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502

    连载(字)

第三十九章 诡 计 - 第 1 节 99

第三十九章 诡 计

一六七六年,加斯特尔(加斯特尔(Castres),法国南部塔恩省一市.)."在我家隔壁,一个人杀害了他的姐妹,这位绅士已经犯过一次谋杀罪.他的父亲私下送了五百埃居给那些推事,救了他的性命."洛克:《法兰西游记》离开主教官邸之后,马蒂尔德立刻派人送一封信给德.费尔瓦克夫人,连累自己的恐惧一点也没使她产生迟疑.她恳求她的情敌请某某主教大人亲笔写一封信给德.弗里莱尔先生.她甚至请求她亲自到贝桑松走一趟.这一举动出自嫉妒而骄矜的心灵,真算是勇敢极了.

她听从富凯的劝告,特别谨慎,没有把她这些行动告诉朱利安.她本人的出现,已足够使他感到坐立不安了.由于死亡的临近,他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诚实,他不但对德.拉莫尔先生.而且对马蒂尔德也感到内疚.

"怎么!"他暗想道,"跟她在一起,我有时觉得心不在焉,甚至感到厌烦.她为我牺牲,我竟这样报答她!我难道是个坏人吗?"在他野心勃勃的时候,他很少注意这个问题,那时在他心目中,不成功才是他唯一的耻辱.

和马蒂尔德在一起,此刻他的苦恼,由于他在她身上引起的最疯狂.最奇异的热情而变得更加严重了.她说的尽是为了营救他,她愿作出的种种奇特的牺牲这类的话.

马蒂尔德被她引以自豪的.而且完全战胜了她的骄傲的一种情绪所激动,她简直不愿看见她的生命的每一分钟白白过去而不作出一件异乎寻常的行动来.在她和朱利安的谈话里,总是充满最奇特的.而且对她来说是最危险的计划.看监狱的人,受了大批的贿赂,让她在监狱里自由来去.马蒂尔德的考虑不仅限于牺牲她的名誉,即使整个社会知道她的情况,她也满不在乎.跪在疾驰的御车前面,恳求君王赦免朱利安,为了引起君王的注意,甚至不惜被御车碾毙,这一切不过是这个兴奋而勇敢的心灵所追求的一个最小的幻梦而已.通过她那些在御前服务的朋友,她相信自己一定会被允许进入圣克卢王家花园的禁区里去.

朱利安感到自己不配接受这样的忠诚,说实话,他对英雄主义已经感到厌倦.此刻只可能有那种单纯的.天真的.差不多是羞怯的柔情还能感动他,而马蒂尔德高傲的心灵,则总是注意周围公众和别人对她的反应.

在她一切的苦闷中,在她对自己情人生命问题的恐惧中(她是不愿在他死后还活下去的),朱利安感到她怀有一种隐秘的欲望,力求用自己极度的爱情和崇高的行动来引起公众的震惊.

朱利安对自己没有被这种英雄主义所感动不免有点发闷,但是要是他知道马蒂尔德向这个忠心耿耿.但又非常拘谨善良的富凯说出的一大堆使他难以接受的疯狂的计划,他又会怎样生气呢?

富凯简直不知道应该怎样责备马蒂尔德的忠诚才好,因为他自己也愿意牺牲他所有的财产,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救朱利安.马蒂尔德挥金如土,使他感到惊愕.最初几天,那位和所有外省人一样尊重金钱的富凯,看见她用钱那样慷慨,简直肃然起敬了.

后来,他发现德.拉莫尔小姐的计划常常在改变,使他感到自慰的是,他已经找到一个词儿来责备这个使他疲倦的性格:她是多变的.从这个形容词到外省人最厉害的骂人的话:坏脾气,这中间只有一步之差.

"真奇怪,"有一天马蒂尔德离开监狱时朱利安想道,"一种以我为对象的如此强烈的热情,竟使我丝毫无动于衷!可是两个月以前我是那样的崇拜她呀!我从书本里知道一个人在接近死亡时,对一切都感到无所谓,但可怕的是感到自己是忘恩负义而无法改变.那么,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吗?"他为此对自己痛加责备.

野心已经在他心里死去,另一种感情却又在他心里死灰复燃了,他把它叫作谋杀德.雷纳尔夫人的悔恨.

事实上,他爱她到了发狂的地步.当他绝对孤独.不愁有人来搅扰他的时候,他会整个儿沉浸在从前在韦里埃或在韦尔吉度过的那些欢乐的日子的回忆里去,这使他感到一种奇异的幸福.在那一段过得飞快的日子里,哪怕是一点最细微的情节,如今对他来说,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清新迷人的力量.他绝对不再去想念他在巴黎的成功,他已经对它感到厌倦了.

这倾向迅速增长,已经部分地被马蒂尔德的嫉妒心猜到了.她清楚感到她必须和这种对孤独的迷恋作斗争.有时她带着恐怖的情绪说出德.雷纳尔夫人这个名字,她看见朱利安在发抖,于是她的热情更是无边无际.不可测度的了.

"要是他死了,我就跟他一道去死,"她真心实意地对自己说道,"巴黎客厅里的人士,看见我这样身分的姑娘,崇拜一个行将被判死刑的情人到了这一地步,他们将怎样的议论呢?象这样的感情,必须回到英雄的时代才找得着,正是这类爱情,使查理九世和亨利三世那个时代的人心受到感动."

当她兴奋到极点的时候,她把朱利安的头紧紧地抱在怀里,带着恐怖的心情对自己说道:"怎么!这个可爱的头,真是注定要落下来吗?哼!"她被一种并不缺乏幸福的英雄主义的激情燃烧着,继续说道,"我的嘴唇,此刻正吻着这些美丽的头发,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将要变得冷冰冰的了."

这些英雄主义和可怕的情欲的快感的回忆,紧紧地缠住她不放.自杀的念头,竟是那样的吸引人,原来和这个骄矜的心离得还很远,现在却已渗透进去了,并且以一种绝对的力量统治着它."不!我祖宗的热血,到我这里还不曾冷却过."马蒂尔德骄傲地自忖道.

"我请您接受我的请求,"有一天她的情人向她说道,"把您的孩子寄养在韦里埃,德.雷纳尔夫人会注意照看乳母的."

"您说的话太残酷了."马蒂尔德脸色变得煞白.

"真的,我请求你千万饶恕我."朱利安叫道,从梦幻中惊醒过来,把马蒂尔德搂在怀里.

他擦干她的眼泪,然后又巧妙地谈到刚才他想到的问题.他让他的谈话充满了忧郁的哲学的调子.他谈到他即将结束的未来.

"我们必须承认,亲爱的朋友,热情不过是人生的偶然事件,但是这种偶然事件,仅仅发生在那些超人的心灵里......我的儿子的死亡,根本上也许对您的骄傲的家庭是一种快乐,仆人们会看得出来的.被忽视将是这个蒙羞的不幸的孩子的命运......我希望在我不愿意确定.但我的勇气却使我能够看到的不太遥远的将来,您一定会遵从我最后的劝告,同克鲁瓦斯努瓦侯爵先生结婚."

"怎么,让我丧失名誉!"

"丧失名誉这个词,是不会和象你这样出身的人联系在一起的.您将是一个寡妇,一个疯子的寡妇,如此而已.我还要更进一步说:我的犯罪,将无所谓丧失名誉,因为在这里并没有金钱的动机.也许有那么一天,某一位具有哲学头脑的立法者,在他的同时代人的倡导下,得以废除死刑.那时会有人用朋友的口吻来举例说:瞧,德.拉莫尔小姐的第一个丈夫是个疯子,但不是一个坏人或罪犯.把他的头砍掉是不合理的......于是我在人们的记忆中,就不是一个不名誉的人了,至少在若干年以后是如此......您的地位,您的财产以及您的才能,请允许我这么说,都会使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在成为您的丈夫之后干出一番事业,而没有您的帮助,这个目的是不会达到的.他有的只是门第和勇气,单凭这些条件,在一七二九年,还可以使一个人成为俊杰,但是在一个世纪以后的今天,那就要犯时间的错误,只能使一个人狂妄自大罢了.想要做法国青年的首领,还需要其他的素质.

"您将要以坚强和冒险的性格,去支持您让您丈夫参加的那个政党.您可能继承投石党(投石党运动(la Fronde),法国路易十四执政初期的一个反对专制制度的政治运动,当时首相马萨林推行巩固王权的政策,谢弗勒兹(Chevreuse,1600—1679)和隆格维尔(Longueville,1619—1679)是两位公爵夫人,都反对马萨林的政策,在投石党运动中都起过重要作用,但最后仍以专制制度获胜告终.)谢弗勒兹和隆格维尔那些人物的事业......但到那时候,亲爱的朋友,现在激发着您的神圣的热情便要冷下去一点了.

"请允许我对您说吧,"在说了许多作为预备的话以后,他补充道,"十五年以后,您会把您从前对我的爱情看作是一种可以原谅的疯狂,但终究是一种疯狂......"

他突然停住,而且沉思着.他又在考虑叫马蒂尔德非常不愉快的那个想法:"十五年之后,德.雷纳尔夫人疼爱着我的儿子,而您却早已把他忘记了."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