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999

    连载(字)

第十八章 残酷的时刻 - 第 1 节 99

第十八章 残酷的时刻

她向我招认了!就连最细微的情节她都一一叙述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盯住我的眼睛,描绘她对另一人怀有的爱情!席勒德.拉莫尔小姐喜出望外,一心想到几乎被杀死的幸福,她甚至要向自己说:"他值得做我的主宰,因为他几乎把我杀死.要把多少漂亮的上流社会的青年融合在一起,才能产生这样一种热情的举动呢?

"必须承认,他实在非常漂亮,当他登上椅子,重新把剑准确地挂在室内装饰师选定的那个引人注目的地方的时候!总之,我还不曾这样发疯地爱过他."

这时候,假如存在着某种正当的重修旧好的办法,她是很乐意接受的.朱利安把门锁上两道,待在自己房里,陷入最痛苦的绝望里.一时被疯狂的思想所激动,他很想跪倒在她脚下.假如他不是待在偏僻的地方,而是在花园和府邸内游荡,以便随时抓住机会,也许转眼之间,他就可以把那可怕的不幸变为最强烈的幸福了.

我们责备他不够机灵,不过有了这点机灵,也许他就不会有拔剑的崇高动作,而这个动作,当时在马蒂尔德眼里,确实使他显得漂亮极了.这种对朱利安有利的反复无常的病情,使马蒂尔德兴奋了一整天,她把她曾经爱过他的那一短暂的时刻想象得无限美好,而且对它的消逝感到惋惜.

"事实上,"她暗想道,"我对这个可怜的孩子的热情,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从半夜一点钟开始,当时我看见他爬梯子上楼,口袋里藏着手枪,到早晨八点钟为止就算完了.一刻钟以后,我听到圣瓦莱尔望弥撒的钟声,才开始想到他会相信他是我的主宰,可能要用恐怖的手段使我服从他."

晚餐后,德.拉莫尔小姐没有回避朱利安,她向他说话,并请他跟随她到花园里去,他服从了.他缺乏这种经验.马蒂尔德还没有完全发觉,她在她对朱利安重新挑动起来的爱情面前让步了.她觉得和他并肩散步,有着极大的快乐,她好奇地注视着早晨曾经拔剑要杀死她的那双手.

不过,在发生这件事之后,再也不可能恢复从前那样的谈话了.

马蒂尔德渐渐对朱利安推心置腹,说起心里的话来了.她发现这种谈话有一种奇异的快感,她甚至向他冗长地描述她从前对德.克鲁瓦斯努瓦和德.凯吕斯等人发生的短暂的感情冲动......

"怎么!还有德.凯吕斯先生!"朱利安叫道,一个被遗弃的情人的痛苦的嫉妒,完全在这句话里爆发出来了.马蒂尔德已经看到这一点,可是她并不生气.

她继续折磨朱利安,向他详细叙述她旧日的热情,真是绘影绘声,深切动人.他看着她描述她亲身经历的事.他注意到她说话时,她在自己心里也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这使他感到非常痛苦.

由嫉妒引起的不幸,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怀疑自己的情敌被爱,已是一件很残酷的事,如果看到心爱的女人详细地向他供认自己的情敌在她心里所引起的爱情,那无疑是痛苦的顶点了.

呵!这时对朱利安自认为胜过德.凯吕斯和德.克鲁瓦斯努瓦的那种骄傲,真是惩罚得够了!当他把他们最细微的优点向自己夸大时,他感到多么痛切的悲哀!他那样轻视自己,又是出于一种多么炽热真诚的意愿呵!

马蒂尔德在他眼里,好象是个超出神明之上的人物,他对她的极度崇拜,已经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了.在和她并肩散步的时候,他偷着看她的手.她的胳臂和她那女王般的体态.他完全被爱情和不幸所摧毁,差不多要跪在她脚下向她呼号:怜悯我吧!

"这样一个美丽而高于一切的人儿,在爱过我之后,无疑地就会紧接着爱上德.凯吕斯先生了!"

朱利安对德.拉莫尔小姐的真诚并不怀疑,在叙述这一切时,她的坦率的态度,表现得太明显了.为了不使他失去任何体验痛苦的机会,有时,马蒂尔德过分注意她一度对德.凯吕斯先生所产生的感情,说起他来,她仿佛现在还在爱着他似的.在她的声调里含有一种爱情,朱利安对这一点是看得很清楚的.

在他的胸腔里,即使灌满了熔化的铅,他也不会这样痛苦.可怜的孩子,不幸到了这种地步,他怎么能猜得着德.拉莫尔小姐正是因为和他说话,她才会这样兴致勃勃地去回忆以往对德.凯吕斯先生或是对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有过的那种不痛不痒的爱情呢?

朱利安的痛苦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了.没有几天以前,就是在这条种着菩提树的小路上,他等到敲响一点钟时便爬进她的房间里去,今天他又在这条小路上听她详细叙述她对别人的爱情.一个人不能有更大的毅力来忍受这种痛苦的了!

马蒂尔德在九点半以后才离开花园和朱利安,她的母亲曾叫过她三次......

"我今天所爱的人,比起前几天我快要爱上的人真不知要强多少倍呵!"她心里想,但她对此也不是认识得完全清楚的.

这种残酷的亲昵,足足地持续了八天之久.马蒂尔德有时象是在寻找,有时也不躲避和他谈话的机会,他们两人似乎都是带着强烈的快感来重复的话题,是叙述她对别人的欢情.她给他讲述她所写的情书,甚至告诉他写了些什么话,整段整段地背给他听.最后几天,她好象怀着带有恶意的快乐去观察朱利安.朱利安的痛苦,对她就是莫大的幸福.她看出了她的暴君的弱点,那么她现在可以爱他了.

我们知道,朱利安对生活毫无经验,他甚至没有读过小说.假如他不是那么笨拙,能够冷静一些去向这位他对她如此爱慕.而她又这样奇怪地向他倾吐衷情的年轻姑娘说道:"您得承认,虽说我的身价比不上这些先生们,究竟您爱的还是我呵!......"

也许她被猜中了,因而感到高兴.总之,问题全在于朱利安表示这个意见时所持有的优雅的态度和他所选定的适当的时间.在任何情况下,他都是可以从马蒂尔德快要感到有些单调的环境中解脱出来,而且这样做对他是有利的.

"您不再爱我了,而我是爱您的呀!"有一天,朱利安在长时间的散步之后,由于爱情和痛苦的刺激,向她说道.这可以说是他所犯的最大的错误.

这句话在一瞬间就把德.拉莫尔小姐向他屡叙衷情的一切快乐都摧毁了.她开始感到惊异,在发生了前回的事件之后,为什么他听了她的叙述并不生气,她甚至认为,当他说出这句傻话时,他也许已经不爱她了."他的骄矜,无疑地窒息了他的爱情,"她暗想道,"他绝不是那样的人,眼看别人可以不受惩罚地把他放在凯吕斯.德.吕兹.克鲁瓦斯努瓦这般人之下,虽说他也承认他们的地位确实比他高得多.不,我再不会看见他匍伏在我的脚下了!"

前几天,在不幸的遭遇中,朱利安常常是天真地.热烈地赞扬这些先生们的出色的性格,甚至加以夸大.这种变化并没有逃过德.拉莫尔小姐的注意,她对此感到惊讶.在赞扬一个他相信受到怜爱的情敌的同时,朱利安的疯狂的灵魂,和他的情敌的幸福融合在一起了.

他的话太坦率,但也太愚蠢,顷刻间改变了这一切,马蒂尔德确认自己是被爱上了,于是她非常鄙视他.

她正在和他散步,当他说出这句愚蠢的话时,她立刻离开了他,她最后的视瞩表示的轻蔑是可怕的.回到客厅里,整个晚上,她没有再看他一眼.第二天,轻蔑的念头占据了她整个的心,在过去八天当中,她把朱利安当作最亲密的朋友,那种使她从中获得乐趣的冲动再也不存在了:她看见他就感到不愉快,不久马蒂尔德的感情便发展到嫌恶的地步.每逢她的眼睛碰到他时,她那种极端的轻蔑简直是无法形容的.

朱利安完全不了解马蒂尔德内心的活动,但是他的敏感的自尊心已经使他觉察到她的轻蔑,他很知趣,尽可能不多在她面前出现,而且绝对不去看她.

这种人为的隔绝,做起来不是没有致命的痛苦的.他相信他的苦难还在继续增长."一个人不可能有更多的勇气呀!"他暗想道.他在府邸里最高一层楼上的小窗前度日如年,百叶窗很谨慎地关着,但从那里至少还可以看见德.拉莫尔小姐,当她在花园里露面的时候.

在晚餐后,当他看到她和德.凯吕斯.德.吕兹或另一个她曾经对他表示过一点爱情的人一起散步时,他的心情该是怎样的呢?

朱利安从来没有想到有这样剧烈的痛苦,他差不多要喊出来了,一个如此坚强的灵魂终于被彻底摧毁了.

凡是一切和德.拉莫尔小姐无关的念头,他都觉得可怕,他连那些最普通的书信都写不下去了.

"您简直变成痴子了!"一天早晨侯爵向他说道.

朱利安担心他的心事被猜中,佯言他生病了,侯爵居然也信以为真.在晚餐时,这对他来说,真是幸运极了,侯爵先生就他即将旅行一事和他开了几句玩笑,只有马蒂尔德心里明白,这次旅行是不会太短的.朱利安已经躲避她好几天了,而那些漂亮的年轻人,他们有着这个曾经被她爱过的.如此苍白而阴沉的人所没有的一切,此刻却再也没有能力把她从她的梦想中拉出来了.

"一个普通的姑娘,"她暗想道,"会在客厅里那些引人注目的漂亮的年轻人当中去寻找她中意的人,但是天才的性格,是绝不会按照常人的思想习惯去亦步亦趋的.

"象朱利安这样的人,他所缺少的不过是我所有的那份财产,作为他的伴侣,我将继续引起人们的注意,我这一辈子是不会默默无闻的.我绝不象我的表姐妹们那样,老是害怕发生革命,她们由于对民众的恐惧,甚至不敢抱怨一个不会为她们赶车的马车夫.我确信我能扮演一个角色,一个伟大的角色,因为我选择的这个人是具有个性和巨大的野心的.他缺少什么呢?金钱和朋友吗?我都可以给他."但是在她心里她还是多少把朱利安当作一个下等人看待,她可以随时使他发财致富,至于他的爱情,那她是一点也不怀疑的.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