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7793

    连载(字)

第十三章 阴 谋 - 第 1 节 99

第十三章 阴 谋

不连贯的语言,偶然的相遇,在富于想象的人的眼里,都会变成最明显的证据,要是他心里还有热情的话.席勒(席勒(1759—1805),德国诗人,剧作家,作品有《威廉.退尔》.《强盗》.《阴谋与爱情》等.)

第二天,他又碰上诺贝尔和他的妹妹在议论他.当他来到时,死一般的沉寂如同前天一样地出现了.朱利安的疑虑如今是没有边际了."这些可爱的年轻人真的计划好了要同我开玩笑吗?应当承认,对一个贫穷的秘书,这比德.拉莫尔小姐假想的热情要可能得多,自然得多.首先,这一类贵人是否有热情呢?捉弄别人才是他们的特长.他们对我那小小的辩才发生嫉妒.嫉妒也是他们的一种特点.一切的秘密都可以得到解释.德.拉莫尔小姐让我相信她看中了我,只不过是要在她的情人面前拿我开心罢了."

这个残酷的疑虑完全改变了朱利安的心理状态.这种念头使他在他心里发现的爱情的萌芽,很容易被摧毁掉.这种爱情仅仅是建筑在马蒂尔德罕有的美丽上面,或者是建筑在她那王后般的仪态和令人赞赏的装扮上面.在这一点上,朱利安又表现出暴发户的本色.一个聪明的乡下人,来到社会的上层,最使他感到惊异的,据我们所知,莫过于贵族社会的漂亮女人了.在前些日子里,使朱利安梦想的绝不是马蒂尔德的性格.他自己也明白他一点也不了解这种性格,一切他所看到的,也许只是表面现象.

譬如说,马蒂尔德对礼拜天的弥撒,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缺席的,她差不多每天都要伴随她母亲到那里去.假如在德.拉莫尔府邸的客厅里,有一个不谨慎的人,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胆敢影射讥讽王室或祭坛的权益,不管这权益是真实的还是假想的,马蒂尔德会立刻摆出一副冰冷严厉的面孔.这时她那锋利的目光,简直和她家里的一张古老的画像一样,显出一种毫无感觉的高傲的表情.

但是朱利安曾经确信她在她房里常有一两本伏尔泰的最富于哲学意义的著作.他本人也常常偷取过几卷这类装帧精美的书.每次他取出一册书的时候,便把邻近的书放得稀疏一点,为了使他取去书籍不会露出痕迹来;但不久他发现有另外一个人也在阅读伏尔泰,于是他便使用修道院里常玩的那套把戏,故意把几根鬃毛放在他认为可能引起德.拉莫尔小姐兴趣的书上面.果然,一连几星期,这几本书就不见了.

德.拉莫尔先生对书店老板专爱给他送来一些假回忆录感到无法忍受,命令朱利安购买所有带有刺激性的新书.为了不让这些书的毒素在家里传播开来,朱利安还奉命把这些书安放在侯爵本人卧室的一个小书橱里.但不久朱利安相信这些书确实很快就不见了,虽说它们同王室和祭坛的利益是敌对的.这显然不是诺贝尔把这些书取去了.

朱利安过分重视这条经验,他认为德.拉莫尔小姐在玩弄马基雅弗利那套口是心非的把戏.这种臆断的险诈,在他眼里,却有其可爱之处,差不多是她精神上唯一的可爱之处.对于伪善和道德言辞的厌烦,使他走向了这一极端.

在很大的程度上,他是在刺激他的想象,而不是受到爱情的牵引.

德.拉莫尔小姐窈窕的身材,精致的衣履,白皙的手指,美丽的胳臂以及举止的disinvoltura(disinvoltura,意大利语,意思是"从容娴雅".),曾使朱利安产生种种梦想,正是在这些梦想之后,他才坠入了情网.为了使这一可爱更加完美,他还把她想象成是个卡特琳.德.美第奇.和他所设想的这个性格相比,世上最奸诈最阴险的人都不在话下了.这就是他年轻时代羡慕的马斯隆.弗里莱尔和卡斯塔内德之流所追求的理想,简单地说,就是他心目中巴黎人的理想.

难道还有比设想巴黎人的阴险奸诈更有趣的事吗?

"这trio(trio,意大利语,意思是"三重奏"或"三人帮".)可能联合起来嘲笑我,"朱利安心里想."假如我们不是已经看到他的眼睛在回答马蒂尔德的目光时所具有的冷淡的表情,我们是不会对他的性格了解很深的.一种苦涩的讥讽拒绝了马蒂尔德的友谊,这友谊是她在惊异中有两三次大胆向他表示出来的.

这个年轻姑娘的性格,本来就很冷静.忧郁,长于分析了解,在受了朱利安的怪癖的刺激以后,一变而为热情充沛,如象每个生物具有的天性那样.不过在马蒂尔德的性格里,还存在着许多骄矜的成分,因此,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这种感情一开始就伴随着一种暗淡的忧郁.

朱利安自从来巴黎以后,就获得足够的机会使他能分辨出这不是由于苦闷而产生的一种枯燥的忧郁.她不象从前那样贪恋晚会.观剧和其他各种娱乐,而是采取逃避的态度.

法国人唱的歌调,马蒂尔德听了烦得要死,可是朱利安在歌剧散场时在场的任务,注意到她还是尽可能地跟朋友们到这里来.他发现她的举动已经有点失去分寸,不象平时那样风头十足.有时她过于逞强,用侮辱人的笑话回答她的朋友.他觉得她特别讨厌德.克鲁瓦斯努瓦."这个年轻人必须爱财如命,他才不放弃这位小姐,她是多么有钱!"朱利安暗想道.至于他本人呢,由于马蒂尔德对男性的侮辱使他非常气愤,他对她的态度更加冷酷了,有时他甚至用不礼貌的话去回答她.

不管他怎样下决心不受马蒂尔德表示好感的欺骗,但是这种表示有时确实太明显了,同时朱利安也开始张开眼睛发现她是非常的美,以致他有时竟为此而显得局促不安.

"这些上流社会的年轻人的手腕和耐性,终究会战胜我这个缺乏经验的人,"朱利安暗想道,"我应该离开这个地方,结束这一切了!"侯爵恰好委托他管理他在朗格多克(朗格多克(Langudoc),法国南部古地区名,濒地中海利翁湾,包括今日法国洛泽尔.加尔.埃罗.奥德.东比利牛斯六省.书中拉莫尔家族在南方的活动,常在这一地区,如为侄儿谋阿格德的主教,到耶尔度假等.)的许多起地产和房产.为了这件事,他需要作一次旅行.侯爵先生勉强答应了他.除了他的雄心壮志以外,朱利安已经成为另外一个人了.

"到底我没有上他们的当,"朱利安在准备行装时暗想道,"德.拉莫尔小姐对这些先生们的玩笑不管是真的,或只是为取得我的信任,我总算开心了一阵子.

"如果这不是对付木匠儿子的阴谋,德.拉莫尔小姐的态度就是无法解释的了,但是她对德.克鲁瓦斯努瓦的态度也是无法解释的,至少和对我的一样.譬如昨天,她真的发了脾气,我高兴地看见她为了我的缘故强迫一个年轻人做他不乐意做的事,这个年轻人的尊贵富足和我的卑微贫苦,恰好成为对比.那真是我最大的胜利,它将使我在朗格多克平原上旅行时,坐在马车里感到乐呵呵的."

他故意把他的旅行秘而不宣,但是马蒂尔德却比他知道得更清楚,他将在第二天离开巴黎,而且时期是长久的.她借口客厅里闷热,她的头痛病突然加剧,到花园里散步了很久.她向诺贝尔.德.克鲁瓦斯努瓦.凯吕斯.德.吕兹以及另外几个来府邸用晚餐的年轻朋友们发出一阵阵伤人的嘲笑,使得他们不得不离开了.她注视着朱利安,样子非常奇怪.

"这目光也许是在演戏吧,"朱利安暗想道,"但是这样急促的呼吸,这样慌作一团!呸!我是什么人,有资格来评论这些事吗?这是巴黎女人当中最高尚最细致的一位呀!这种急促的呼吸差一点使我动了心,那也许是从她心爱的莱奥蒂纳.费伊(莱奥蒂纳.费伊(Léontine Fay),著名女演员,一八二七年扮演斯克里布的剧本《理性的婚姻》中的角色,极为成功,曾受到斯丹达尔的赞赏.)那里学来的吧."

现在他们是单独在一起,他们的谈话,显然维持不下去了."不!朱利安一点也不了解我."深感不幸的马蒂尔德暗想道.

当朱利安向她告别时,她用力握住他的胳臂说道:

"您今晚将接到我的一封信."她的嗓子都变了,简直听不出是她的声音.

这种情形使朱利安立刻大为感动.

"我的父亲,"她继续说道,"对您为他的效劳,是相当重视的.明天您应该不走,寻找一个理由吧."她说完就跑着走开了.

她的身材是可爱的.实在找不出有比她的脚更漂亮的脚了.她跑起来那种优美的姿态,使朱利安看了着迷.但是当她的影子完全看不见时,我们能猜得着他心里是怎样想的吗?他对她刚才说应该这个词时使用的命令语气,觉得是种侮辱."路易十五在临终时,也曾深受应该这个词的刺激,这个词是他的御医不该使用的,不过路易十五毕竟不是一个暴发户呀."

一小时以后,仆人交给朱利安一封信,事实上这是一封求爱的信.

"文笔倒比较朴素."朱利安暗自说道,他想借文字的评论来控制自己的欢乐,这欢乐已经引起他两腮的痉挛,使他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了.

"我呀,"他忽然高声叫道,无法控制自己过于强烈的热情,"一个贫穷的乡下人,居然得到一位贵夫人的爱情的表白!"

"对我来说,这倒不坏,"他竭力压制自己的欢乐补充道,"我知道保持我的性格的尊严.我没有向她说过我爱她."他开始研究起她的字体来了.德.拉莫尔小姐写得一笔漂亮的英国式的小字.他需要做点体力工作,使他忘掉那接近于狂乱的欢乐.

您的别离,使我不得不开口了......不能再和您见面是我无法忍受的.

一个想法,好象一种新的发现突然来临,打断了朱利安对马蒂尔德书信的研究,并且使他加倍地快乐."我战胜了德.克鲁瓦斯努瓦侯爵,"他大声说道,"我只会谈些正经事!可是他生得漂亮!他有小胡子和一身可爱的军服,他常常在最恰当的时候找到一两句聪明巧妙的话来说."

朱利安获得片刻美好的时光,他在花园里信步而行,幸福得要发狂了.

后来,他上楼到他的办公室里,并且传话要见德.拉莫尔侯爵,幸亏侯爵没有出门.他拿几份从诺曼底寄来的公文给侯爵看,简单明地向他说明,因为要料理诺曼底的诉讼案件,他不能不把去朗格多克的旅行延缓一个时期.

"我很高兴您不走,"当他们谈完了工作以后,侯爵向朱利安说道,"我喜欢看见您."朱利安告辞退出,侯爵的话使他感到别扭.

"我吗,要去诱惑他的女儿!也许因此使她和德.克鲁瓦斯努瓦侯爵的婚事变为不可能,而这婚事却是他未来的快乐:即使他当不上公爵,至少他的女儿可以获得一个御前的坐位(法国的宫廷在接见公爵夫人以上的女宾时,常赐坐以示厚遇.)."朱利安忽然想到要去朗格多克了,不顾马蒂尔德的情书,也不顾刚才向侯爵所作的解释.不过这一点点道德观念很快就消失了.

"我是多么善良呵!"他暗想道,"我,一个平民,竟至怜悯起这个贵族阶级的家庭来了!我,一个被肖纳公爵叫作奴仆的人!侯爵是怎样迅速地积累起他的巨大的财产呢?当他在宫廷里得知第二天有可能发生政变,他就预先抛售了他的公债券.而我呢,残酷的上天把我抛在社会的最低层,它给了我一颗高贵的心,可是又没有给我一千法郎的进款,也就是说,没有面包,确切地说,就是没有面包.我居然拒绝呈现在我面前的欢乐!我艰辛地在这个平庸炙热的沙漠里旅行,刚刚寻得一点清泉,可以解除我的口渴!毫无疑问!我决不该这样愚蠢,在这个所谓人生的自私的沙漠里,每个人都是为自己打算."

这时他记起了德.拉莫尔夫人,特别是她那些贵族夫人朋友们向他投射的轻蔑的眼光.

战胜德.克鲁瓦斯努瓦侯爵所引起的欢乐,把他那点道德的回忆一扫而光了.

"我多么希望他生气呀!"朱利安说道,"我现在可以十拿九稳地叫他吃我一剑!"于是他作击剑的姿势."在这以前,我不过是一个村学究,我偷偷摸摸地浪费了一些勇气.如今有了这封信,我便是一个与侯爵平等的人了."

"是的,"他缓慢地暗想道,内心充满了快乐,"我和侯爵两人的价值已经比较过了,结果是汝拉山区的穷木匠占了上风.

"好了!"他高声说道,"我就在我这封绝妙的回信上签字.德.拉莫尔小姐,您不要以为我会忘记我的身份.我要使您明白,而且使您深深地感觉到,您是为了一个木匠的儿子,背叛了有名的居伊.德.克鲁瓦斯努瓦的后裔,这位居伊.德.克鲁瓦斯努瓦曾跟随圣路易(圣路易,即法王路易九世(1214—1270).由于埃及苏丹占领巴勒斯坦,他于一二四九年组织十字军的第七次东征,战败被俘,后被赎回.返国后重理朝政,又于一二七○年组织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但在到达迦太基后即染疫身亡.)参加过十字军战役."

朱利安无法控制他的欢乐.他不得不下楼到花园里去.他的房间,他曾经把自己锁在里面,实在是太狭窄了,没法使他自由呼吸.

"我,一个汝拉山的可怜的乡下人,"他向自己重复说道,"被注定永远要穿这件倒霉的黑衣服!哎呀!假如我早生二十年,我也会象他们一样穿上军服!那时,象我这样的人,不是被杀死,便是在三十六岁就当上将军."这封信,他紧紧握在手里,给他带来了一个英雄的身材和姿态."倒是真的,如今有了这身黑衣服,到四十岁,就可以拿到十万法郎的薪俸和蓝绶勋带,象德.博韦大主教(德.博韦(de Brauvais,1731—1790),法国大主教,在他写的《路易十五祭文》中有句名言:"民众的沉默,应引起国王们的深思.")那样.

"可不是吗?"他暗想道,脸上露出类似靡非斯特(靡非斯特,德国诗人《浮士德》中的魔鬼,极力引诱浮士德酗酒.谈情说爱和镇压人民.这里作"魔鬼"解释.)的狞笑,"我比他们都聪明,我知道选择我们这个时代的制服."他觉得他的野心和他对法衣的眷恋更加强烈起来了."多少枢机主教出身比我低,他们却都成了统治者!譬如我的同乡格朗韦尔(格朗韦尔,指枢机主教尼古拉.佩尔诺(1486—1550,生于杜省)及其子枢机主教安东尼(1517—1586,生于贝桑松),两人都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咨询顾问.)."

朱利安内心的激动,渐渐地平静下来了,谨慎的念头又在脑子里出现了.如同他的老师达尔杜弗(达尔杜弗(Tartufe),莫里哀喜剧《达尔杜弗》中的主人公.达尔杜弗是伪君子的典型形象,而剧本的名称也可译作《伪君子》.)一样,他暗自诵读下面这段台词:

我担心这些话是文雅的诡计.

....................................…

我决不会相信如此甜蜜的语言,

除非给我一点我所渴望的恩惠,

这番话才能使我放心.

《达尔杜弗》第四幕第五场

"达尔杜弗也是被女人毁了的,但是他的才能并不比别人差......我的回信可能被暴露......我们就用这个办法来对付,"他缓慢地说道,而且语调带有一点被克制着的凶残,"在回信的开头可以引用几句崇高的马蒂尔德信中最生动的句子嘛.

"是的,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的四个仆人会向我扑来,把原信抢走的.

"不,因为我带有武器,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我有向仆人开枪的习惯.

"好吧!也许他们当中有一个有这勇气,向我扑来,因为有人许了他一百拿破仑(拿破仑,法国金币,有拿破仑头像,值二十法郎.)的赏金.我打死他或者打伤他,那就热闹了,活该!他们很合法地就把我投入监狱,我到公庭受审,法官依法定罪,把我拘禁在普瓦西(普瓦西(Poissy),巴黎西郊凡尔赛一区.),和丰唐先生与马加隆先生(丰唐(Fontan)和马加隆(Magalon)当时一小刊物《纪念册》的主编,因攻击波旁复辟王朝,被判拘禁在普瓦西的监狱里.)作伴.在那里,我便要和四百个穷鬼乱七八糟地睡在一起......我会同情这些人的!"他猛地站起来大声说道."他们对落入他们手中的第三等级的人也会怜悯吗?"这句话是他对德.拉莫尔侯爵最后的一声感恩的叹息,因为侯爵一直在不自觉地折磨他.

"慢点,贵族绅士先生们,我懂得你们搞的这套小把戏,马斯隆神父和修道院的卡斯塔内德先生干起来也不会比你们更高明.一旦你们把这封教唆的信抢去,我就会成为科尔马的卡隆上校(卡隆上校(Augustin-Joseph Caron,1774—1822),法国第一帝国时期在军中服役.一八二○年涉嫌拿破仑派的复辟活动,但被贵族院宣告无罪释放.退居上莱茵省的科尔马后,他又串通当地驻军释放贝尔福事件的要犯,经人告发,后在斯特拉斯堡被枪决.)第二了.

"稍等一下,先生们,让我把这封致命的信好好地包起来,盖上戳印,寄给比拉尔神父保存,他是一个诚实的詹森派教徒,因此他不会受金钱的诱惑.不过他爱拆信件,我还是把这封信寄给富凯吧."

应当承认,这时朱利安的目光是凶恶的,他的面貌极为可怕,予人以一种不折不扣的犯罪的感觉.这表明一个不幸的人在和整个社会作战.

"拿起武器来!(拿起武器来,又一次引用《马赛曲》中的歌词.)"朱利安嚷道.他一步跳下德.拉莫尔府邸门前的石阶,走进了街旁一个代书人的店里,他的面貌使代书人感到害怕.他把德.拉莫尔小姐那封信给他,说道:"请您抄下来."

当代书人抄写时,他自己给富凯写信,求他替他保存这件珍贵的物品."不过,"忽然他停下笔来对自己说道,"邮局检查所会拆开我的信,把你们寻找的那封信交给你们......别妄想了吧,先生们."他立刻去到一家新教徒开的书店,买了一本大《圣经》,巧妙地把马蒂尔德的信放在书皮底下,包装停当以后,这个包裹就交给载客的马车,给富凯的一个工人带去了,这个工人,在巴黎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的.

事情办完后,他轻松愉快地回到德.拉莫尔府邸里."现在轮到我们了!"他大声说道,走进寝室,把门锁起,脱去他的外衣,开始给马蒂尔德写回信:

"怎么!小姐,原来就是德.拉莫尔小姐通过她父亲的仆人阿尔塞纳之手,给汝拉山的穷木匠送来一封这样富于诱惑性的信,这分明是在向一个天真的人开玩笑......"然后他抄下来信中表示爱情的最明显的词句.

他在那封信里表现的外交家的慎重态度,真是赛得过博瓦西骑士先生.那时还只有十点钟,朱利安陶醉在幸福里,陶醉在自己的力量的感觉里,这感觉对这个可怜虫来说完全是新鲜的.他走进意大利歌剧院,他倾听他的朋友热罗尼莫唱歌,音乐从来没有使他这样兴奋过,他简直象是一位天神.(Esprit per.pré.gui.Ⅱ.A30.......原注

这个象谜一样的注在一九二○年时尚无人诠释.一九三二年莫里斯.帕蒂里埃终于作出解答:"有才智的人失去了省长之职.基佐,一八三○年八月二十日."斯丹达尔曾随拿破仑征战有功,本有当省长的愿望,波旁王朝复辟使这一愿望破灭,七月革命后他申请省长之职,为当时任内务大臣的基佐所拒绝.)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