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4746

    连载(字)

第四十二章 - 第 1 节 99

第四十二章

朱利安被带回监狱,关在一间为死囚预备的牢房里.平时他对最细小的事都很注意,现在居然不曾发觉他没有被带回到他的城堡主塔里去.他在想如果在死以前能够幸运地见到德.雷纳尔夫人,他应该对她说些什么呢?他想她会阻止他说话的,但他却巴不得一上来就向她描述他内心的悔恨.在干了这样的事之后,怎么能使她相信我唯一爱的是她呢?因为归根结蒂,我要杀她的动机不是出于野心,就是出于对马蒂尔德的爱.

临睡躺到床上时,他才发觉被单是用粗布做的."呵!我是在地牢里,"他睁开眼睛自语道,"我是一个判了死刑的人.这是公正的......

"阿尔塔米拉伯爵曾经告诉我,丹东在他死的前夕,曾经用他的粗暴的声音说:'真是奇怪,斩首这个动词,不能有各种时间的变化,我们可以说:我将被斩首,你将被斩首,但不能说:我已经被斩首.,

"为什么不能呢,要是我们有来生的话?......"朱利安继续说道,"真的,如果我遇见基督徒的天主,我便完蛋了:他是一个暴君,因此,他充满了复仇的意念,他的《圣经》只叙述残暴的惩罚.我从来没有爱过他,我甚至从来不愿相信有人真心爱他.他没有怜悯心."(他想起了《圣经》中许多章节.)"他会用一种残酷的方法来惩罚我......

"但是要是我遇见费讷隆(费讷隆(Fénelon,1651—1715),法国康布雷大主教,作家,教育家,在教义方面支持寂静主义,认为应象孩子热爱母亲一样爱天主,宗教仪式并不重要.)的天主呢!他也许会对我说:'你将得到特大的饶恕,因人你真诚地爱过......,

"我真诚地爱过吗?唉!我爱过德.雷纳尔夫人,但我的行为是残暴的.在这里和在别处一样,我放弃了简单平凡的品德去追逐荣华......

"但是话又说回来,多么广阔的前景呵!......遇到战争,我就是轻骑兵上校;如果是和平时期,我就是公使馆的秘书,然后升任大使......因为不要多久,我就熟悉官场那一套了......即使我不过是个傻瓜,德.拉莫尔侯爵的女婿还会有什么可怕的敌手吗?我干的那些傻事,都将被饶恕,甚至被看作是优点.一个有声望的人,在维也纳或在伦敦过着最阔绰的生活......

"未必准是那样,先生,三天以内,就上断头台了."

朱利安看到自己这种很有风趣的戏谑,不禁大笑起来."的确如此,每个人都有两个我,"他暗想道,"谁曾想到这险恶的一面呢?

"好!是的,朋友,三天以后上断头台,"他回答打断他说话的那个我,"德.肖兰先生将要租一个窗口,和马斯隆神父各付一半租金.好吧,在租金的问题上,这两个有德行的人究竟谁占谁的便宜呢?"

他忽然想起了罗特鲁(罗特鲁(Jean de Rotrou,1609—1650),法国诗剧作家,高乃依同时代人,作品有《旺塞斯拉斯》等.)的戏剧《旺塞斯拉斯》(旺塞斯拉斯(Venceslas),波希米亚一王族,其后裔相继为波希米亚.波兰.匈牙利诸王,约从公元十世纪至十五世纪.)中的一段:

拉迪斯拉斯(拉迪斯拉斯(Ladislas),或称拉迪斯拉夫(Ladislav),王族,其后裔相继为匈牙利.波希米亚.波兰诸王,约从公元十世纪起至十四世纪.)

......我的灵魂已经准备好了.

国王(拉迪斯拉斯之父)

断头台也准备好了,把您的头放上去吧.

"多么好的回答啊!"朱利安心想道,随即沉沉睡去.早晨有人使劲抱住他,把他弄醒了.

"怎么,时间已到!"朱利安睁开惊骇的眼睛说道.他以为他已经在刽子手的手里.

原来那是马蒂尔德."幸亏她不了解我的心情."这个想法使他完全恢复了他的冷静.他发现马蒂尔德变了样,好象生了六个月的重病,他简直认不出是她了.

"弗里莱尔这个下流的家伙把我出卖了."她说道,使劲扭着自己的手,气得哭不出来了.

"昨天我发言的时候不是很漂亮吗?"朱利安回答道,"我即席发言,这在我生平还是第一次!不过,这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这时,朱利安玩弄马蒂尔德的性格,冷静得象一个熟练的钢琴家弹琴那样......不错,显贵的出身这一优点,我是没有的,"他继续说道,"但是马蒂尔德高贵的心灵已经把她的情人抬到和她一样高的地位了.您相信博尼法斯.德.拉莫尔在审判官面前表现得比我更出色些吗?"

这一天,马蒂尔德充满了柔情,毫无矫饰,好象一位住在六层楼上的可怜的姑娘,但她却不能从他那里得到更简单的话.他不知不觉把她以前常常用来折磨他的痛苦还给她了.

"人们不认识尼罗河的源头,"朱利安自言自语道,"因为人类的眼睛不可能通过一条普通的溪流看见江河之王,因此,没有任何人的眼睛会看见朱利安是软弱的,那首先因为他并不软弱.但是我有一颗容易感动的心,一句最普通的话,要是用真实的语调说出来,可以使我的声音变得柔和,甚至使我流泪.有多少次那些心肠冷酷的人轻视我,可不就是为了我这个缺点!他们以为我乞求宽恕,这就是我所不能忍受的.

"据说丹东在上断头台时,因思念他的夫人而有所感动,但是丹东曾使一个充满花花公子的国家振作起来,阻止了敌人进攻巴黎......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可能作出什么事来......在别人眼里,我至多不过是个有待发展的人罢了.

"如果在我的地牢里的,不是马蒂尔德而是德.雷纳尔夫人,我能保证我不动感情吗?我的过度的失望和悔恨,可能被瓦勒诺之流和所有本地的贵族看作是我对死亡的卑劣的恐惧,那些软弱的灵魂,全靠他们的经济地位才避开了犯罪的诱惑,他们是多么骄傲呵!刚刚判我死刑的德.肖兰先生和德.穆瓦罗先生准会这么说:'请看做一个木匠的儿子会落得个什么下场!一个人可以变得博学,机智,但是一个人的心呢!......心可是改变不了的.,甚至同这个可怜的.正在哭着的.或者说再也哭不出来的马蒂尔德......"他说道,一面望着她那哭红了的眼睛......他把她抱在他的怀里,面对这种真实的痛苦,使他忘记了他的推论......"她也许哭了一整夜,"他心想道,"但是将来有一天,她回想起来,会感到多么可耻呵!她会认为自己在美好的青春时期就被一个平民的卑鄙思想引入歧途了......那个克鲁瓦斯努瓦相当软弱,将来定会娶她的,而且我相信他做得对.她会使他去干出一番事业来的,

一个坚强而有远大抱负的人,

对庸夫俗子应使用这种权力.(引自伏尔泰的悲剧《穆罕默德》.)

"唉!这倒很有趣.自从我被判处死刑以来,我这一生念过的诗句都回到我的记忆里来了.这会是一种衰退的表现......"

马蒂尔德有气无力地对他重复地说:"他就在隔壁房间里."他终于注意到她说的话."她的声音是微弱的,"他心想道,"但是她高傲的性格仍然从她的声调中表现出来.为了避免生气,她把嗓子放低了.

"是谁在那里?"他用温和的态度向她说.

"律师,他要请您在上诉的状子上签字."

"我不要上诉."

"怎么!您不要上诉,"她说道,同时站了起来,眼里射出愤怒的光芒,"请问,那是为什么?"

"因为此刻我感到我有勇气去死,而不致引起旁人太多的笑话.谁能保证两个月以后,在这阴湿的地牢里的长期禁闭之后,我还有现在这样好的情绪吗?我预料还要和教士们以及我的父亲会面......世上再没有使我更不愉快的事了.让我死去吧."

这个出人意外的反对意见,触动了马蒂尔德性格中的骄傲本质.在贝桑松监狱的地牢打开以前,她没有能够见到弗里莱尔神父,她把她的怒气全发泄在朱利安身上.她本来是崇拜他的,但是在眼下这一刻多钟的时间里,她却诅咒朱利安的性格,悔恨自己错爱了他,从前在德.拉莫尔府邸的图书室里毫不留情地辱骂他的那个高傲的马蒂尔德,又呈现在他眼前了.

"为了你家族的光荣,上天应把你降生为男人."他向她说道.

"但是我自己呢,"他暗想道,"如果我还要在这个讨厌的地方待上两个月,被当作那批贵族老爷们任意侮辱诬蔑("诬蔑"一词后原注:这是一个雅各宾派在说话.)的对象,而我唯一的安慰就是这个女疯子的诅咒,那我才真是傻子呢......好,后天早晨,我将要和一个以冷静和技术高超闻名的人决斗......非常高超,靡非斯特的这一方说,他百无一失.

"好,行了,太好了(马蒂尔德继续施展她的辩才).不,决不!"他心想道,"我决不上诉."

作出这个决定以后,他坠入梦想里去了......"六点钟,邮差经过,照常把报纸送进来,八点钟,德.雷纳尔先生看完报纸以后,爱莉莎用脚尖轻轻地走来,把报纸放在她的床上.过一会儿她醒了,她读着报纸忽然惊慌起来,她漂亮的手颤抖着,她读到了这几个字:在十点过五分,他的生命终止了.

"她将痛哭一场,我是了解她的,我枪杀她这件事,无关重要,一切都会忘却.只有我打算杀死的那个人,才是真心真意为我的死而痛哭的人.

"呵!多么鲜明的对比!"他心想道.在马蒂尔德继续吵闹的一刻多钟里,他心里想的只是德.雷纳尔夫人.不管他怎样努力,而且不时还要回答马蒂尔德的话,他始终无法把他的心从韦里埃那间卧室的回忆中解脱出来.他看见贝桑松的报纸放在橙黄色软缎的被褥上面.他看见那只洁白的手痉挛地抓住报纸,他看见德.雷纳尔夫人在啜泣......他望着每一颗泪珠从她的可爱的脸颊上流下来.

德.拉莫尔小姐没有办法从朱利安那里得到任何肯定的意见,于是把律师请了进来.幸亏这人是一七九六年远征意大利的部队的老队长,和马尼埃尔(马尼埃尔(Jacques-Antoine Manuel,1775—1827),法国政治家,一七九二年自愿参军,数次受伤后于一七九七年退役,改学法律,登记为律师.使马尼埃尔闻名于世之事是:一八二二年他被选为旺代省一区的议员后,在议会中反对批准法军远征西班牙的军费(这是一次扼杀西班牙革命的对外国的武装干涉),右翼阻止他发言,会议因而中止.次日他复去议会陈述己见,严正批驳右翼,导致一八二三年三月二日,议会作出驱逐他出会的决定.他于次日又去议会,反对被逐,当时门卫也不愿驱赶他,后由富凯的宪兵强行拉他出会.事态发展至此,议会中六十二名左翼议员同时退会,不再出席该届议会.斯丹达尔对他极为敬佩,故当书中提及律师时,便将他写入书中,而他实与小说中情节并无联系.)是同事.

按惯例行事,他反对这位被判死刑的人的决定.朱利安为了向他表示尊重,把他的理由一一解释给他听了.

"我的天,我会有和您同样的想法,"费利克斯.瓦诺先生(律师的名字)终于对他说道,"但是您还有整整三天的时间可以上诉.我的职务是每天要来看您.如果有一座火山在这监狱下面爆发,从现在起,两个月之内,您是可以得救的.不过您也可能死于疾病."他说时注视着朱利安.

朱利安和他握手."谢谢您,您是个正直的人.我会想到这一点的."

当马蒂尔德陪同律师出去时,他感到他对律师比对马蒂尔德有着更多的友谊.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