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5335

    连载(字)

第二十五章 道德的职责 - 第 1 节 99

第二十五章 道德的职责

但是,如果我要这样谨慎小心地去追求欢乐,那么对我来说这就不是欢乐了.洛佩.德.维加(洛佩.德.维加(Félix Lope de Vega y Carpio,1562—1635),又称维加.伊.卡尔皮奥,西班牙作家,诗人,戏剧家,他的主要成就在戏剧方面,作品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思想的特点.)

刚刚回到巴黎,会见了德.拉莫尔侯爵,他好象对他带回来的信息感到十分为难,我们的英雄便立刻跑到阿尔塔米拉伯爵那里去了.这位漂亮的外国人,既有被判死刑的光荣,又有庄严的举止和虔信者的幸福,在这两种优点之外,再加上他的高贵的身世,对德.费尔瓦克夫人来说,没有比他更中意的人了,因此她常常会见他.

朱利安向他郑重地承认他是非常爱她的.

"她的品德最纯洁,又最高尚,"阿尔塔米拉回答道,"只是有点儿做作和夸张.有时,我懂得她使用的每一个词,但是我却听不惯她全句话的意思.她时常使我想到我的法文没有别人说得那样好.你要是结识她,她会使你出名,会提高你的社会地位.我们还是到布斯托斯那里去吧,"这位遵守规则的阿尔塔米拉伯爵说道,"他曾经追求过元帅夫人."

唐.迪埃戈.布斯托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让他们把事情说给他听,好象一个律师在他的办公室里那样.他有一张僧侣那样肥大的脸,两片小黑胡子和严肃无比的态度,而且他是一个好烧炭党人(烧炭党,十九世纪初意大利一个秘密革命政党,后来法国也有它的成员,因最初常在树林里集会,冒充烧炭工人.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烧炭党的秘密团体在法国广泛发展起来,他们不仅力图推翻波旁王朝,而且还要成立共和国.烧炭党的几次起义都被事先破获,党人被处死,他们的主要错误在于这类密谋和人民大众缺乏联系.).

"我知道了,"他终于向朱利安说道,"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有过情人呢还是没有?因此您有没有成功的希望呢?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这等于告诉您说,我是失败了.既然现在我不再感到气愤,我就对她作出这样的评价:她常常发脾气,而且,这也就是我一会儿要向您讲的,她很喜欢报复."

"我倒没有发现她有多胆汁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天才的表现,它给一切的行动涂上热情的光彩,相反地,倒是由于荷兰人那种冷淡安详的天性,才使她成了容色如此鲜艳的罕见的美人."

朱利安对这个西班牙人的慢劲儿和顽强的冷淡,感到不耐烦,他不时无精打采地用单音节词回答他.

"您愿听我说吗?"唐.迪埃戈.布斯托斯严肃地问他.

"请原谅furia francese(furia francese,西班牙文,意思是"法国人的急躁".),我在倾耳聆听呵."朱利安说道.

"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完全沉溺在憎恨里,她无情地打击她从未见过面的人,如律师以及科莱那样的作过歌曲的可怜的文人.您知道吗?"

我有一种怪癖,爱上了这一"怪癖"......(法语"怪癖"(marotte)的发音和第二句歌词中的人名"马罗特"(Marote)的发音相同,仅少一个字母,故此处将马罗特意译,以示原歌词借谐音所表示的含义.)

朱利安不得不耐心地听他把歌唱完.这个西班牙人十分满意地用法文唱着.

这首神圣的歌,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不耐烦地听着.当他唱完了以后,唐.迪埃戈.布斯托斯说:"元帅夫人把这首歌的作者撵走了.

有一天爱情在酒馆里"朱利安担心他要把这首歌唱下去.他分析了歌词,这首歌确实是渎神不敬的.

"当元帅夫人对这首歌生气的时候,"唐.迪埃戈说道,"我提醒她,一个象她那种身分的妇女,不应当阅读当前出版的那些愚蠢的读物.不管虔诚和严肃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在法国总是存在着酒馆文学.当德.费尔瓦克夫人叫人把每年领取一千八百法郎的一个可怜的支半薪的作家的职位撤销时,我向她说:'当心呵,您用您的武器攻击这个拙劣的诗人,他也可以用他的歪诗来回敬您,他会写诗讽刺道德.在华丽的客厅里,人们是同情您的,可是喜欢笑谑的人会把他的诗句到处传播.,先生,您知道元帅夫人是怎样回答我的吗?'为了主的利益,整个巴黎将会看到我迎着苦难走上前去,这将是法国的一种新奇景象.民众可以从这里学会尊重品德.这将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日子.,她的眼睛从来没有象那时那样美丽."

"她的眼睛真是漂亮呵!"朱利安叫道.

"我看您已坠入情网了......"唐.迪埃戈.布斯托斯继续严肃地说道,"她不象是个专门爱复仇的多胆汁的性格.如果她喜欢伤害别人,那是因为她痛苦,我怀疑那是一种内心的痛苦.她会不会是个对自己的职业感到厌倦的伪善的女人呢?"

西班牙人说到这里,默默地看了朱利安有一分钟之久.

"这就是问题的焦点,"他继续说道,"这也就是您会有希望的一点根据.在我充当她的最谦卑的仆人的两年时间里,我在这个问题上想了很多.坠入情网的先生呵,您未来的一切,都牵涉到这个重大的问题:她是不是个对自己的职业感到厌倦,而只为自己不幸才变得恶毒伪善的女人呢?"

"我不是对你说过二十遍吗?"阿尔塔米拉终于摆脱了沉默说道,"干脆就是法国人的虚荣心在作崇;正是那个著名的布商老子的记忆,给这个生来就忧郁冷酷的性格带来了不幸.对她来说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在托莱多(托莱多(Tolède),西班牙中部城市,靠近马德里.)受一个忏悔师的折磨,他每天会向她指出,地狱的门是对她敞开的."

当朱利安走出来的时候,唐.迪埃戈更加郑重地向他说道:"阿尔塔米拉告诉我,您是我们的人,有朝一日,您会帮助我们重新获得自由,所以我愿意在这件小小的游戏中帮助您.我看您要知道元帅夫人的文体才好.这里就是她亲手写的四封信."

"我要把它抄下来,再还给您."朱利安嚷道.

"我们所说的话,不要让任何人从您口里知道一句呵!"

"绝对不,我用荣誉向您担保!"朱利安嚷道.

"但愿天主帮助您!"西班牙人说道,他沉默无言地把阿尔塔米拉和朱利安送到楼梯口.

这一幕使得我们的英雄有点高兴起来,他差不多要笑出声来."瞧,"他心想道,"这位虔诚的阿尔塔米拉竟帮助我去干通奸的勾当!"

在他和唐.迪埃戈进行郑重的谈话时,朱利安曾注意阿利格尔府邸内的大钟所报的时刻.

晚餐的时间快到了,他又要看到马蒂尔德了!他回到寝室里,换上衣服,把自己修饰了一番.

"这是第一个错误,"他下楼梯时自忖道,"我必须严格遵循亲王的指示."

他又上楼回到自己寝室里,更换了一套极其简单的旅行服.

"现在,"他心想道,"最要紧的是我的眼睛的表情."那时正是五点半钟,晚餐在六点.他下楼到客厅里去,他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一眼看见那张蓝沙发,他就急忙跑去跪下,亲吻马蒂尔德曾经放过胳臂的地方,他激动得流下泪来,他的脸颊也顿时灼热起来."我必须摆脱这种愚蠢的敏感,"他发怒地向自己说道,"它会泄露我的秘密."他拿起一张报纸来看,想使自己镇静下来,他从客厅到花园,来回走了三四趟.

他战战兢兢地隐藏在一棵大橡树后面,这才敢抬起头来看望德.拉莫尔小姐房间的窗子.那窗子紧紧闭着,他几乎昏倒在地上.他靠着橡树待了很长时间,然后蹒跚地走过去看那架园丁的梯子.那铁链子,唉!从前在一种多么不同的情况下被他扭断了,此刻还没有修理好.朱利安被一阵疯狂的热情所激动,拿起铁链来吻.

朱利安在客厅和花园之间来回走了很久,觉得十分疲倦.这时他迫切要求的是第一步的成功."我的眼睛必须是暗淡无光的,这样就不会泄露我的秘密了."客人渐渐地来到客厅,没有一次门的打开不在他心里掀起一种致命的混乱.

大家开始入座.德.拉莫尔小姐最后出来了,她忠于自己的习惯,总是要别人等她.看到朱利安,她面孔涨得通红,因为没有人告诉她朱利安已经回来了.遵从科拉索夫亲王的嘱咐,朱利安注视她的手,它却颤抖得厉害.看到这种情形,他也慌张到无法形容的程度,但他很快就表现出疲劳的样子.

德.拉莫尔先生称赞他.一会儿以后,侯爵夫人也跟他谈起话来,并对他的疲劳询问了一番.朱利安时刻在想:"我不应当过多地看德.拉莫尔小姐,但是我的视线也不应当回避她.我必须显出我的不幸发生前八天的那种表情......"他对他的成功感到满意,他继续留在客厅里.他还是第一次对女主人这样表示关注,他竭尽全力去和她的客人们交谈,为使谈话保持活跃的气氛.

他的礼貌得到了报酬.大约在八点钟时,仆人通报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来到.朱利安立刻溜走了,一会儿以后又出现在大家面前,穿得整整齐齐.德.拉莫尔夫人看见朱利安这样有礼貌,感到非常愉快,为了表示她的满意,她特意向德.费尔瓦克夫人谈起他的旅行.朱利安坐在元帅夫人的身旁,马蒂尔德恰好看不到他的眼睛,这样,他就得以遵照恋爱艺术的一切规则,对德.费尔瓦克夫人表示极度的爱慕.科拉索夫亲王送给他的五十三封信的第一封信,就是以一段热烈的爱情台词开始的.

元帅夫人说她要去歌剧院.朱利安也跑到那里去.他撞见博瓦西骑士,他带他到议会议员先生们的包厢里,恰好在德.费尔瓦克夫人的包厢旁边.朱利安不断地注视她.当他回府邸时,他暗想道:"我必须编写攻城日记,否则我会忘记我的突击战术."他努力就这个讨厌的题目写了两三页,真是妙不可言!他居然做到几乎没有想起德.拉莫尔小姐.

在他旅行期间,马蒂尔德差不多完全把他忘记了."这不过是个寻常的人罢了,"她这样想道,"他的名字将使我永远想起一生中最大的过失.我必须诚心诚意地回到世俗所谓的明智和荣誉上来,一个女人如果忘记了这些观念,就会丧失一切."她表示她和克鲁瓦斯努瓦侯爵商量已久的婚约现在可以定下来了.他高兴得发狂,假如有人告诉他马蒂尔德使他感到如此骄傲的这个想法,只是消极的忍受,那会使他感到奇怪的.

等到看见朱利安时,德.拉莫尔小姐所有的见解又都改变了."事实上,他才是我的丈夫,"她心里想,"要是我诚心诚意地回到明智的观念上来,显然,我是应该嫁给他的."

她预料朱利安会来麻烦她,会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她准备好怎样回答他,因为在晚餐散席的时候,毫无疑问,他会来找她说话的.但事实却完全相反,他老待在客厅里,甚至他的眼睛也不向花园那边望一望,天主知道他是多么痛苦呵!"最好立刻把事情搞清楚."德.拉莫尔小姐心想道,于是她独自走到花园里去,朱利安却不见出来.马蒂尔德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踱来踱去,她看见他忙着向德.费尔瓦克夫人描述莱茵河畔山丘上的颓败的古堡,这些古堡给山丘增添了不少特色.他已经相当成功地运用那种感伤的和绚丽的词句,这在某些客厅里是把这称为才华的.

如果科拉索夫亲王那时在巴黎,他一定会感到很骄傲,因为那天夜晚的情况,完全符合他的预言.

后来那几天,朱利安的行为,也会得到他的赞许的.

内阁的一部分大臣私下商量,要颁发几条蓝绶勋带,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坚持她的叔祖父应是勋带的获得者,德.拉莫尔侯爵也为他的岳父提出同样的要求.他们联合进行,元帅夫人差不多每天都要到德.拉莫尔府邸里来.朱利安是从她那里得知侯爵将要当大臣的:他向国王的Camarilla(Camarilla,西班牙语,意思是"王党".)提出了一个极为巧妙的计划,在三年以内,取消宪章而不致引起混乱.

如果德.拉莫尔先生进了内阁,朱利安就有希望当主教;但是在他眼里,所有这些重大的利益,似乎都蒙上一层薄纱;他只是感到这些利益非常模糊,也可以说非常遥远.那可怕的失恋,已经使他成了一个具有怪癖的人,他觉得生活中所有的利益,都将取决于他和德.拉莫尔小姐之间的关系.他预计经过五六年的努力,他会重新获得她的爱情的.

正象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如此冷静的头脑,已经完全陷于混乱的状态中了.

在过去使他显得非常出色的一切特点中,现在只剩下了一点儿坚忍.他严格地执行科拉索夫亲王给他规定的行动计划,每天晚上坐在德.费尔瓦克夫人靠背椅的旁边,但他却找不出一句话来和她叙谈.

为了要在马蒂尔德的眼里显出自己的创伤完全痊愈,这种努力使朱利安消耗了他的全部精力,他坐在元帅夫人的身旁,呆如木鸡,甚至他的眼睛也失去了所有的光辉,好象一个人肉体上受到折磨似的.

由于德.拉莫尔夫人的意见,一向就是可能使她成为公爵夫人的丈夫的意见的翻版,所以几天以来,她竭力赞扬朱利安的才干.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