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983

    连载(字)

第三十二章 老 虎 - 第 1 节 99

第三十二章 老 虎

唉!为什么是这些事而不是别的呢?

博马舍(博马舍(1732—1799),法国喜剧家,作品有《塞维尔的理发师》.《费加罗的婚姻》等.)

一位英国旅行家叙述他和老虎亲密相处的故事,他把它养大了,他经常抚弄它,但是在他的桌子上总是有一把装好子弹的手枪.

朱利安只是在马蒂尔德从他的眼睛里觉察不出过度幸福的表情的时刻,他才让自己沉溺在他的过度的幸福里.他严格履行他的任务,不时向她说出几句严厉的话.

当他惊异地发现马蒂尔德的柔情和她的过度忠诚快要使他失去控制自己能力的时刻,他就鼓起勇气忽然离开了她.

马蒂尔德有生以来,第一次坠入情网.

生活,在她看来,总是慢得象乌龟爬行似的,现在却在飞翔了.

不过由于她的骄傲情绪迟早总是要冒出来的,她愿意大胆地去迎接爱情可能使她碰到的各种危险.这时,朱利安反而谨慎起来了,而她却只有到了危险的时刻才不去顺从他的意志.尽管她和他在一起是柔顺的,而且差不多是降格以从,但是她对待她家里每一个和她接近的人,不论是亲属还是仆役,却显得更加傲慢了.

晚上在客厅里,当着六十个人的面,她会把朱利安叫住,和他个别交谈,而且时间很久.

一天小唐博坐在他们旁边,她叫他到图书室去取一本斯摩莱将(斯摩莱特(Smollett,1721—1771),英国小说家,作品有《蓝登传》.《亨佛利.克林克》等.)写的书,那里面谈到一六八八年的革命,他显得有点犹豫.

"您对什么事都不着急!"她用一种带侮辱性的高傲态度说道,这种态度对朱利安来说是个极大的安慰.

"您注意到这个小怪物的眼色没有?"他向她说道.

"他的伯父在我们家侍候了十一二年,否则的话,我可以叫人立刻把他赶出去."

她对待德.克鲁瓦斯努瓦和德.吕兹这些先生们的态度,十分有礼貌,虽说只是一种形式,但实际上也够叫人恼火的.她强烈责备自己过去不该向朱利安吐露隐情,尤其是不敢向他承认她对这几位作为垂青对象的先生们表示的兴趣不免有些夸大,其实那差不多完全是无所谓的.

尽管她的决心很大,女性的骄傲仍然每天在阻止她去向朱利安说:"因为我曾向您说过,我觉得向您来描述当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把他的手放在大理石桌上无意中碰了一下我的手而我没有把手缩回来时的这种软弱表现,是一种快乐."

但是现在呢,只要这些先生中有人和她讲上几分钟的话,她就要找一个问题来问朱利安,用这样的借口,把朱利安留在她身边.

她发现她已经怀孕了,她高兴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朱利安.

"现在您还能怀疑我吗?这不就是保证吗?我已经永远是您的妻子了."

这个消息使朱利安大吃一惊.他几乎忘记了他的行动的原则."我怎么能故意抱冷淡无礼的态度,去对待这个为我而毁掉自己的可怜的年轻姑娘呢?"只要她有一点痛苦的神色,即使是在智慧向他提出严重警告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勇气向她说出一两句残忍的话,虽然经验告诉他,为了维持他们的爱情,一两句残忍的话也完全是必要的.

"我要写信给我的父亲,"一天马蒂尔德向他道,"对我来说,他不但是父亲,而且还是朋友.对这样的人,您和我想要欺骗他,哪怕是一分钟,也是不应该的."

"天哪!您要做什么呀?"朱利安惊恐地说道.

"这是我的责任."她回答道,眼里闪耀着快乐的光辉.

她比她的情人显得更豁达一些.

"但是他会不顾我的名誉把我赶走呀!"

"这是他的权利,我们应该尊重他.我将把我的胳臂交给您,一同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前门走出去."

朱利安惊呆了,请求她再等一个星期.

"我不能,"她回答说,"荣誉在讲话,我已经认清我的责任,我应该立即履行."

"好吧!我命令您等待."朱利安最后说道,"您的荣誉已经得到保障,我是您的丈夫.我们两人的身分将由于这个重大的行为而发生变化.我也有我的责任.今天是星期二,下星期二是德.雷斯公爵举行晚宴的日子,当德.拉莫尔先生晚上回到家里时,门房就会把那封决定命运的信送给他 ......他一心想使您成为公爵夫人,我敢确信如此,您想想他该多么不幸呵!"

"您的意思是说:'要想到他的报复?,"

"我可怜我的恩人,伤害他,我会感到伤痛,但是我不怕,任何人我都不怕."

马蒂尔德终于让了步.自从她把她的新情况告诉了朱利安之后,这是他第一次用命令的口气向她讲话.他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爱过她.他心中的温柔的部分,好不容易找到所谓新情况这一借口,来避免向她说出残酷的话.向德.拉莫尔先生招认这件事,深深地激动着他.他将要和马蒂尔德分离吗?不管她看到他离开时会感到多么痛苦,过了一个月之后,她还会想他吗?

他还有一种差不多是同等程度的恐惧,那就是侯爵可能向他发出正义的斥责.

晚上,他向马蒂尔德承认引起他的忧愁的第二个原因,但是由于被爱情搞糊涂了,接着他也承认了第一个原因.

她立刻改变了颜色.

"真的,"她对他说道,"离开我六个月,会对您是种不幸吗?"

"巨大的不幸,是世上我唯一害怕看到的不幸."

马蒂尔德非常幸福.朱利安为此专心地演他的角色,以致使她相信她是他们两人中爱得更深的一个.

决定命运的星期二很快到来了.午夜侯爵回府,看到一封写给他的信,注明要在身边无人时由他亲自拆阅.

我的父亲:

我们中间的一切社会关系已经破裂,现在剩下的只有自然关系了.除了我的丈夫,您是而且永远是我最亲爱的人了.我的眼睛充满了泪水,我想到我给您带来的痛苦,但是为了我的耻辱不被公开,让您有足够的时间来考虑和行动,我不能把我应该向您招认的事再拖延下去不说了.如果您的恩情......我知道您对我的恩情是无微不至的......能允许给我一份小小的年金,我将和我的丈夫住到您愿意我们去住的地方,比如在瑞士.他的姓氏既然是这样的默默无闻,将来决不会有人认出索雷尔夫人.韦里埃一个木匠的媳妇就是您的女儿.我在写这个姓氏时感到多么痛苦呵!我在替朱利安担心您的愤怒,虽说从表面看,这愤怒是十分公正的.我不会当公爵夫人,我的父亲,当我爱他时,我就心中有数,是我首先爱上了他,是我诱惑了他.我从您和我们的祖先那里得到一个高贵的灵魂,以致我不能将我的注意力停留在庸俗或是近似庸俗的人身上.为了博得您的欢心,我曾对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有过一些想法,但这都是徒劳的.您为什么要把一个真正有价值的人放在我的眼前呢?当我从耶尔回来时,您亲自告诉过我:这个年轻的索雷尔,是唯一能使我开心的人.这个可怜的孩子,对这封信给您带来的痛苦,同我一样感到痛心,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我无法使您作为父亲而能不为此事生气,但请您永远作为一个朋友那样疼爱我吧.

朱利安素来尊重我.假如说他有时和我说话,那只是由于他对您的感激,因为他天生的骄傲性格,使他对那些地位比他高的人,除了公务上的需要以外,从来就不理睬.他对社会地位的差别,有一种天生的敏感.正是我,我羞愧地向我最好的朋友承认,而这是绝对不能向其他任何人承认的,正是我有一天在花园里抱住了他的胳臂.

在二十四小时以后,您为什么要对他生气呢?我的过失是不可弥补的.如果您要求这样做的话,那就由我替他表示他对您的真诚的尊敬和他由于触犯了您而产生的痛苦吧!您永远不会再看见他了.但是我将跟随他到他所愿意去的任何地方去.这是他的权利,也是我的义务,他是我的孩子的父亲.

要是您眷念父女之情,给我六千法郎的生活费,我将用感激的心情接受它,否则朱利安就打算去贝桑松定居,在那里开始讲授拉丁文和文学的职业.不管他的出身多么低,我确信他会飞黄腾达的.同他在一起,我不担心没有出头之日.如果革命发生,我相信他一定是个首要的人物.对任何一个曾经向我求婚的人,您能寄以同样的期待吗?他们有的是漂亮的地产!但是我不能单从这方面去找爱慕他们的理由.我的朱利安即使在今天的政治制度下,也可以获得很高的地位,如果他有百万资财和我父亲的保护......

马蒂尔德知道侯爵是个凭主观冲动办事的人,于是写了八页之多.

"怎么办?"半夜里当德.拉莫尔先生正在念这封信时,朱利安在花园里散步时暗想道,"第一,我的责任在哪里?第二,我的利益在哪里?他的恩情实在太大: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是个卑劣的下等人,而且还是个不值得憎恨和迫害的卑劣的下等人.他已把我栽培成一个上流社会的人士了.我那必然的欺骗行为首先将会更少一点,其次也不那么卑鄙了.这比送给我百万金钱还多得多呵!我这枚十字勋章和这种把我从和我地位相同的人中提拔出来的特殊的外交官仪表,都是他的恩赐呵.

"如果他拿起笔来记录我的行为,他将怎样写呢?......"

朱利安的沉思突然被德.拉莫尔先生的老仆人打断.

"侯爵立刻要见您,不管您脱了衣服还是没有脱衣服."

老仆人在朱利安身旁走着,低声向他说:

"侯爵先生大发脾气,您可要当心呵!"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