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5081

    连载(字)

第十二章 一次旅行 - 第 1 节 99

第十二章 一次旅行

在巴黎可以找到风雅的人,

在外省可以找到有性格的人.

西哀士(西哀士(Sieyès,1748—1836),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活动家,天主教修道院院长,雅各宾俱乐部创始人之一,大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热月政变后,加入督政府,雾月十八政变后,任临时执政官.元老院议员,波旁王朝复辟后流亡比利时.)

第二天,刚五点钟,在德.雷纳尔夫人还没有露面以前,朱利安已经从她丈夫那里得到三天假期.和他原来的打算相反,朱利安还是想见她一面,他一直想着她那只极漂亮的手.他下楼走到花园里去,等了很久,德.雷纳尔夫人还没有来.但是朱利安如果爱她的话,他当然会瞧见她在第二层楼的半开着的百叶窗后面,额头靠着玻璃,正在那儿望着他呢.后来,她不顾自己的种种决心,终于到花园里来了.她平时苍白的脸色,这时已变为焕发的容光.这个天真的女人,显然经受了一次内心的纷扰,一种自我克制,甚至是愤怒的情绪,损害了她那深沉静谧的表情,这种表情可以说是超于一切人世庸俗的利益之上的,因此给这天使般的容颜增添了不少妩媚.

朱利安急忙走近她身边,他十分欣赏她那美丽的胳臂,由于匆匆忙忙披上披肩才给露出来的.清晨新鲜的空气,似乎又增添了她的容颜的妍丽,而昨夜内心的纷扰,只有使这容颜对一切外界的印象更为敏感.这个女人,平凡而动人,却又充满了下层阶级所不具备的那些高超的思想,对朱利安来说,好象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灵魂的力量的启示.他正在全神贯注地欣赏他那贪婪的眼睛骤然发现的美,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应该得到原来希望的那种多情的接待.他特别感到奇怪的,是她那有意识地向他表现出来的冰冷的态度,他甚至认为可以从中看出,她的意图是要他回到原来的地位上去.

欢娱的微笑立刻从他的唇边消逝了.他记起了他的社会地位,尤其是在一个贵族出身的有钱的女继承人的眼睛里.霎时间他脸上只有高傲和对自己的愤怒的表情.他十分气愤,为了她,把动身的时间延迟了一个多钟头,结果只落得个屈辱的接待.

"世界上只有傻子,"他暗自说道,"才会对别人生气:一颗石子落地,因为石子本身是沉重的.难道我永远是个小孩子吗?那么,我是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好习惯,这样认真为这些人效劳,就因为我拿了他们的钱?如果我想要受到别人的尊重.也受到自己的尊重的话,那就必须向他们表明,在我和他们之间,只是贫穷和财富的关系,但是我的灵魂要比他们的灵魂纯洁得多,而且高洁自持,决不是他们小小的恩宠或轻蔑所能触及的."

当这些思想在这个年轻的家庭教师心里乱作一团时,他那容易改变的面貌,显现出痛苦的傲慢和凶猛的神情.德.雷纳尔夫人感到十分慌乱.她原来打算在见面时表现出来的冷淡,疏远,这时又一变而为关注的表情,这种表情是由于她刚才发现的那种突然变化所引起的.平时早起见面时互相问候和谈论天气之类的话,他们两人之间都谈不起来了.朱利安,因为他的理智还没有受到热情的干扰,很快就找到了办法,让德.雷纳尔夫人明白他是多么不相信他们之间的这份友谊的,他压根儿不向她说起他要去旅行的事,他向她行了个礼,转身就走了.

她瞧着他走开,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那阴郁的骄傲,而这两只眼睛昨夜又是那么可爱,她被吓坏了,正好这时他的大孩子从花园深处跑来,一面拥抱着她,一面说道:

"我们放假了,朱利安先生要旅行去了."

一听这话,德.雷纳尔夫人全身都冷遍了,为了她的品德,她是不幸的,为了她的软弱的意志,她更是不幸的.

这个新的事件占据了她整个的心,她再也不能考虑她那经过一夜痛苦作出的贤良的决定.现在的问题,不是如何抵制这个可爱的情人,而是要永远失掉他了.

大家都该到餐厅里去用早餐了.她感到最痛苦的,是德.雷纳尔先生和德尔维尔夫人一直谈论着朱利安旅行的事.韦里埃的市长还注意到在朱利安向他请假所用的强硬语气里有点古怪的东西:

"这个年轻人一定在他口袋里有什么人给他的聘约.不过这个人,即使是瓦勒诺先生,要拿出六百法郎的一笔钱来,也会感到丧失勇气的,因为这笔钱是要每年支付的呀!看来昨天在韦里埃,有人要求三天的时间来考虑这件事,所以今天早上,为了避免给我回话,这位年轻的先生就到山上旅行去了.不得不和一个粗暴无礼的贫困工人商量共事,这就是我们这些人今天的处境!"

"既然我的丈夫,"德.雷纳尔夫人暗自说道,"还不明白他是如何严重地伤害朱利安的自尊心,以为是他自己要离开我们的,那么,我自己又该怎样去想呢?唉!一切全决定了!"

为了要去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同时又能避开德尔维尔夫人的许多询问,她说她头痛得厉害,上床睡去了.

"女人就是这么回事,"德.雷纳尔先生重复着他的老调,"这台复杂的机器老是有些零件要出毛病的."说完,就带着嘲弄的神气走开了.

当德.雷纳尔夫人受着这种偶然相遇的爱情最残酷的折磨时,朱利安却在千山万壑最美丽的景色中兴致勃勃地赶着路.他要越过韦尔吉北部最高的山脉.他在高大的山毛榉树林中走着的小道,越来越高,在高山的山坡上形成一条曲折崎岖的山路,在这山的北边,便是杜河流域的壑.不久,这位旅客放眼四看,他看到在他脚下的丘陵之间,杜河缓缓向南流逝,然后在更远的地方,便是勃艮第和博若莱(博若莱(Beaujolais),法国中央高原东部边缘地区,在卢瓦尔河与索恩河之间.)一带肥沃的原野.这个年轻的野心家,不管他对大自然的感受能力多么迟钝,但他此刻也不能不常常停下来,欣赏这广阔壮丽的自然景色.

他终于到达山顶了,但他还得绕过山顶,经过这条小路,才能到达一个幽静的山谷,他的朋友富凯,一个年轻的木材商人,就住在这里.朱利安并不急于要看到富凯或其他任何人.象一只鸷鸟,藏在山巅光秃秃的岩石之间,他可以从很远的地方瞧见任何朝他走来的人.他发现在一座差不多是垂直的岩壁的腹部有一个小岩洞.他跑去一看,马上就在这个隐秘的处所安顿下来了."在这里,"他说道,眼里闪出快乐的光辉,"世上所有的人都不能伤害我了."他很想痛痛快快地把自己的思想写下来,在任何别的地方,这些思想对他都是十分危险的.一块方石板做了他的写字台.他的笔飞快地写着,他看不见周围的一切.最后他注意到太阳在远处,在博若莱的群山后面渐渐隐没了.

"我为什么不在这里过夜呢?"他自言自语道,"我有面包,而且我是自由的!"一听到自由这个伟大的字眼,他的灵魂顿时激动起来,他的伪善使他感到即使在富凯家里也是不自由的.朱利安头靠着两只手,眼睛望着原野,在岩洞里,感到自己有生以来,都没有象现在这样幸运,他已经为他的梦想和他的自由幸福而感到飘飘然了.无意间他瞥见落日的余晖,一道一道地消逝殆尽.在这无边的夜色里,他沉迷在将来他在巴黎遇到的奇遇的幻想中.这首先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姿色与才华两方面,都要超过他在外省遇见的所有的女人.他疯狂地爱着,他也受到她的宠爱.如果他要离开她一段时间,那是为了觅取荣华富贵,使自己更值得为她所爱.

一个在巴黎社会这一平庸现实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即使他具有朱利安那样的想象力,冷酷的讽刺也会使他从爱情的美梦中惊醒的,于是伟大的事业就和实现伟大事业的希望一齐消失,而在生活中占主要地位的,却是这句有名的格言:一个人如果离开他的情妇,那就难免一天有两三次受骗.但是这个年轻的乡下人觉得在他和英雄事业之间,只是缺少机会罢了.

但是深沉的黑夜已经代替了白日.他还要走上两里多路,才能到达山下富凯住的村庄.在离开小岩洞以前,朱利安燃起火,将他所写的东西都焚毁了.

早上一点钟,他跑去敲门,使得他的朋友十分惊讶.他看见富凯正在忙着抄写帐目.这是一个身体魁梧的年轻人,长得很别扭,面部的轮廓粗大而直拗,一个高大的鼻子,不过在他这不讨人喜欢的外表底下,隐藏着善良与淳朴.

"是什么风把你刮到这儿来的,那么,你和你的德.雷纳尔先生闹翻了吗?"

朱利安把昨天发生的事恰如其分地给他讲了.

"你就留在这里,跟我在一起吧,"富凯向他说道,"我知道你认识德.雷纳尔先生.瓦勒诺先生.莫吉隆专区区长和谢朗教士,你已经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狡猾性格,我看你现在完全可以去干拍卖的工作了.你的算术比我高明,将来你就替我管帐.我这行买卖,是可以赚大钱的.我不可能所有的事都管,我很想找个伙伴,但又怕遇到骗子,所以我不能经常去做一些出色的买卖.在不到一个月以前,我让米肖.德.圣达芒赚到了六千法郎,我和他已经六年不见面,有一天我在蓬塔利埃(蓬塔利埃(Pontarlier),法国东部城市,位于社省.)的拍卖行偶尔遇到他.这六千法郎,朋友,你为什么不能去赚呢,至少也可以赚三千嘛.因为那天,如果有你在一起的话,我一定可以出高价做一次木材的买卖,于是大家的木材就都到我这里来了.你就做我的伙伴吧."

富凯的建议使朱利安很不高兴,因为它扰乱了他疯狂的梦想.两个朋友好象诗人荷马所描绘的英雄一样,共同准备夜宵,因为富凯是个单身汉.当他们吃夜宵的时候,富凯把他的帐本拿给朱利安看,向他证明他的木材生意是如何的赚钱.富凯对朱利安的性格和智慧都非常重视.

后来,当朱利安单独在他那间用松木盖成的小屋子里的时候,他暗自说道:"倒也是真的,我可以留在这里先赚几千法郎,然后不失时机地再去选定一种职业,当兵或者当神父,看当时法国的时代风尚而定.我的一点小小的积蓄,将来可以用来解决生活中一切琐碎小事的困难.在山中过着孤独的生活,我多少还可以回避我对许多事物的可怕的无知,这些事物,正是所有沙龙中的大人先生们特别注意的.但是富凯不愿意结婚,而他又一再告诉我,孤独的生活使他苦闷.事情很清楚,如果说他想找一个不提供资金的人来同他一起做生意,那就是他希望这个人做他的终身伙伴,永远不离开他."

"难道我应该欺骗我的朋友吗?"朱利安生气地叹道.虚伪和缺乏同情,原是这个人谋求幸福惯用的手段,可是这一次,对一个爱他的人,连最小的一点不周到的地方他也不能忍受.

但是朱利安忽然又感到很高兴,因为他找到拒绝的理由了.怎么,我还要不三不四地生活七八年!我就这样混到二十八岁,但是在同样的年龄,拿破仑已经作出了他最伟大的事业!当我在木材生意中辛苦奔走.无声无臭地赚到几千法郎.受到几个下等流氓的赏识和关照时,谁敢说我还能保存我那点立身扬名的神圣热情呢?

第二天早上,他用极其冷静的态度回答富凯说,他的从事宗教事业的志愿不能允许他接受他的建议.富凯听了感到莫名其妙,他原来以为合伙做生意的事情已经说定了.

"但是你想到这一点没有,"富凯对他重复说道,"我要你合伙做生意,或者说得更恰当一些,我每年要给你四千法郎?但是你偏要回到你的雷纳尔先生家里去,实际上他只不过是把你同鞋底上的污泥一样看待罢了!等你手里有了两百个路易,谁还能阻挡你去进神学院呢?我还可以对你说,我将来可以替你弄一个本城最好的教士职位.因为,"说到这里,他把声音放低了,"如某某先生.......某某先生......,他们都烧我的木材.我拿质量最好的橡木供给他们,他们只按一般的白木价格付款,在这些地方投资,是最好不过的了."

什么也不能战胜朱利安当神父的志愿,结果富凯只好认为他是有些疯了.第三天一大早,朱利安就离开他的朋友,到山上岩石中间去逗留了一天.他又找到了他那个小岩洞,但是他心里的平静己不复存在,因为他的朋友的建议把它夺走了.如同赫丘利(赫丘利(Hercule),罗马神话中的英雄,即希腊神话中的赫拉克勒斯,著名的大力士,曾完成提任斯王所给与的十二项艰巨任务.)一样,他现在不是要在善与恶之间,而是要在安定舒适的平庸生活与青年时代的英雄梦想之间作出选择."这样看来,我还没有一种真正坚强的性格,"他对自己说道,使他感到最痛苦的就是这样对自己的怀疑,"看来我还不是一块做大人物的料,既然我担心这挣得面包的八年将会把我创造丰功伟绩的崇高毅力消磨殆尽."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