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984

    连载(字)

第四十三章 - 第 1 节 99

第四十三章

一点钟以后,他睡得正沉,觉得有泪水滴在他的手上,他醒了."啊!这又是马蒂尔德!"他在半醒的状态中想道."她忠于她的理论,用柔情进攻我的决心."他对这类动人心魄的表演将要再次出现感到厌恶,他不睁开他的眼睛.他想起巴力腓多尔(巴力腓多尔(Belphédore),魔鬼名,此名来源于《圣经》的七十子希腊文本,原为摩押之神,在中世纪的神秘剧中已演变为魔鬼.马基雅弗利写有小说《巴力腓多尔娶妻记》,大意是说世上干坏事者,莫不受其妻之影响,后拉封丹又以此题材写成诗体故事,阐述婚姻实苦事一桩.至此这一题材始大量在近代欧洲的文学作品中出现,各国并谱成歌剧上演.)在逃避自己妻子时的那些诗句.

他听到一声奇异的叹息,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德.雷纳尔夫人.

"啊!我在死以前又能看见你,这是不是个梦幻呢?"他高声说道,同时跪倒在她的脚前.

"但是,夫人,请您饶恕我,我在您眼里,不过是个谋杀犯."他清醒过来后连忙说道.

"先生,我来恳求您上诉,我知道您不愿这样做......"她的呜咽使她窒息,她不能继续说下去了.

"请您饶恕我."

"如果你愿得到我的饶恕,"她向他说道,同时站起来投入他的怀抱,"那么,你就立刻对你的死刑提出申诉."

朱利安不停地吻着她.

"在这两个月内,你能每天来看我吗?"

"我可以向你发誓.我每天来,只要我的丈夫不阻止我."

"我签字!"朱利安叫道,"怎么,你饶恕我!这是可能的吗?"

他把她抱在怀里,他简直疯了.她轻轻地叫了一声.

"没有什么,"她向他说,"只是你把我弄痛了."

"在你的肩膀上,"朱利安叫道,泪如雨下.他稍微离开了一点,热烈地吻着她的手."最后一次我在韦里埃你的寝室里看到你时,谁能料到那就是最后一次呢?"

"谁又能料到我会向德.拉莫尔先生写那封诬蔑信呢?......"

"你要知道我永远爱的是你,除了你,我没有爱别的人."

"那是可能的吗?"德.雷纳尔夫人也不胜欢快地叫了出来.她靠在跪在她面前的朱利安的身上,他们两人静静地哭了很久.

朱利安在他的一生里,没有遇到过象现在这样幸福的时刻,很久以后,当他们能够开口说话时,德.雷纳尔夫人说道:

"还有那位米什莱夫人,或者不如说德.拉莫尔小姐,因为我现在才开始相信这部奇特的爱情小说!"

"只是在表面上是真实的,"朱利安回答道,"她是我的妻子,但不是我的情人......"

他们互相打断对方的话语,总有一百次之多,最后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彼此都不知道的事谈出来了.写给德.拉莫尔先生的那封信,是德.雷纳尔夫人听忏悔的年轻的教士拟的草稿,然后由她抄写的.

"宗教使我犯了一桩多么可怕的罪过呵!"她向他说道,"我还把信里最可怕的词句改得温和了点......"

朱利安的欢乐和幸福向她证明他是完全原谅她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疯狂地爱过.

"我仍然相信我是虔诚的,"德.雷纳尔夫人在后来的谈话里向他说道,"我真心真意地相信天主.我同样相信,而且已经得到证明,我所犯的罪是可怕的,自从我看到你,即使是在你向我开了两枪之后......"

这时,朱利安不管她说完还是没说完,疯狂地吻着她.

"放开我,"她继续说道,"我要和你说个清楚,否则以后要忘记的......自从我看见你,我的责任感便完全消失了.除了对你的爱,我什么也不存在,其实爱这个词还太轻了.我对你所感到的,也就是我对天主所应唯一感到的:一种尊敬.爱慕和服从的混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在我心里引起的是什么感情......如果你向我说'给看守监狱的一刀,,这种犯罪的行为,不需要经过考虑就会实现的.请你在我离开你以前,把这件事给我解释清楚,我要彻底认识我自己,因为两个月以后,我们就永远分离了......真的,我们会永远分离吗?"她笑着对他说道.

"我收回我的话,"朱利安站了起来叫道,"如果你想用毒药.刀子.手枪.火炭或任何其他方法来结束或伤害你的生命,我就不对死刑上诉了."

德.雷纳尔夫人的脸色突然改变,最活泼的柔情,一变而为深沉的梦想了.

"假如我们立刻就死去呢?"她终于向他问道.

"谁知道人死后是个什么情景?"朱利安回答道,"也许是痛苦,也许是虚无.难道我们不能在一起度过两个月甜蜜的生活?两个月有不少的日子.我永远不会象那时候那样幸福了."

"你永远不会象那时候那样幸福了!"

"永远不会,"朱利安高兴地重复道,"我对你说话如同对我自己说话一样,天主不容许我夸大."

"你这样对我说话,就是命令我."她露出羞怯而忧郁的微笑说道.

"好吧!你发誓,为了你对我的爱,你不要用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方法自杀......记住,"他继续说道,"你必须为我的儿子活下去,因为马蒂尔德一旦作了德.克鲁瓦斯努瓦侯爵夫人,便会把他丢给仆人去抚养的."

"我发誓,"她冷漠地回答,"不过我要把你亲手写的和签字的上诉书带走.我要去找总检察长."

"当心,这会连累你自己的."

"自从我公开到监狱里来看你以后,我在贝桑松和法朗什-孔泰全省,已成为小故事里的女主角了,"她愁苦地说道,"严峻的廉耻的界限已经越过......我是一个失去荣誉的女人,真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她的声调非常凄惨,朱利安抱着她,深切地感到一种对他来说还是崭新的幸福.这已经不是爱情的陶醉,而是高度的感恩.他第一次觉察到她为他作出的牺牲是多么重大.

显然有个心地善良的人通知了德.雷纳尔先生,说他的妻子曾到朱利安的监狱里作了长时间的访问,因为三天以后,他派车子来接她,要她立即回韦里埃去.

这个残酷的分离,使朱利安这一天的生活一开始就不愉快.两三个钟头以后,有人告诉他有一个喜欢玩弄阴谋但在贝桑松的耶稣会教派里并未取得成功的教士,从大清早起,便在监狱门外的街上站着.天正下着大雨,这个教士声称要为朱利安举行受难的祈祷活动.朱利安本来心情恶劣,这件愚蠢的行为深深地引起了他的不安.

那天早上,他已经拒绝了这个教士的访问,但是这人却早已打好主意,要朱利安向他作忏悔,以便利用从他那里得到的秘密话在贝桑松的年轻妇女中出点风头.

他高声宣布,他将不分昼夜站在监狱门前:"天主派遣我来感化这个叛教者的心......"下层社会的人,总是喜欢看热闹,于是他们开始聚集起来.

"是的,我的兄弟们!"他向他们说道,"我将整天整夜以及往后的每天每夜都要待在这里.圣灵对我说过话,我接受了上天的使命,拯救这个年轻的索雷尔的灵魂的人应该是我.你们来和我一起祈祷吧......"

朱利安最讨厌起哄以及任何可以引人对他注意的事.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在不被人觉察的情况下离开人世,但是他还抱着再和德.雷纳尔夫人见面的希望,他确实是疯狂地爱着她.

监狱的门,朝着一条最热闹的大街,一想到那个满身污泥的教士招来许多人在那儿起哄,朱利安感到真是活受罪."毫无疑问,他每一分钟都在念我的名字!"这处境对他来说比死还要痛苦.

每隔一个钟头,他就把那个对他忠诚的管钥匙的人叫来两三次,请他出去看看那位教士是否还在监狱门口.

"先生,他双膝跪在泥泞里,"管钥匙的人老是这样对他说,"他高声祈祷,为了您的灵魂诵读祷词......""这个狂妄的家伙!"朱利安心想道.这时他果然听见一阵嗡嗡的声音,这是群众在答诵祷词.当他看见管钥匙的人抖动着嘴唇,也在背诵拉丁文祷词时,他实在忍无可忍."人们开始议论着,"管钥匙的人补充道,"他们说您一定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否则哪能拒绝这位圣洁的人的拯救呢?"

"呵,我的祖国!你还是这样的野蛮!"朱利安气得发狂,叫道,他继续慷慨陈词,也没想到管钥匙的人还在身旁.

"这个人想在报纸上有一篇关于他的文章,他一定会得到的.

"呵!这些该死的外省人呵!在巴黎我就不会受这样的气.那里的人,招摇撞骗,要比这里高明多了.

"叫那个圣洁的教士进来吧."最后他向管钥匙的人说道,气得他额头上汗水直往下流.

管钥匙的人在胸前面了一个十字,然后喜洋洋地出去了.

那个圣洁的教士丑得可怕,而且浑身是泥.这时冷雨淅沥,使地牢里显得更加阴暗潮湿.教士想要拥抱朱利安,用感动的样子向他说话."这种最卑鄙的伪善,叫人一看就明白."朱利安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

在教士进来一刻钟以后,朱利安突然变成一个怯懦的人了.他第一次感到死亡的可怕.他想到行刑后两天,他的尸体开始腐烂的情景......

他正要暴露他的弱点,想向这个教士扑过去,用铁链把他勒死,忽然他想起来了,他要请求这个圣洁的人在行刑那一天为他举行一个四十法郎的弥撒.

时间快到正午,于是教士离开了那里.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