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4235

    连载(字)

第十五章 这是个圈套吗? - 第 1 节 99

第十五章 这是个圈套吗?

呵!一个伟大的计划,从酝酿到

执行,这一段过程是多么残酷!多少

无谓的恐惧!多少犹豫不决!和生

命有关.还有比生命更为重要的事:

荣誉!

席勒

"这就严重了,"朱利安心里想......"而且未免太明显了,"想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奇怪!这个美丽的姑娘本来可以和我在图书室里谈话,在这里,感谢天主,我们享有绝对的自由.侯爵怕我拿帐本来麻烦他,从来不到这儿来.德.拉莫尔先生和诺贝尔伯爵,是两个唯一到这儿来的人,可是他们差不多整天都不在家,他们什么时间才回府邸,那是很容易知道的.高贵的马蒂尔德,为了做她的配偶,即使是一位君王也不算太尊贵,现在居然要我去干这种可怕的不谨慎的事!"

"很明显,他们想陷害我,至少是要拿我开玩笑.起初,他们想用我的信来陷害我,但是我的信,措词是谨慎的,于是他们就需要我去干一件有目共睹的事.这些漂亮的年轻先生们把我看得太愚蠢.太狂妄了.见鬼去吧!让我用一架梯子,爬上二丈五尺高的二层楼,而且在最皎洁的月光里!他们将有充分的时间看见我,即使是邻近府邸里的人也能看见我.我在我的梯子上真够意思的!"朱利安回到他的房间里,一边整理箱子,一边吹着口哨.他决定要走了,甚至不写回信.

但是这个明智的决定并没有使他的心情平静下来."万一马蒂尔德是真心实意的呢!"他盖好箱子,突然暗想道,"那么,我在她眼里便成了一个十足的懦夫.我没有高贵的身世,但我得有伟大的才能,过得硬的,一点也不掺假,而且可以用响亮的行动来证明......"

他在房里来回走动了一刻钟."否认有什么好处?"他终于说道,"她会以为我是个懦夫.我不但失掉高等社会里一位最出色的美人,如同在雷斯公爵的舞会上大家所公认的那样,而且还失掉一场无上的欢乐,这欢乐就是眼见一位公爵的儿子,不久他自己也要做公爵的德.克鲁瓦斯努瓦侯爵成为我的牺牲品.这个可爱的年轻人,他具有我所缺乏的一切优点:机智.出身.财富......

"我会抱恨终身,但并非为了她,天下有的是情妇!

......但是荣誉只有一种!

年老的唐.迭戈(年老的唐.迭戈(le Vieux Don Diègue),法国十七世纪悲剧作家高乃依的《熙德》中的主角罗德里格的父亲,剧本歌颂了荣誉战胜爱情的崇高思想.)说道.事情非常清楚,我在第一个危险面前就退却了,前次我和德.博瓦西先生决斗,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现在可完全不同了.我可能遭到仆人的射击,但这还不算什么,最糟糕的是我的名誉扫地!

"这就严重了,我的孩子,"他用加斯科涅人(加斯科涅(Gascogne),法国西南旧地区名,该地居民性情开朗,爱说大话.)的快乐心情和地方口音补充道,"事关荣伊(荣伊,此处本应说"荣誉",因有地方口音,故说成"荣伊"了.)呀!一个象我这样被命运抛弃在社会下层的穷鬼,永远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我可能再度获得艳福,但比起这次来总要差劲点."

他作了长时间的考虑,他急促地踱来踱去,有时又突然站住.房里安置着一座黎塞留枢机主教的大理石半身雕像,他不由自主地被它吸引住了.这雕像在灯光照耀下严厉地注视着他,好象斥责他缺乏法国人应有的胆量."伟人呵,若是生在你的时代,我还会迟疑吗?

"从最坏情况说吧,"朱利安暗想道,"这一切假定是个圈套,不过对一个年轻姑娘,这却是太荒唐.太冒险了.他们知道我不是个沉默的人.那么,他们必须把我杀死.在一五七四年,博尼法斯.德.拉莫尔的时代,可以这样做,可是今天的德.拉莫尔却不敢.现在的人和以前不一样了.德.拉莫尔小姐是如此地被人嫉妒!四百个客厅明天将一齐传播着她的耻辱,而且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致!

"仆人们私下议论,我是怎样获得宠幸的,我知道,我曾经听见他们说过......

"还有她那些信呢!......他们会以为都在我身上.我在她的房间里被他们捉住,他们把信抢走.我要对付两个.三个,甚至四个,谁知道?但是他们在哪里去寻找这许多人呢?在巴黎能找到在事后不乱说话的仆人吗?法律使他们恐惧......可不是吗?连凯吕斯.克鲁瓦斯努瓦.德.吕兹这一帮人也包括在内.那时,我在他们面前表演的滑稽角色,将是他们最感兴趣的.当心阿伯拉尔(阿伯拉尔(Abélard,1070—1142),法国十二世纪神学家,和弟子爱洛伊丝(Heloise)相爱,并秘密结婚.爱洛伊丝的叔父大怒,派人夜入阿伯拉尔家将他阉割,事后两人均入修道院潜修.他们用拉丁文写的书简,于一八七五年由格雷阿尔(Gréard)译成法语,在巴黎出版.)的命运,秘书先生!

"那么,好吧!先生们,我会给你们脸上一刀,让你们留下我的痕迹,象恺撒的士兵在法萨罗(法萨罗(Pharsale),古希腊地名,在今希腊拉里萨州塞萨利亚地区.公元前四八年,恺撒在此击败庞培.)战场上所做的那样......至于信件,我可以把它放在安全的地方."

朱利安把最后的两封信抄了下来,藏在图书室里一本精装的伏尔泰文集里,然后将原信亲自交邮寄走了.

"我将要干一件多么疯狂的事呀!"他在返回时不胜惊骇地暗想道.他已有整整一刻钟没有去考虑当天晚上他要做的事了.

"但是,要是我拒绝了,以后我必定会轻视我自己!在我整个一生里,这一行动将成为我怀疑自己的一个重要因素,而这种怀疑是最难忍受的痛苦.我不是为阿芒达的情人受过这样的痛苦吗?我认为犯了一桩明显的罪倒是比较容易饶恕自己,因为一经认罪以后,我就不再去想它了.

"怎么!一种命运,由于幸福反而使人不能相信的命运,把我从普通群众中选拔出来,去充当法国一个具有最光辉姓氏的人的情敌,而我却心甘情愿承认自己比不上他!总之,不赴约便是怯懦.这个字眼将决定一切,"朱利安站起来大声叫道......"而且她的确非常漂亮呀.

"如果这不是背叛行为,那她对我未免太痴情了!......如果这是一个骗局,当心!先生们,要不要严肃对待,那全在我了,而且我必定会这样做的.

"但是如果当我走进她的房里时,他们把我的胳臂捆绑起来,他们很可能已安置好一个精巧的机关了!

"这好比是一场决斗,"他含笑暗自说道,"任何武器都可以防御,我的武术教师说过,不过善良的天主愿意结束争端,就让其中的一方忘记了防御.总之,我要用这个来回敬他们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枪.虽说发爆装置并没有失去时效,他还是把它换过了.

还要等好几个小时,为了消磨时间,朱利安给富凯写信:"我的朋友,请你不要拆开这信里的附件,除非发生意外,你听说我遇到了想象不到的事.那时你把我寄给你的信稿上的姓名擦掉,另外抄写八份,寄给马赛.波尔多.里昂.布鲁塞尔等地的报社.十天以后,你把这信稿印出来,第一份寄给德.拉莫尔侯爵,十五天以后,再将其余的几份,在黑夜里,散布在韦里埃的街道上."

这一份用故事形式来写的.除非发生意外富凯才能拆开的短短的为自己辩白的备忘录,朱利安尽可能使它不牵连德.拉莫尔小姐,但是他把他自己的地位却描写得非常准确.

当晚餐的钟声敲响时,朱利安才包好他的邮件,这钟声使他心跳.他的想象被他刚才拟定的故事纠缠着,使他感到悲剧即将发生.他已经看见自己被仆人捉住,捆绑起来,嘴里塞了东西,带进地窖.地窖里还有个仆人监视他.如果为了这个贵族家庭的荣誉,需要这个冒险故事有个悲剧的结局,那么使用毒药,这一切也就很容易.不留痕迹地解决了.于是人们宣布他是病死的,把他的尸体抬到他的房里去.

朱利安象悲剧作家一样,被自己创作的故事所感动,当他走进餐厅时,他确实有些害怕.他注视所有穿了制服的仆役,研究他们的面貌."哪几个已被选定去执行今晚的任务呢?"他暗想道."亨利三世王朝的事迹,在这个家庭里是太熟悉了,而且时常被人提起,因此只要他们自己认为受了侮辱,他们会比其他同一阶级的人更有决心来报复的."他注视着德.拉莫尔小姐,想在她的眼睛里看出她家里安排好的计划;她脸色苍白,看起来完全和中世纪人的脸一样.他从来没有看见她有过这样崇高的气概,她真美,而且还威严.他差不多爱上了她."Palida morte futura,"(Palida morte futura,意大利语,意思是"预感到死亡而脸色苍白".)他暗想道(她的苍白的脸色宣布了她的伟大的计划).

晚餐后,他故意在花园里作长时间的散步,但是德.拉莫尔小姐始终没有出来.如果在这时他能和她谈上几句话,那就可以解除他心中的烦闷了.

为什么不承认这一点呢?他害怕.因为他已经决定要行动,他就毫无顾虑他沉浸在这种情绪里了."一旦到了要行动的时候,我会找到必要的勇气,"他心里想,"此刻我是怎样感觉的,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去花园察看地形,并且试试梯子的重量.

"这玩意儿,"他笑着暗想道,"简直是我命中注定要使用的!在这里如同在韦里埃一样,我都得使用它.但情况是多么不同呵!在韦里埃时,"他叹了口气补充道,"我无须怀疑那个我为她冒险的人儿.而且危险的程度也是有差别的呀!

"如果我在德.雷纳尔先生花园里被人杀死,我的名誉可以丝毫不受损害.人们很容易把我的死亡说成是不可解释的.但是在这里,什么丑恶的谣言,不会在德.肖纳.德.凯吕斯.德.吕兹的府邸以及所有其他地方传播出来呢.下一代人会把我看作是个怪物.

"两三年以后,"他继续说道,不禁发出笑声嘲弄自己,但是这个念头使他感到沮丧,"那么,谁来替我辩白呢?假定富凯印出我的遗札,这也不过使我多了一件不名誉的事罢了.哼!我被收留在这个家庭里,为了报答我在那里受到的款待和各种深情厚意,我却刊印谤书公布它那里发生的事!我败坏女人的名誉!呵!万万不可,我宁肯受人欺骗!"

这一夜真是可怕的一夜.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