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5272

    连载(字)

第三十六章 悲惨的详情 - 第 1 节 99

第三十六章 悲惨的详情

不要期待我有软弱的表示.我已复仇.我理应死亡,我就在这里.为我的灵魂祈祷吧.席勒朱利安站着不动,他什么也看不见了.当他略微清醒一点,他看见所有的善男信女都从教堂里逃出来.神父也离开了祭坛.朱利安用一种缓慢的步伐随着几个狂叫的妇女走开.一个想比别人逃得更快的女人,猛烈地撞着了他,他倒了下去.他的脚被群众推倒的椅子绊住,当他起来时,他感到他的脖子被人捉住,一个穿制服的警察把他逮捕了.朱利安不由自主地想使用他的手枪,但是另一个警察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被带到监狱,关进一间屋子里,带上手铐,让他一个人待在里面,门锁上了两道锁.这一切迅速地办完了,他一点也没感觉到.

"我的天,一切都完了......"他清醒过来时高声说道,"是的,十五天以后上断头台......或者在这以前自杀."

他不能再往下想了,他觉得他的头好象被人凶猛地抓住似的.他睁开眼睛看看是否有人抓住他.过了一会,他沉沉地睡去了.

德.雷纳尔夫人没有受到致命的枪伤.第一颗子弹穿过她的帽子,当她掉转头时,第二颗子弹已经发出.子弹打在她的肩上,说来也奇怪,子弹打碎肩骨,却被肩骨弹回去,碰着一个哥特式的石柱,打掉了一大片石块.

在长时间的痛苦包扎医治之后,当一个严肃的外科医生对她说:我保证您的生命如同保证我的生命一样.她深深地感到悲痛.

很久以来,她真心想死去.她给德.拉莫尔先生的信,是她现在听忏悔的教士强迫她写的,那封信给这个被长期的不幸搞得衰弱不堪的人以最后的打击,这不幸就是朱利安的离别,但她却把它叫作良心的谴责.这位新从第戎来的年轻教士,既有道德,又有热忱,他的确摸透了她的心理.

"象这样死去,但不是出于我自己之手,就不是罪恶了,"德.雷纳尔夫人暗想道,"天主也许原谅我在死亡面前感到欢乐."她不敢加上这一句:"而且死在朱利安之手,那真是最大的幸福."

外科医生和所有赶来看她的朋友们刚刚离开了她,她就叫人把她的女仆爱莉莎叫来.

"看守监狱的人,"她十分羞愧地向她说道,"是个残酷的人.他一定会虐待他,他以为这样做会使我高兴......这种想法使我感到难受.难道就不能当作自己的想法,把这个包着几个路易的小包交给看守监狱的人呢?您可以告诉他宗教不允许他虐待他......特别要嘱咐他,不要向别人提起给他送钱这件事."

由于上面叙述的那种情况,朱利安才受到韦里埃的监狱看守人的人道的待遇.这看守人仍然是那个忠于职守的努瓦鲁先生,我们曾看到阿佩尔的来访曾使他感到的那种害怕.

一位审判官来到监狱里.

"我蓄意谋害人命,"朱利安对他说道,"我在某家武器商店里买了手枪,并且上好子弹.刑法一三四二条(经皮埃尔.儒尔达的考证,此处系斯丹达尔误引,那条刑法不是这一内容的.)写得很清楚,我应当被判死刑,而且我等待着死刑."

头脑简单的审判官不了解这种坦率的语言,提出一连串问题,想使被告在回答时自相矛盾.

"您难道没有看见,"朱利安微笑地对他说道,"我在尽量按照您的希望来承认我的罪过吗?走开吧,先生,您不会失掉您所追逐的猎物,您会得到判我死刑的快乐.请您离开这里吧."

"我还有一个讨厌的责任必须完成,"朱利安心想道,"我应当给德.拉莫尔小姐写信."

"我已复仇,"他给她写道,"不幸的是,我的姓名将要在报纸上出现,我是不能悄悄地从这个世界上逃走的.我请您饶恕我.在两个月里,我将死去.复仇是残酷的,正如和您分离的痛苦一样残酷.从今以后,我禁止我自己写和说您的姓名.永远不要说起我,即使是对我的儿子,也不要说起.沉默是唯一尊敬我的方法.在一些普通人的眼里,我不过是个普通的杀人犯......请您在这紧要关头给我这个保证:您要忘掉我.我劝您不要向任何人谈起这场大祸,它需要好几年才能耗尽我在您性格里看出的所有的幻想和冒险的成分.您生来应该生活在中世纪的英雄之中,您就在这次遭遇中表现出他们的坚强性格吧.但愿应该发生的事都在秘密中完成,而且不要连累您.您可以用一个假名,不要有什么知心人.万一绝对需要一个朋友的话,我就把比拉尔神父留给您.

不要告诉任何人,特别是属于您那个阶级的人,比如德.吕兹.德.凯吕斯之流.

在我死后一年,您就同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结婚,我请求您这样做,我以您丈夫的名义命令您这样做.不要给我写信,我不会写回信的.我远不如伊阿古(伊阿古(Iago),莎士比亚剧本《奥瑟罗》中的人物,由于他的挑拨,致使嫉妒的奥瑟罗杀死自己的妻子苔丝德梦娜.)那样坏,但我却要象他那样说:From this time forth I never will speak word.(From this time forth I never will speak word,英语,意思是"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说一句话了".)

人们再也不会看见我说话和写信,您已经从我这里得到我最后的话和最后的爱了.

朱.索"

这封信寄出后,朱利安稍稍清醒过来,才第一次感到自己非常不幸.野心的种种希望,一个一个地在他心里被"我将死去,我应该死"这句庄严的话粉碎了.死本身在他看来并不可怕.他的一生,不过是这种不幸的长期准备,他并不想忘却这个被视为人生最大的不幸.

"怎么!"他自言自语道,"假如在六十天之内,我必须和一个剑术很高明的人决斗,难道我会软弱到不断地想那件事而使我内心恐怖吗?"

他用了一个多钟头的时间,从这个角度来仔细认识自己.

当他看清楚了他自己,真理呈现在他眼前如同狱里的石柱一样明显时,他感到悔恨了.

"我为什么要悔恨呢?我受到了最大的侮辱,我杀了人,我应该死,不过如此而已.在和人类算清了帐以后,我死去.我没有留下任何没有完成的责任,我对任何人也没有亏欠;我的死没有什么可耻的地方,只不过死在刑具之下罢了.不错,只是这一点,在韦里埃的资产者眼里,就够耻辱的了;但是从理智方面看,还有比这种偏见更可鄙的吗?我倒有个办法,使我得到他们的尊敬,那就是在去刑场的路上,我向民众抛掷大把的金币.我的名字,和金子的观念联系在一起,在他们心目中,将是辉煌灿烂的了."

经过一分钟的考虑之后,他觉得问题已经很清楚."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他暗想道,接着他便沉沉睡去.

晚上九点钟,看守人送晚饭进来,把他叫醒了.

"韦里埃的人在说些什么?"

"朱利安先生,我就职的时候,曾在王家法院的十字架前面宣过誓,我不能随便说话."

他不开口,可是也没有走开.朱利安看见这种庸俗的伪善行为,感到很有趣."他希望得到五个法郎作为向我出卖他良心的代价,"他心想道,"我要叫他多等一会儿."

看守人,看他吃完饭,还没有向他作出诱惑的试探,便用虚伪而柔顺的态度说道:

"朱利安先生,由于我对您的敬爱,我不得不向您说话,尽管人们会说这是违背法庭的利益的,因为这样做会帮助您准备好您在法庭上的答辩......朱利安先生是个善良的人,如果我告诉他德.雷纳尔夫人已经好些了,他一定非常高兴的."

"怎么!她没有死?"朱利安站起来,不禁叫了出来.

"怎么!您一点也不知道吗?"看守人先用一种愚笨的样子说道,然后又露出一副贪财的得意神色,"最好是先生送点什么给那位外科医生,根据法律他是不应该说话的.可是为了向先生讨个好,我已经去过他那里,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总之,伤势不是致命的,"朱利安很不耐烦地走上前去,"你能用你的生命来保证吗?"

看守人是个身长六尺的大汉,却有些害怕,向门口后退了几步.朱利安发现自己为了了解真象而采用了错误的方法,便又坐了下来,扔了一个拿破仑给努瓦鲁先生.

当那个人的叙述逐渐向朱利安证明了德.雷纳尔夫人的伤势不是致命的时候,他感到自己要哭出来了.

"出去!"他突然对他说道.

看守人唯命是从.牢门刚刚关闭."天哪!她没有死!"朱利安叫道,他随即跪下来,哭得热泪滂沱.

在这紧要关头,他却成了有信仰的人了.教士们的伪善算得了什么?它能使天主这一崇高的真理受到损害吗?

仅仅从这个时候起,朱利安才开始后悔自己犯的罪.由于事情的巧合使他不至于绝望,从巴黎来到韦里埃,他身体上受到的刺激和精神上的半疯狂状态,到这时才得平静下来.

他的眼泪象涌泉般流出,他对他将来被判死刑没有丝毫的怀疑.

"她就这样活下去!"他自言自语道,"她活下去为了原谅我为了爱我......"

第二天早晨很晚了,监狱看守人把他叫醒,对他说:

"朱利安先生,您一定很有勇气.我已经来过两次,但我不愿惊动您.这里有两瓶美酒,是我们本区的教士马斯隆先生送给您的."

"怎么!这个流氓还在这里吗?"朱利安说道.

"是的,先生."监狱看守人放低声音回答道,"请不要大声说话,那会对您有害的."

朱利安大笑起来.

"象我这种情况,我的朋友,只有您才会对我有害,如果您不再大发善心了......将来一定好好地酬谢您."朱利安说到这里又停住了,摆出一副高傲威严的气概.

这气概立刻被一块钱币的赏赐所证实.

努瓦鲁先生又说起话来,把他所知道的有关德.雷纳尔夫人的一切情形都告诉了他,只是没有提到爱莉莎小姐来过.

这个人的卑鄙和顺从真是到了极点.

这时一个念头出现在朱利安的头脑里,这个丑恶的大汉每年可能拿到三四百法郎的收入,因为监狱里的囚犯并不太多,我可以保证他拿一万法郎,如果他愿意同我逃到瑞士去,困难在于使他相信我的善意......但是想到要同这样一个坏家伙作长时间的商谈,朱利安感到厌恶,于是又想别的事了.

晚上,再没有机会了.一辆驿车在半夜里把朱利安带走了.他对那些伴随着他的宪兵,感到十分满意.早上,他到了贝桑松的监狱,人们很客气地把他安置在哥特式的城堡主塔最高的一层上.他判断这是十四世纪初期的建筑,他欣赏那雅致轻巧的艺术风格.在一个很深的院子的另一边,从两道高墙当中的狭窄空间望过去,可以看到一片壮丽的景色.

第二天,经过一次审问,以后连着几天让他安静地待着.他的内心是平静的.他觉得他的案件非常简单:我存心杀人,我应当被处死.他没有过多地为这个问题操心.至于审判.在大庭广众中出现的苦恼.辩护,他把这一切都看成是小麻烦,讨厌的仪式,临到那天,他还有时间去考虑.死亡来到时,他也不大去想了:判决以后,再去想它吧.人生对他来说并不讨厌,他从新的角度去观察一切事物.他不再有野心了.他很少想到德.拉莫尔小姐.悔恨占据了他全身心,德.雷纳尔夫人的影子时常呈现在他脑海里,尤其是在夜深人静.高楼上只有白尾海的啼叫打扰他的时候.

他感谢上天,没有让他把她打死."真奇怪呵!"他自言自语道,"我原来以为她写给德.拉莫尔先生的那封信,已经永远摧毁了我未来的幸福,但是在那封信之后,不满十五天,我再也不想当时纠缠我的那些事了......一年两三千法郎的收入,安静地生活在象韦尔吉那样的山区里......当时我是幸福的......然而我并没有认识我的幸福."

片刻以后,他忽然从他的椅子上跳起来."如果我把德.雷纳尔夫人打死了,我会自杀的......我需要有这个信念,使我不至于对自己感到可怕.

"自杀!这是个大问题,"他暗想道,"法官们一味追求法律形式,死揪住可怜的被告,他们为了获得十字勋章,会把一个最好的公民绞死......我要设法摆脱他们的控制,避免他们使用蹩脚的法语来辱骂我,只有外地的报纸才会称赞那种辱骂是好口才......

"我大约还有五六个星期好活......自杀?我的天呀!不,"几天以后他想道,"拿破仑还是活下去了......

"生活对我是愉快的,这个地方很安静,我一点也不觉得烦闷,"他笑着补充道,然后他开了一张书单,要人从巴黎给他寄书来.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