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6496

    连载(字)

第九章 乡间的一夜 - 第 1 节 99

第九章 乡间的一夜

盖兰(盖兰(Pierre Guérin,1774—1833),法国历史题材画家,属新古典派,作品《狄多与埃涅阿斯》(Didon et Enée)于一八一七年在巴黎绘画展览会展出.本书作者斯丹达尔十分欣赏画中男主角埃涅阿斯的凝视.

狄多,希腊神话中迦太基的女王与建国者,是埃及王柏洛的女儿,因丈夫被弟弟杀死,逃往非洲建立迦太基王国.特洛伊毁灭后,埃涅阿斯到狄多处避难,两人相爱,当众神命埃涅阿斯回国时,狄多因绝望而自杀.)先生的狄多,多可爱

的素描呵!

斯特罗姆贝克(斯特罗姆贝克(Strombeck),斯丹达尔的朋友,曾写过关于斯丹达尔的回忆录.)

第二天当他看到德.雷纳尔夫人的时候,他的目光很奇怪,他注视着她,仿佛她是个敌人.他正要去和她搏斗.他这目光和昨天晚上如此的不同,使德.雷纳尔夫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她一向待他和善,而他则似乎是生气了.她不能移开她的视线而不去凝视他.

幸亏有德尔维尔夫人在场,朱利安因此可以少说话,多琢磨一下心里的事.这一整天唯一的事,就是阅读那本神奇的书,用它来增强他的力量和锻炼他的意志.

他把孩子们学习的时间大大地缩短了,后来,德.雷纳尔夫人来到跟前,使他想起要竭力捍卫自己的荣誉时,他就下了决心,今天晚上一定要她把自己的手留在他的手里,不让它缩回去.

红日西沉,渐渐接近决定性的时刻,这使得朱利安心跳得特别厉害.黑夜降临了.他看出今宵将是最黝黑的一夜,他感到一种欢乐,好象从胸口移开了一块沉重的石头似的.天空中笼罩着大块大块的乌云,随着闷热的风飘荡不定,好象预示着暴风雨即将来临.两位女朋友散步的时间很长.她们这天晚上的一切行动,朱利安都觉得奇怪.她们特别喜欢这种天气,对某些细腻敏感的心灵来说,这种天气似乎也能增强她们的脉脉温情似的.

大家终于坐下来了,德.雷纳尔夫人坐在朱利安身旁,德尔维尔夫人坐在她的女友身旁.朱利安一心一意要去实现他的企图,简直找不出半句话来说.他们的谈话越来越没有劲了.

"难道我第一次去参加决斗就是这样怯懦和不幸吗?"朱利安暗自说道,因为他太不相信自己,也太不相信别人,他不得不审视一下他的精神状态.

在这致命的痛楚之中,他觉得遭受任何其他危险都要比现在好一些.有多少次,他不是在希望德.雷纳尔夫人发生点什么事,使她不得不离开花园回屋子里去?朱利安拼命克制着自己,以致他讲话的声音完全嘶哑了.一会儿,德.雷纳尔夫人的声音也战栗起来了,但是朱利安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责任观念与怯懦心理的交战是那样的强烈,致使朱利安除了他自己以外,别的事都注意不到了.城堡的钟楼上,九点三刻已经敲过了,但是朱利安还不敢有所行动.朱利安对自己的怯懦愤怒之极,他暗自说道:"等十点钟响了,我一定执行我在这一整天里念念不忘要在今晚执行的计划,否则我就回寝室去,用手枪打死自己."

在焦急等待的最后几分钟,朱利安过分紧张,几乎失去了知觉.终于从屋顶上传来了十点的钟声,这不幸的钟声,每响一下,都在他胸膛里引起回响,使得他心惊肉颤.

当十点钟最后一响的余音还在空中萦回时,朱利安伸出手把德.雷纳尔夫人的手握着,但她立刻又把手缩了回去.朱利安这时不知道怎样做才好,又去把她的手抓住.虽说他十分激动,他握着的那只手冷得象冰块一样,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紧紧把它捏着;她作了最后一次努力,想把它缩回去,但结果这只手还是留在朱利安手里了.

他的灵魂整个淹没在幸福的激流里了,这并不是他爱着德.雷纳尔夫人,而是因为一场可怕的痛苦已经宣告结束.为使德尔维尔夫人不至于发现任何情况,朱利安认为他必须开始讲话了,于是他的声音又洪亮,又有劲.德.雷纳尔夫人的声音,恰恰相反,由于情绪紧张,颤抖得厉害,她的女友以为她病了,建议回屋子里去.朱利安觉得情况不妙:假如德.雷纳尔夫人回到客厅里,那我一定又要回到白天那个可怕的处境里去了.我握住这只手的时间太短,还说不上我已经胜利了.

当德尔维尔夫人再次提起要回客厅里去的时候,朱利安使劲地握住那只手,这手已经完全交付给他了.

德.雷纳尔夫人已经站起来,但她又坐下,有气无力地说道:

"说实在的,我感到有点儿不舒服,不过外面的新鲜空气对我还是有好处的."

这句话确认了朱利安的幸福,这幸福此刻已经达到顶点了.他高谈阔论,忘记了自己是弄虚作假,两位女友听他谈话,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子.不过在这突然出现的雄辩口才里,仍然缺少一些勇气.这时凉风吹来,正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德尔维尔夫人已被这风吹得疲倦了,朱利安十分担心她一个人要先回客厅里去,这样一来,他就得和德.雷纳尔夫人单独待在一起了.他只是偶尔有过这么一股莽撞劲儿,促使他去行动,但是他觉得要是要他在德.雷纳尔夫人面前说出一句最简单的话,那就超出他的能力之外.即使她提出的责备极其轻微,他也将是个战败者,而他刚才获得的胜利也就付诸东流了.

对朱利安来说,可喜的是这天晚上,他那动人的夸张的议论,博得了德尔维尔夫人的赞许,而她在平时总觉得朱利安是一个笨脚笨手的孩子,并不怎么讨人喜欢.说到德.雷纳尔夫人,她把手放在朱利安手里,她什么也不想,听其自然地生活下去.在这棵大菩提树下度过的几个时辰(这棵大菩提树,据当地的传说,是勇猛的查理(勇猛的查理(Charles ie Téméraire,1433—1477),法国勃艮第公爵领地最后的统治者,以暴戾勇敢著称.)亲手栽植的),可以说是德.雷纳尔夫人的一个幸福的时代.她心情舒畅地谛听吹过菩提树密叶间低吟的风声以及稀疏的几滴露珠开始落在最低的枝叶上的轻微的声响.朱利安并没有注意到当时的情况完全可以使他放心,德.雷纳尔夫人因为起身要去帮助她表姐去扶起她们脚边被风吹倒的花盆,不得不从朱利安那里把她的手收回来,但是当她刚刚重新坐下来,她又毫无困难地把手送过去,好象他们之间已经有了默契似的.

夜半的钟声,早已响过,他们终于要离开花园,各自分散.德.雷纳尔夫人沉溺在爱情的幸福中,天真无知,她一点也不责备自己.幸福夺去了她的睡眠,朱利安则沉沉睡去,因为整整一天骄傲与怯懦在他心里展开的斗争,使他疲惫极了.

第二天五点钟,有人把他叫醒,他几乎没有想起德.雷纳尔夫人,要是她知道这一情况的话,她可痛心了.他已经完成了他的责任......一个英雄的责任.这个观念使他幸福极了,他把房门紧紧锁上待在房间里,怀着格外新奇的乐趣,去阅读有关拿破仑丰功伟绩的记载.

午餐的钟声传来了,他还在读大军的公报,他把昨晚取得的胜利完全忘记了.当他下楼向客厅走去时,他愣头愣脑地对自己说:"应该告诉这个女人,我爱她."

他正期待着遇见一双多情的眼睛,不料发现了德.雷纳尔先生一张严厉的面孔.德.雷纳尔先生从韦里埃回来已经有两个钟头了,他看见朱利安整个上午都不去管孩子们的功课,大为不满,怒形于色.当这位官老爷发起脾气.并认为应该发脾气给别人看的时候,再没有比他的脸更难看的了.

丈夫的每一句尖刻的话,德.雷纳尔夫人听了,心如刀割.至于朱利安呢,他心醉神迷,几个钟头以前,在他眼前展示出来的伟大事件还吸引着他,以致一开始他并不怎么留心德.雷纳尔先生对他的指责,最后他才相当生硬地回答他说:

"我生病了."

这种回答的腔调,一个比韦里埃的市长脾气更好一点的人听了也会生气的,他很想回答朱利安,叫他立刻滚蛋,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因为按照他给自己规定的格言,处理任何事,都不可操之过急.

"这傻小子,"他暗自说道,"在我家里已经搞出点名气来了,瓦勒诺会把他请去的,或者他跟爱莉莎结婚,在这两种情况下,他都会在心里嘲笑我的呀."

尽管他有这些明智的考虑,他的不满情绪还是无法消除,他的一连串粗暴的言语渐渐激怒了朱利安.德.雷纳尔夫人差一点要哭出来了.她刚吃完午饭,就请朱利安挽着她的胳臂去散步,她很亲热地靠着朱利安的胳臂.她向朱利安说了许多话,朱利安只是低声回答说:

"这都是有钱人的作风!"

德.雷纳尔先生紧跟在他们身旁走着,他的露面使朱利安更生气了.朱利安突然发现德.雷纳尔夫人倚靠着他的胳臂,样子很特别,这个动作引起了他的反感,他猛烈地把她推开,抽脱自己的胳臂.

幸亏德.雷纳尔先生没有瞧见这种无礼的举动,德尔维尔夫人却注意到了:她的女友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时,恰好德.雷纳尔先生瞥见一个乡下小姑娘从一条不经常走的小路,穿过果园的角落,他于是拾起石块急忙向她追去.

"朱利安先生,我求求您,克制一下吧,要知道,我们人人都有发脾气的时候."德尔维尔夫人很快地说道.

朱利安冷淡地看了她一眼,眼里显露出极端的轻蔑.

这眼色使德尔维尔夫人感到惊异,假如她知道这种表情的真正意义,她会更加感到惊异的,她可以从中看到一种最残酷的复仇的朦胧愿望.世界上有许多罗伯斯庇尔(罗伯斯庇尔(1758—1794),十八世纪末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杰出活动家,雅各宾派的领袖,革命政府的首脑(1793—1794).),也许就是由这样一些屈辱的遭遇所造成的.

"您的朱利安真凶,他把我吓坏了."德尔维尔夫人低声向她的朋友说道.

"他生气是有道理的,"德.雷纳尔夫人回答道,"既然他教书,孩子们有了这样惊人的进步,就算一个早晨不给他们讲课,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我看世界上的男人都是很不近情理的."

这是德.雷纳尔夫人生平第一次,感到要对自己的丈夫实行报复.朱利安对有钱人的极端仇恨也要发作了,幸亏德.雷纳尔先生这时叫来了他的园丁,和他一起忙着用成捆的荆棘,将果园里那条不经常走的小路给挡起来.在后半段散步中,朱利安成为殷勤照拂的对象,但他却一言不发.德.雷纳尔先生刚刚走开,两位女友便都说自己累了,要求朱利安挽着她们的胳臂.

朱利安走在两个女人中间,他的傲慢苍白的脸色以及沉郁果断的神气和她们两人由于心情慌乱而表现出来的忸怩不安.双颊绯红,恰好形成奇异的对照.他蔑视这两个女性,蔑视世上的一切温情体贴.

"怎么!"他暗自说道,"为了完成我的学业,我连五百法郎的存款都没有!啊!我真希望让这些都滚蛋!"

由于被这种严肃的思想吸引住,两位女友的那些恳切诚挚的谈话,使他感到讨厌,他不屑听下去,他觉得这些话毫无意义,幼稚浅薄,总之,都是女性的.

德.雷纳尔夫人努力找话说,想把他们谈话的气氛变得活跃一些,就说起她丈夫从韦里埃回来,是因为他向他的佃户买到了一些玉米皮(当地人的习惯,用玉米皮做床上的草垫子).

"我的丈夫是不会跟我们来的,"她补充说道,"他同园丁和男用人一起,正忙着更换家里所有床上的草垫子.今天早上,他把二楼的草垫子都换过了,现在他正在三楼."

朱利安的脸色立刻变了:他很奇怪地看了德.雷纳尔夫人一眼,然后加快脚步把她拉到一边去.德尔维尔夫人让他们两人走开了.

"救救我的命吧,"朱利安向德.雷纳尔夫人说道,"只有您才能救我,因为您知道,那个用人恨死我.我向您坦白,夫人,我有一张肖像,我把它藏在我床上的草垫子里."

听了这话,德.雷纳尔夫人的脸也变得惨白了.

"夫人,只有您一个人在这个时候能走进我的房里去,您在靠窗子那一头的草垫子角落里搜寻一下,但不要叫别人看见,您可以找到一个光滑的黑色小纸盒子."

"里面藏着一张肖像!"德.雷纳尔夫人说道,她的身子差不多站不住了.

朱利安看出了她沮丧的神色,立刻利用她这个机会:

"我向您乞求第二个恩惠,请您千万不要看这张肖像,那是我的秘密."

"这是一个秘密."德.雷纳尔夫人重复说道,声音微弱极了.

虽说生长在对金钱特别敏感.以为有了财富就可以高人一等的人之中,但在她心里,爱情已经播下了慷慨的种子.因此,尽管她的心受了残酷的创伤,德.雷纳尔夫人为了很好地完成她的任务,出自最单纯的忠诚,向朱利安把情况问清楚了.

"也就是说,"她一面走开,一面向朱利安说道,"那是一个小圆纸盒子,乌黑的,光滑的."

"是的,夫人."朱利安用严峻的态度回答道,男人们遇着危险,便表现出这种态度.

她走上城堡的第三层楼,面色惨白,好象走向死亡一样.最糟糕的是,她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但是想到要为朱利安服务,她的精神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我必须拿到这个盒子."她暗自说道,一面加快了她的脚步.

她听见她的丈夫和仆人正在朱利安的卧室里说话.幸亏他们已经走进孩子们的卧室里去了.她进去赶快掀起床褥,将手伸入草垫子里去,因为用力过猛,把手指的皮肤也擦伤了.虽说平时对这类小小的疼痛特别敏感,但她此刻却没有感到疼痛,因为她差不多同时就触到一个光滑的小纸盒子.她抓住这个小纸盒子就跑开了.

担心被丈夫发觉的这种恐惧刚刚消除,却又来了因这只盒子引起的恐怖,这回可真叫她病倒了.

"那么,朱利安真是爱上别人了,我这里拿着的就是他心爱的那个人的肖像!"

德.雷纳尔夫人坐在套间里的一张椅子上,整个陷入由于嫉妒而引起的恐怖中.这时她的极端无知倒是起了作用,惊愕冲淡了她的悲伤.朱利安突然走来,夺去这个盒子,一句感谢的话都没说,跑到自己的房间里,点起火来把它烧了.他面色惨白,神情沮丧,他未免把刚才经历的危险看得过于严重了.

"拿破仑的肖像,"他摇着头暗自说道,"藏在一个自称对篡夺者怀有深仇大恨的人的家里!要是被德.雷纳尔先生这样一个顽固暴戾的人发现了的话!最不谨慎的是,在肖像背后的白纸板上,我亲手写了几行小字,无可置疑地表现出我对他的狂热崇拜!而且每一行后面都注明了日期!前天我还写过一行呢."

"我的名誉一下子都毁了!"朱利安一面说,一面看着盒子在燃烧,"我的名誉就是我全部的财富,我只是靠它来生活的......再说,那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呵,我的天主!"

一个钟头以后,疲惫以及对自己的怜悯使他有点感动起来.他遇见了德.雷纳尔夫人,他拉着她的手,用从来没有过的诚挚在她手上亲吻着.幸福使她的脸涨红了,但是,差不多在同时,她又由于嫉妒的愤怒把朱利安推开.朱利安的自尊心,受到如此露骨的伤害,顿时使他愣住了.他看出德.雷纳尔夫人不过是一个有钱的女人,他轻蔑地让她抽脱她的手,径自离开了.他走到花园里,独自沉思地散步,一会儿以后,他唇边露出一道微微的苦笑.

"我在这里散步,安安静静,象一个可以随便支配自己时间的人!我也不管孩子们的功课!我又要承受德.雷纳尔先生辱骂我的话,他是对的."于是他急忙跑到孩子们的房间里去了.

那个他非常喜欢的最小的孩子和他亲近,使朱利安心中的痛苦略微平静了一些.

"这个孩子还没有蔑视我,"朱利安心里想,但是立刻他又责备自己这种减轻痛苦的想法是一种新的软弱,"这些孩子们亲近我,就好象他们亲近他们昨天买来的小猎狗一样."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