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156

    连载(字)

第四章 父 与 子 - 第 1 节 99

第四章 父 与 子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

那难道是我的罪过?(引诗原文为意大利语.)

马基雅弗利(马基雅弗利(Machiavelli,1469—1527),意大利政治思想家.历史学家和作家,资本主义关系产生时期意大利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之一.他主张建立民族统一国家,加强中央集权,防止内讧,反对罗马教皇干涉世俗政治;并又主张统治者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一理论被后人称为"马基雅弗利主义",著作有《君主论》和《佛罗伦萨史》等.)

"我的妻子确实很有见解!"次日清晨六点钟,德.雷纳尔市长一面自言自语,一面向索雷尔的锯木厂走去,"尽管我是为了要保持我的地位才向她提起过那件事,我倒真没有想到,如果我不聘请这个索雷尔小教士,据说他的拉丁语好得很,收容所所长这个惯用心机的人,很可能有着和我同样的想法,会把他从我这里抢走的.往后他谈起他家孩子们的家庭教师时,该是多么神气啊!......一旦这个教师来到我家,是不是还要他穿教士的衣服呢?"

当德.雷纳尔先生被纠缠在这个疑难问题里时,他远远看见一个身高将近六尺的农民,他从天刚亮起,就一直在忙着量他那些在杜河沿岸拉纤的道上放着的木材.他看见市长先生走近他的身旁,显得并不怎么高兴,因为这些木材这样放着,妨碍交通,是违反规章的.

这个人就是索雷尔老爹.德.雷纳尔先生向他提出要聘请他儿子朱利安这个奇怪的要求,他感到很惊讶,又十分高兴.但他仍旧注意把话听下去,并显出一种忧郁和冷淡的样子,这一手山里的居民是最善于扮演的.他们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当过奴隶,至今还保留着埃及农民那种面部表情.

索雷尔最初的回答,无非是他那背诵得很熟的一串客套话.当他重复着这些废话时,脸上露出一种拙劣的微笑,更增加了他脸上原有的那种虚伪的甚至是欺诈的表情,这个乡下老头十分机警,他心里正在猜测,为什么这样一个重要人物要把他的混蛋儿子请到他家里去.他本来最不喜欢朱利安,然而正是这个朱利安,德.雷纳尔先生情愿每年拿出三百法郎的一笔意想不到的薪俸送给他,管他吃,甚至还要管他穿.关于衣服这一项,是索雷尔老爹灵机一动,趁机提出来的,但德.雷纳尔先生最后也还是接受了.

这项要求引起了德.雷纳尔先生的注意.按常情来说,他暗自想道:"索雷尔对我的建议应该非常满意,但事实上他并不满意,很明显,外面已经有人聘请他的儿子,而这个人,如果不是瓦勒诺,又能是谁呢?"德.雷纳尔先生催促索雷尔立刻把事情定下来,但毫无结果,狡黠的乡下佬坚决不同意.他说要征求他儿子的意见,好象在外省,一个有钱的父亲真的需要征求一个无钱的儿子的意见,而不仅仅为了做做样子.

水力锯木机就安置在河边的一个厂棚里.屋顶盖在四根粗大的木桩支着的椽子上.在厂棚中间大约八尺到十尺高的地方,可以看到一把大锯一起一落,同时还有一架极其简单的机器把一块木料送到锯子下面去.河水冲击的力量推动着大轮盘,然后使这机器的两部分都动作起来;一部分使锯刀一起一落,另一部分使木料慢慢地送到锯刀下面,锯成一块块木板.

索雷尔老爹走近他的工厂时,用很粗的声音喊叫朱利安,但是没有人答应.他只看见他的两个大的儿子在那里工作;他们都是些粗大的汉子,举着笨重的斧头,劈开松树树干,然后把它送到锯的地方去.他们全神贯注地瞄着木头上的墨线记号,每次斧头落下,就飞起大块的木屑.他们没有听见父亲的喊声.索雷尔老爹走向厂棚,进到里面,在锯子旁朱利安平时应该待着的地方寻找,可是找不着朱利安.后来他看见他了,在离锯子五六尺高的地方,骑在屋顶下的一条横梁上.朱利安没有一心一意地看着机器操作,而是在那里埋头读书.再没有比读书更引起老索雷尔反感的了.朱利安身体单薄,不适宜于做气力活,比不上他的两个哥哥,这一点,老索雷尔倒还可以原谅,但是他对这种读书的嗜好却是恨透了,因为他自己是不识字的.

他喊了朱利安两三次,朱利安没有答应.年轻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书本上;这种注意力远远超过锯子的喧噪声,以致他父亲那种可怕的声音他都没听见.后来,老索雷尔不顾自己年纪那么大,一纵身跳上正待锯开的那根大木头,又从那里一步跳上撑住屋顶的横梁上.他一拳打过去,将朱利安手里捧着的书打落到河里去.他第二拳同样凶猛,象小圆球似的落在朱利安头上,使朱利安的身子失去平衡.如果不是他父亲这时用左手把他抓住,他早已跌出十四五尺远,掉在正在转动的机器的铁轴中间碾得粉碎了.

"哼!懒东西!你怎么老是在看守锯子的时候看你那该死的书?你等晚上在教士家里鬼混的时候去看,也好嘛."

朱利安虽说被两下厉害的拳头打得头晕目眩,受伤流血,却连忙走到锯子旁边,回到自己岗位上去.他眼泪汪汪,主要是因为失掉了他心爱的书,至于身体上的疼痛还在其次.

"下来吧,畜生,我有话对你说."

这回,机器的喧噪声又使得朱利安听不见这一命令.他父亲已经下来,不愿再爬到机器上面去,便走去找了一根用来打核桃用的长棍子,用它去打朱利安的肩膀.朱利安刚一着地,老索雷尔便粗暴地撵他,把他赶到回家的路上去."天知道,他又要把我怎么样了!"年轻人暗自想道.他一面走,一面伤心地朝河里望去,他的书就是掉在这条河里的.这书,是《圣赫勒拿岛回忆录》(《圣赫勒拿岛回忆录》,拿破仑的回忆录,是他的副官拉斯卡斯(Las Cases)根据他在圣赫勒拿岛流放时的谈话编写而成.),是他所有书中最心爱的一本.

他脸颊红红的,眼睛低垂着,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看起来比较文弱,面部的轮廓不很匀称,但相当清秀,还有一个鹰嘴鼻.他的两只又大又黑的眼睛,在宁静的时候,闪射着热情和沉思的火焰,此刻却流露出最可怕的仇恨的表情.他的头发是深栗色的,长得很低,只露出一块小小的额头,在他生气的时候,就显得特别凶恶.人类的脸千万张,各不相同,也许就找不着有比他的个性更惊人.相貌更与众不同的了.他身材纤细,修短合度,看起来不是那么强壮有力,然而却是个动作轻捷的人.小时候,他那沉思的神态和苍白的脸色,曾使他父亲认为他是一个养不大的孩子,即使养大了,也是家庭的累赘.他是家里大家鄙视的对象,因此,他恨他的两个哥哥和他父亲,每逢星期天,在公共场所参加游戏的时候,他总是常挨打的.

只是不到一年以前,他的漂亮的脸才开始博得少女们的几声赞许.朱利安平时被看作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人,受到大家的轻视,但他却对那个年老的外科军医非常钦佩,因为这个军医有一天竟敢向市长谈起不该修剪梧桐树的事.

这个外科医生常常把雇朱利安做零工的工资付给老爹,好让朱利安跟他学拉丁语和历史,也就是说,他所知道的历史,即一七九六年的意大利战役.他在去世以前,把他的荣誉团十字勋章.他的半饷(半饷,法国非在役军人领取半饷.)的拖欠未付款和三四十本书都赠给了朱利安;在这些书当中,最珍贵的一本,刚才已被打到溪流里去了,而这条公共溪流,正是市长先生以他的权势使之改变水道的.

朱利安刚走进家门,便觉得他被父亲那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肩头,他浑身战栗,以为又要挨打了.

"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不要扯谎."乡下佬用粗暴的声音在他耳边嚷着,同时将朱利安一把扭转过来,好象小孩扭转他的玩具小铅兵似的.

朱利安的大黑眼睛里充满了眼泪,面对面地望着老木匠两只凶恶的灰色小眼睛,老木匠好象要在朱利安灵魂的深处看个清楚似的.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