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591

    连载(字)

第三十七章 城堡主塔 - 第 1 节 99

第三十七章 城堡主塔

一个朋友的坟墓.斯特恩(斯特恩(Laurence Sterne,1713—1768),英国小说家,作品有《感伤旅行》.《项狄传》等.)

他听见走廊里传来很大的声音,但这并不是人们平时来他牢房的时候,白尾海叫着飞走了,门打开了.可敬的谢朗教士拄着拐杖,浑身战栗,一见便扑倒在他怀里.

"呵!天哪!这是可能的吗,我的孩子......怪物!我应当说."

这位善良的老人不能再说下去了.朱利安怕他跌倒,把他扶到椅子边让他坐下.时间的手,沉重地落在这个从前精力那样充沛的人身上.他在朱利安眼里,不过是点残存的影子罢了.

当他缓过气来的时候,他说道:"我仅仅在前天,才收到您从斯特拉斯堡寄来的信以及您送给韦里埃穷人的五百法郎,他们把信给我送到山上利韦吕村我侄儿让的家里,那是我退休居住的地方.昨天我才听说您闯了大祸......呵,天呀!这是可能的吗?"老头儿不再哭了,好象失去思想的能力,只是机械地说道,"您会需要这五百法郎的,我给您带来了."

"我需要的是看见您,我的神父!"朱利安感动地叫道,"我还有剩下的钱."

但他已经得不到很清楚的回答了.谢朗不时流了几滴眼泪,无声地从两腮旁边滚落下来.后来他又望着朱利安,当他看见朱利安拿起他的手来亲吻,他好象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从前那张神采奕奕的面孔,那么有力地表现了人类最高贵的感情,而今竟变得迟钝麻木了.一会儿以后,一个乡下人进来找这位老人,他对朱利安说:"您不要让他说话太多,把他累着了."朱利安才知道这就是他的侄儿.这一访问使朱利安沉浸在残酷的痛苦里,使他一时哭不出来.眼前一切对他都是愁苦的,而且无法予以安慰,他感到他的心在他的胸膛里已经变成冰块了.

这一时刻是他犯罪以来最残酷的时刻.他刚才看见死亡了,真是丑陋极了.伟大的心灵,慷慨的胸怀,所有这些幻想都已消散,好象一片云彩遇到暴风一样.

这种可怕的处境,延续了几小时之久.在精神中毒之后,需要有一些药物治疗和大量的香槟酒.可是朱利安认为求助于这些东西是怯懦的.这一天的日子真是可怕,他在狭窄的城堡主塔里整天踱来踱去,"我真是个疯子!"到了黄昏时分他大声叫道,"在我将要和别人一样死去的情况下,这个可怜的老人的来访,才引起了我这种可怕的忧郁,但是在年富力强的时候一下子死去,却也使我避免了风烛残年的景象."

不管他怎样和自己争辩,朱利安觉得自己感动得象一个怯懦的人,因此觉得谢朗神父的来访,实在使他痛苦极了.

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一点粗野和伟大的痕迹,或是罗马人的道德品质.死亡以一种异乎寻常的高度出现在他面前,好象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

"这就是我的温度表,"他心里想,"今天晚上,我上断头台的勇气降到水平线以下十度了.今天早上,我还有这个勇气.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只要在必要时能回升就行了."温度表这个想法,使他觉得有趣,而且终于使他得到了消遣.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的时候,他觉得他前一天的颓丧极为可耻."我的幸福和我的安宁发生危机了."他差不多要写信给总检察长,要求不允许别人来看他."要是富凯呢?"他心想道,"如果他特意来到贝桑松,看不到我,他该是多么痛苦呀!"

也许已经有两个月他没有想到富凯了."在斯特拉斯堡的时候,我是一个大傻瓜,我的思想就没有超出我的衣服领子的范围."想起富凯,很使他放心不下,而且越来越感动.他在屋子里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我现在真正降到死亡水平线以下二十度了......如果这种软弱继续增长,倒不如自杀了事.如果我象一个村学究那样的死去,马斯隆神父和瓦勒诺那帮人该是多么高兴啊!"

富凯来了,这个单纯而善良的人痛苦到要发狂了.他唯一的想法,如果说他还能有什么想法的话,那就是卖掉他所有的财产来买通看守监狱的人,把朱利安救出来.他向他谈了很久德.拉瓦莱特先生(拉瓦莱特(Antoine Marie La Valette,1769—1830),拿破仑的副官,其妻为拿破仑之后约瑟芬的侄女.百日政变时拉瓦莱特继续效忠拿破仑,波旁王朝复辟后被判死刑.在执行前夕其妻前往探望,令他穿她的衣服出狱,逃亡到拜恩(旧译巴伐利亚),五年后逢大赦归国,著有《回忆录》.)越狱的故事.

"您使我难受,"朱利安对他说道,"德.拉瓦莱特先生是清白的,而我是有罪的.尽管您不愿意,您还是使我想到二者之间的区别......

"难道是真的吗?怎么!您愿意卖掉您所有的财产?"朱利安说道,忽然又显出猜疑和注意观察的样子.

富凯看见他的朋友终于回答了他提出的主要问题,高兴极了,便详细地.几乎分文不漏地把他从他每一份产业上所能得到的钱都算给他听.

"对于一个乡村的地主,这是多么崇高的努力呵!"朱利安心想道,"多少积蓄,多少抠搜攒节下来的钱,使我看了就要脸红,今天他竟肯为我统统牺牲!我在德.拉莫尔府邸里看见过许多漂亮的年轻人,他们正热衷于阅读《勒内》(《勒内》(René),法国先期浪漫派作家夏多布里昂的中篇小说,主人公勒内是法国浪漫主义时期世纪病的典型人物.)这本小说,他们决不会干出那些可笑的事来的;可是除了那些特别年轻.继承大量财产.但还不知道金钱的价值的人以外,在这些漂亮的巴黎人当中,有哪一个能作出这样的牺牲呢?"

富凯在法语上所有的错误以及他那平庸的姿势,在朱利安心目中都不存在了,他投入他的怀抱.和巴黎人相比,外省人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尊敬.富凯看见在他朋友眼里表现出的热情,十分高兴,以为他同意逃走.

看到富凯这种崇高的举动以后,谢朗先生来访时使朱利安失去的全部力量,现在又得到了恢复.他还很年轻,但是,依我看,这是一株好苗.他没有从仁慈变为狡猾,如同大多数的人那样;年龄反而能给他善良的心地,使他易于感动,而那种疯狂的猜疑也可能会消除......但是这些空洞的预言,有什么用呢?

不管朱利安作出怎样的努力,审讯的次数还是越来越多,但他所有的回答,总是力求使案情简单化:"我杀了人,至少我想要杀人,而且是蓄意的."他每天这样重复地说.但是审判官特别注重形式.朱利安的供认丝毫没有减少审讯的次数.审判官的自尊心受到刺激.朱利安不知道他们曾经打算把他转移到一个可怕的地牢里去,只是由于富凯的活动,他们才让他仍然住在一百八十级台级上面那间好看的房间里.

弗里莱尔神父是当地的重要人物之一,他们都委托富凯来供给取暖的木柴.这个善良的商人居然和最有势力的代理主教联系上了.弗里莱尔先生向他说,他被朱利安良好的品德和他从前在修道院里服务的成绩所感动,打算向审判官替他说情,富凯听了,真是说不出的快乐.他看到有希望拯救他的朋友,出来的时候,便跪在地下请求代理主教在做弥撒时布施十个路易,为了祈求被告人的释放.

富凯在这里犯了一个特大的错误.弗里莱尔先生绝不是一个瓦勒诺那样的人.他表示拒绝,而且使这个善良的乡下人了解,他最好把他的钱保留着.代理主教看到要把事情说清楚难免有失慎之处,便劝他拿这笔钱去救济那些可怜的囚犯,因为他们是什么都缺乏的.

"这个朱利安真是个奇怪的人,他的行动是不可解释的,"弗里莱尔先生暗想道,"但对我来说,不应有什么不可解释的事......也许可能使他成为一个殉道者......总之,我一定得弄清楚事情的底细.我可能找到机会使这位德.雷纳尔夫人发生恐惧,因为她不尊重我们,而且她是恨我的.也许在处理过程中我会找到一种方法,使我和德.拉莫尔先生公开和解,他对这个小修士好象有一种偏爱."

诉讼的和解,几星期以前就签了字.比拉尔神父,正好是在这个不幸的人在韦里埃教堂枪击德.雷纳尔夫人的那一天离开了贝桑松,在离开以前,他曾经说起过朱利安神秘的出身.

朱利安看到在他死以前,只有一件使他不愉快的事,那就是他的父亲要来探监.他和富凯商量,他要写信请求总检察长不让任何人来探望他.一个做儿子的,怕看见父亲,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使这位资产阶级诚实的木柴商人极为不满.

他自以为懂得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都憎恨他的朋友.为了尊重他的不幸,他把他的不满情绪隐藏在心里.

"在任何情况下,这一(秘密命令秘密命令,指朱利安要求不让人探监一事.),总不能应用在您的父亲身上吧."他冷漠地回答道.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