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4500

    连载(字)

第三十八章 一个有权势的人 - 第 1 节 99

第三十八章 一个有权势的人

但是,她的举止这样神秘,她的身材这样优美!她可能是谁呢?席勒第二天清早,城堡主塔的门就打开了.朱利安猛然惊醒."呵!天哪,"他心想道,"我的父亲来了.多么不愉快的场面啊!"

与此同时,一个乡下人打扮的女人投入他的怀里,痉挛地拥抱他,他简直认不出来她就是德.拉莫尔小姐.

"你这狠心的人,我收到你的信,才知道你在哪里.你所说的你的罪行,其实是一种高贵的复仇,它使我看见了在这胸膛里跳动的心是多么伟大,我到了韦里埃才知道这件事......"

虽然他对德.拉莫尔小姐怀有偏见(不过他并没有很明确地承认这一点),他还是觉得她漂亮极了.就她的言语行动来说,他怎么能看不出她具有一种无私的高贵感情,远远超过一般渺小庸俗的心灵之上呢?他还是相信他爱上了一位女王,过了一会儿,他用一种罕见的高贵的言词和思想对她说道:

"未来的情况,在我看来,已经十分清楚.在我死了以后,我要您再嫁给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他会愿意娶一个寡妇的.这个可爱的寡妇崇高而略带浪漫色彩的心灵,在这一次奇特的.悲惨的.而且对她来说是伟大的事件以后,将会复归于平庸的谨慎而愿意去了解那个年轻侯爵的极其真实的价值.您会安于享受世俗的所谓幸福.荣华富贵之类的东西......但是,亲爱的马蒂尔德,您这次到贝桑松来,如果引起别人的猜疑,这对德.拉莫尔先生,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才是我绝对不能饶恕我自己的.我已经给他带来了那样多的痛苦!那个院士会说他在他怀里养活了一条毒蛇."

"我必须承认,"德.拉莫尔小姐半恼怒地说道,"我没有想到您有这么多冷酷的理智和对未来这么多的操心.我的女仆简直和您一样的谨慎,她替自己办了一张通行证,我就以米什莱夫人的名义,坐上驿车来到这里."

"那么米什莱夫人怎么能这样容易来到我的身边呢?"

"啊!你永远是我所选中了的那个高超的人!起初我见到一个审判官的秘书,他说我不能到城堡主塔里来,我送给了他一百法郎.但是钱拿到手以后,这位先生叫我等一等,向我提出许多难题,我想他要诈骗我......"说到这里,她不说下去了.

"后来怎样呢?"朱利安说道.

"你不要生气,我的小朱利安,"她一面向他说,一面拥抱他,"我只好把我的名字告诉那位秘书,他原来把我当作巴黎的一个年轻女工,爱上了漂亮的朱利安......真的,他就是这么说的.我对他发誓说我是你的妻子,应当允许我每天来看你."

"疯狂到了极点,"朱利安心想道,"我没有能够阻止她.总之,德.拉莫尔先生是个显赫的贵族,舆论自会找个理由为将来娶这个迷人的寡妇为妻的年轻上校开脱.我的即将来到的死亡会掩盖这一切.他无限快乐地沉湎在马蒂尔德的爱情里,那是疯狂,那是心灵的伟大,那是最奇异的梦境.她向他认真地提出,要同他一道自杀.

最初的一阵狂热过去了,当她已经饱尝和朱利安相见的幸福以后,一种强烈的好奇心,突然侵入她的心灵.她观察她的情人,觉得他的精神面貌超过了她的想象.博尼法斯.德.拉莫尔好象复活过来,而且更为英勇.

马蒂尔德拜访了本地几个第一流的律师,她直截了当地送给他们金钱,不免有点唐突,但结果他们还是接受了.

她很快就想到,凡是纠缠不清或关系重大的事件,在贝桑松都必须依靠弗里莱尔神父来解决.

要用米什莱夫人卑微的名义,去接近圣会那位最有权力的人物,一开始她就遇到许多无法克服的困难.但是关于一个美丽的时装店的年轻姑娘,被爱情搞得颠三倒四,特地从巴黎来到贝桑松安慰朱利安.索雷尔小教士的新闻,已经在城里传遍了.

马蒂尔德一个人在贝桑松的大街上徒步跑来跑去,她希望不被人认出来.不过,她相信在群众中制造一种深刻的印象,对她的事不会是无益的.她甚至想到要在朱利安上断头台去的中途,鼓动群众起来营救朱利安.德.拉莫尔小姐认为她的衣着很朴素,适合一个在忧患中女人的身分,事实上,她的衣着已足够引起人们的注目了.

她已经成为贝桑松全城注意的目标,经过八天的请求之后,她才得到弗里莱尔先生的召见.

不管她多么勇敢,一个有势力的圣会派的首领和一个精心策划的重大谋杀案件,这两个观念在她头脑里密切地联系在一起,以致当她按主教官邸的门铃时,不禁战栗起来.当她登上楼梯,走向这位代理主教的房间里去时,她几乎走不动了.主教官邸的空洞寂寞,使她不寒而栗."我可能坐在一张有扶手的靠背椅上,这椅子把我的胳臂捉住,我就失踪了.我的女仆将向谁去打听我的下落呢?宪兵队长决不会随便行动......我在这个大城市里完全是孤独的!"

当她第一眼看到主教的房间时,她才放心了.首先,给她开门的人,是个身穿漂亮制服的仆役.她等候召见的那间客厅,陈设华丽而且精致,和庸俗的富贵气大不相同,就是在巴黎也只能在那些最高级的府邸里才能见到.当她看见德.弗里莱尔先生态度慈祥地向她走来,所有那些关于残暴行为的设想,顿时消失了.她甚至在这张漂亮的面孔上找不出一点那种刚强的.差不多是野蛮的.特别不受巴黎社会欢迎的性格的痕迹.这位在贝桑松支配一切的教士半露笑容,表现出他是个上流社会的人,是有教养的教士,有才能的行政官.马蒂尔德觉得自己是身在巴黎了.

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德.弗里莱尔先生就做到使马蒂尔德向他承认她就是他的劲敌德.拉莫尔侯爵的女儿.

"事实上我并不是米什莱夫人,"她说道,重新表现出她的高傲的态度,"这个供认对我并没有多大损害,因为,先生,我是来和您商量怎样才能使德.拉韦尔内先生逃出监狱.首先,他的犯罪不过是出于一时的糊涂,他开枪射击的那个女人,现在也已恢复健康.其次为了疏通下面的人,我可以立刻拿出五万法郎,甚至可以加倍.总之,为了感谢营救德.拉韦尔内先生的人,我和我的家庭将不会有什么不能做到的事情."

德.弗里莱尔先生听到这个姓名后,显得有点惊异.马蒂尔德把陆军大臣写给朱利安.索雷尔.德.拉韦尔内先生的几封信,拿出来给他看.

"您看,先生,我的父亲是在负责栽培这个人.事情很简单,因为我已和他秘密结婚了,我的父亲希望在宣布这件对于一个拉莫尔家族的姑娘来说不免有点奇怪的婚姻以前,把他提升为高级军官."

马蒂尔德注意到德.弗里莱尔先生那种慈祥和喜悦的表情在发现这些重要的情节时,迅速地消失了.现在在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极端的虚伪和狡猾.

这位神父有些怀疑,他重新把那些信件慢慢地看了一遍.

"对这些奇异的密谈,我将怎样去利用它呢?"他心想道,"顷刻之间,我便和著名的德.弗尔瓦克元帅夫人的一位女友搭上关系了,这位夫人是某某大主教的最有权力的侄女,人们通过她可以在法国当上主教."

"原来我以为远在将来的事物,现在突然呈现在我的眼前,这件事会使我达到我梦寐以求的目的."

马蒂尔德单独和这个最有权势的人在一间和外界隔绝的屋子里,她起初对他突然改变颜色感到惊骇."哼!"一会儿她又暗想道,"一个冷酷自私.拥有特大权势和各种享受的教士,对他如果不能产生任何影响,那岂不是最倒霉的事吗?"

看到眼前这条意想不到的获得主教职位的捷径,同时又对马蒂尔德的才能感到惊讶,德.弗里莱尔先生一时竟丧失了警惕.德.拉莫尔小姐看见他差不多要跪了下来,他的野心使他激动得浑身发抖.

"一切都明白了,"她心想道,"德.费尔瓦克夫人的女友在这里没有不能办到的事."虽然不免怀有几分非常痛苦的妒意,她还是很有勇气地说出朱利安是元帅夫人的密友,他几乎每天在她家里和某某主教大人会面.

"将来要在本省有名望的居民当中,用抽签的办法连续进行五六次,从中选出三十六位陪审官来的,"代理主教眼里带着强烈的野心的表情,加重语气说道,"如果在每一次的名单上,我不能争取到八到十个朋友,而且都是那个团体中最聪明的人,那我就不算是幸运儿了.我差不多永远可以获得多数,超过定罪所需要的多数.您看,小姐,我将是多么容易使犯人得到赦免呵......"

说到这里,教士忽然不说下去了,好象被自己的言语的声音惊住似的:他向教外人说出了那些决不应该说的事.

现在可是轮到他使马蒂尔德感到惊恐了,他告诉她在朱利安的奇怪的事件中,最使贝桑松的社会发生兴趣的,就是他过去曾激起了德.雷纳尔夫人巨大的热情,而且长期彼此热恋着.德.弗里莱尔先生不难察觉,他的叙述引起了对方极度的不安.

"我可报复了她一下!"他心想道,"总之,这就是对付这个坚强的小小的人儿唯一的方法,我原来还担心不能成功呢."那种高超的.而且不易驾驭的气概,在他眼里,给这位罕见的美人增添了姿色,他看见她几乎要向他哀求了.他完全恢复了镇静,毫不犹豫地用匕首刺在她的心上.

"总之,我不会感到诧异,"他用轻松的态度向她说道,"如果我们知道朱利安先生是为了嫉妒才向他从前那样热恋过的女人开了两枪.她现在完全缺乏娱乐,最近她常常去看第戎的一个名叫马基诺的詹森派教士,这位教士,和所有的詹森派的教士一样品行不端."

在发现了她的秘密之后,德.弗里莱尔先生怀着享乐的心情,从容不迫地折磨着这个漂亮姑娘的心.

"为什么,"他一面说着,一面把火辣辣的眼睛注视着马蒂尔德,"索雷尔先生要选择教堂这个地点,如果不是因为正好在这个时间他的情敌在那里望弥撒呢?大家都认为您保护的那个幸运的人非常聪明,而且特别谨慎.如果他当时藏在他所熟悉的德.雷纳尔先生的花园里,那不是最简单不过了吗?在那里,差不多可以肯定不会被人看见,不会被人捉住或怀疑,他就可以把他所忌恨的女人置于死地了."

这一见解,表面看来,非常正确,使马蒂尔德痛苦得发狂,这一骄矜的性格,由于浸透了枯燥的谨慎(这一谨慎在上流社会里,被认为是人类心灵的真实表现),无法迅速体会到对一切谨慎行为的嘲笑的快乐,虽然这种快乐,非常容易使一个热情的人感到兴奋.在马蒂尔德生活过的巴黎上流社会里,热情很少能摆脱谨慎,而从窗子跳下去的,都是住在六层楼上的人.

总之,德.弗里莱尔神父确信自己很有权势.他使马蒂尔德明白(显然他在说谎),他可以任意安排那个支持控诉朱利安的检察院.

在三十六位陪审官抽签决定以后,至少他可以向其中的三十位个别地直接进行洽谈.

假如马蒂尔德在德.弗里莱尔先生眼里不是显得那样漂亮,除非经过五六次会面之后,他是不会那样坦白地和她说话的.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