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2742

    连载(字)

第二十七章 教会里最好的职位 - 第 1 节 99

第二十七章 教会里最好的职位

勤劳!才干!功绩!好嘛!但是您得加入党派.《忒勒玛科斯》(《忒勒玛科斯》(Télémaque),法国十七世纪作家费讷隆(Fénelon)根据荷马史诗中忒勒马科斯的事迹写的小说.费讷隆是当时王孙勃艮第公爵的太傅,他写这部小说是为了对他的弟子进行道德的教育,因书中充满对路易十四王朝含蓄的讽刺,该书出版后费讷隆被罢官.)

这样,主教的职位和朱利安本人这两个概念,第一次在这位夫人的脑子里联系起来了,这位夫人迟早是分配法国教会里最好职位的人.可是这种利益并没有怎么打动朱利安,在此刻,他不能去想任何和他眼前的不幸无关的事:一切都在加深他的不幸,比如说,看见他的卧室,就会使他难受.晚上,当他拿着蜡台走进卧室,每一件家具,每一件微小的装饰品,都好象发出声音,向他残酷地宣布一件新的不幸的细节.

"这一天,我可干的是苦工."他走进卧室时对自己说道,很久以来,他没有这样激动过,希望这第二封信和第一封信一样讨厌.

实际上第二封信更加讨厌.他抄写的东西,在他看来,如此的荒唐,结果他只好逐句照抄而不问其意义了.

"这些东西,"他自言自语道,"比我的外交学教授在伦敦教我抄写的《明斯特和约》(《明斯特和约》又称《威斯特法里亚和约》,十七世纪欧洲三十年战争结束时缔结的和约,由于谈判分别在威斯特法里亚省的两个城市奥斯纳布吕克及明斯特举行,故合称《威斯特法里亚和约》,其中《明斯特和约》解决参战国间的问题,法国夺得德国大片土地,并收回阿尔萨斯省.)还要夸张."

他这时忽然想起德.费尔瓦克夫人写给那个庄重的西班牙人堂.迪埃戈.布斯托斯的信,他已经忘记把那些信的原件还给他,于是把它找了出来.这些信和那位俄国青年贵族给他的情书,差不多是同样的无聊."空泛得很,什么都要说,而实际上是什么都没有说.这种文体真象风吹的竖琴(一种用风力吹响的竖琴.)."朱利安心想道,"在一大堆关于虚无.死亡.无限等崇高的思想里,我真正看到只是一种害怕别人耻笑的恐惧心理而已."

我们刚才节录的那段独白,他一连重复地说了半个月,昏昏欲睡地抄着一种象是《启示录》似的注解,第二天带着忧郁的神情把信送去,再把马牵回马厩,希望在霎时间看见马蒂尔德衣衫的影子,然后坐下来工作,晚上要是德.费尔瓦克夫人不来德.拉莫尔府邸,他便到歌剧院去,这就是朱利安日复一日的单调的生活.当元帅夫人来到侯爵夫人家里时,他的生活就比较有趣了,他可以从元帅夫人的帽檐下偷看马蒂尔德的眼睛,而他也就滔滔不绝地谈起话来.他那绚丽感伤的词句,开始形成一种风格,越来越动人,越来越漂亮.

他深深感到他说出的那些话,在马蒂尔德看来都是毫无意义的,但是他却想用漂亮的语言来打动她."我的语言越是虚假,我越能使她高兴,"朱利安心想道,于是他大胆地夸大某些自然景色.他很快觉察到,要在元帅夫人眼里显得不庸俗,必须注意避免简单而合理的意见.他就这样说下去,或者有所简化,完全以他所取悦的那两位贵妇人的眼色为转移.

总之,他这样生活下去,比起无所作为地过日子,就不那么可怕了.

"但是,"一天晚上他暗想道,"我正在抄写第十五封这种可怕的论文式的信,以前的十四封,我都毫无差错地交给了元帅夫人的看门人.我将荣幸地把她的写字台的抽屉都塞满了.然而她对我却毫无反应,好象我完全没有给她写过信一样.这一切将来究竟怎样结束呢?我这种不懈的努力,会不会使她也和我一样感到厌恶呢?那个俄国人,科拉索夫的朋友,爱上了里奇蒙一个美丽的公谊会教派的女信徒,必须承认,他在他那个时代是一个可怕的人,再没有人比他更讨厌的了."

正如一个平庸的人偶然碰到一位名将在指挥作战,朱利安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年轻的俄国人对那位严厉的英国姑娘发起的一场心理战.前四十封信的目的,只是对自己冒昧作书之事请求饶恕而已.这位温柔的.也许厌倦得要命的人儿,应当让她养成一种习惯,经常收到一些比她的日常生活趣味略多一点的书信.

一天早晨,有人把一封信交给朱利安,他认出信封上德.费尔瓦克夫人的贵族纹章,他怀着几天以前不可能有的兴奋心情拆开火漆封口:原来只是一张晚餐请柬.

他急忙跑去查阅科拉索夫亲王给他的训示.不幸的是应当做到简单而容易被理解的地方,这位年轻的俄国人却要他象诗人多拉(法国历史上有两诗人均名多拉.让.多拉(1508—1588),七星社诗人之一,克洛德-约瑟夫.多拉(1734—1780),文风轻浮虚假.此处多拉,皮埃尔.儒尔达则注为七星社诗人多拉.)那样轻浮.朱利安对他在元帅夫人的宴席上应抱什么态度,一时还决定不下来.

客厅华丽到了极点,金光闪烁,好象杜伊勒里宫里的狄安娜回廊一样,板壁间装饰着大幅油画.油画上有一些涂抹的痕迹.朱利安后来才知道有些题材,女主人认为不甚得体,因此修改过了."好一个道德的世纪呵!"朱利安暗想道.

在客厅里,他注意到有三个人曾参加过秘密照会的起草.其中一个,便是××主教大人,元帅夫人的伯父,他拥有大批财产,据说他对他侄女的要求是从来不拒绝的."我跨了多么大的一步呵!"朱利安带着忧郁的微笑自言自语道,"我的兴趣才不在这方面呢!我居然在这里同著名的××主教一起用餐."

菜肴很普通,谈话毫无趣味."简直是一本坏书的目录,"朱利安心想道,"所有人类思想中的大问题都谈到了.但是听了三分钟以后,人们不禁要问:'在这里占上风的是发言人的夸大,还是他那可怕的无知呢?,"

读者也许已经忘记那个名叫唐博的小文人,院士的侄儿,未来的教授,他好象是被派来用卑鄙的诬蔑来败坏德.拉莫尔府邸客厅的名誉的.

朱利安从这个小人物那里得到了这个初步的看法:虽然德.费尔瓦克夫人没有给他写回信,但她对写这些信的动机很可能是采取宽容态度的.唐博先生想到朱利安的成功,他的阴暗的灵魂就象被撕碎似的."不过从另一方面说,一个有价值的人,和一个愚蠢的人一样,不能同时在两处存在,假使索雷尔做了尊贵的元帅夫人的情人的话,"这位未来的教授暗想道,"她会另眼看待,把他安置在教会里,我也就可以在德.拉莫尔府邸里摆脱了他."

比拉尔神父看见朱利安在德.费尔瓦克府邸里获得成功,大大地教训了他一顿.这是因为在严厉的詹森派和贞洁的元帅夫人主持的复兴的.君主的.拥护耶稣会教派的沙龙之间,存在着宗派的嫉妒.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