都可以抹去?"想到这里,她害怕了,这才把朱利安握着的手缩了回来.

充满了热情的吻,恰好是她从来没有接受过的那种热情的吻,使她突然忘记了朱利安也许爱上了另一个女人.顷刻间朱利安在她心目中,不再是个有罪的人了.由于怀疑而产生的剧烈痛苦也已经消失,一种从没有梦想到的幸福就在眼前,使得她心里充满了恋爱的激情和癫狂的欢乐.这是美好的一夜,人人感到心情舒畅,只有韦里埃的市长是例外,因为他老是忘不掉那几个发了财的工业家.朱利安不再去想他的秘密的野心,也不再去想他那套难以实行的计划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美的力量所制服.沉迷在那对他的性格来说完全是陌生的缥缈温柔的梦境里,轻轻捏着他所喜爱的那只真正美极了的手,他迷迷糊糊听到菩提树的枝叶在夜风中簌簌作响和远处杜河岸边磨坊的犬吠声.

但是,朱利安的这种情绪,只是乐趣,不是热情.当他回到自己房里时,他只想到一种幸福,那就是重新捧起他那本心爱的书;在二十岁的时候,对世界能有一种看法,而又想到要在这世界上作出一番成就,这才是头等重要的事.

一会儿以后他又把书放下.由于思念拿破仑的胜利,他在自己的胜利中看到了新的东西."是的,我打了一个胜仗,"他自言自语道,"但是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趁他在撤退时把这个骄傲的绅士的狂妄心理彻底打垮.这便是拿破仑的作风.他斥责我荒废了他的孩子们的功课!现在我就去向他提出请三天假,去探望我的朋友富凯.如果他拒绝的话,我就向他摊牌不干了,他到底是会让步的."

德.雷纳尔夫人一夜没有合上眼.她觉得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真正生活过.朱利安拿着她的手狂热地亲吻,她实在无法摆脱这种幸福的感觉.

突然一个可怕的字眼在她前面出现:通奸.世上所有最卑鄙的淫乱行为对所谓肉体的爱可能产生的恶劣概念,都呈现在她的想象里了.这些概念力图使她对朱利安的温柔神圣的形象和她在爱情中的幸福失去光辉.在她眼前展现出一个恐怖的的未来,她瞧见自己正遭到人们的蔑视.

这是一个可怕的时刻,她的灵魂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区域里去了.昨天她还在领会从未经历过的幸福,此刻她又一下子沉入残酷的不幸的深渊.她对这一类痛苦是毫不理解的,它扰乱了她的理智.霎时间,她想到要去向她丈夫坦白,说她担心要爱上朱利安了.不过这就等于丢了他的面子.幸亏她想起在她结婚的前夕,她姑母告诉她的一句格言:丈夫毕竟是一家之主,做妻子的向他坦白自己的秘密是很危险的.她痛苦极了,绞扭着自己的双手.

这时她完全被矛盾的痛苦的观念缠住了.一会儿她担心朱利安不爱她,一会儿又受到犯罪观念的恐吓,好象她明天就要被带去上示众柱,在韦里埃的广场上当众宣布她的通奸行为.

德.雷纳尔夫人对生活毫无经验.即使在她完全清醒的时候,运用她全部的理智,她也看不出在天主眼里的罪人和在公众面前普遍受到呵斥和辱骂的罪人二者之间的差别.

当奸淫这个丑恶的观念以及按照她的理解,奸淫这一罪恶所能引出的一切卑鄙可耻的观念暂时放松了她,她忽又想起了她和朱利安天真地生活在一起时的欢乐,但朱利安另有所爱这个可怕的念头又把她纠缠住了.她还能看见朱利安那副惨白的脸色,当时他是多么担心丢失这张肖像,或者让她看见后会给她带来的麻烦.这还是第一次,她在朱利安沉静而高贵的脸上发现了恐怖的神色.为了她,或者为了她的孩子们,他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这种新添的痛苦,它的强烈程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人忍受苦难的极限.德.雷纳尔夫人不知不觉地大叫了一声,把她的女仆从梦中惊醒.忽然她看见她床边出现了一盏灯光,她认出了是爱莉莎.

"他爱的是您吗?"她在狂乱中喊了出来.

爱莉莎发现女主人在这种可怕的混乱中,十分惊骇,幸亏她完全没有留意女主人这句奇怪的话.德.雷纳尔夫人感到了自己的不谨慎:"我发烧,"她对她的女仆说,"我相信我给烧糊涂了,请您陪着我吧."由于需要控制自己,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她不那么痛苦了;理性的控制力量重新得到了恢复,它曾经一度被半睡眠状态夺去了.为了避免她的女仆盯着眼睛看她,她叫她念报纸.正是在这个姑娘用单调的声音诵读《每日新闻》上面的一篇社论时,德.雷纳尔夫人下了个合乎妇道的决心,在再见到朱利安时,她一定要用十分冷淡的态度去对待他.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