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2985

    连载(字)

第四十章 宁 静 - 第 1 节 99

第四十章 宁 静

正因为那时我疯狂,现在我才变得明智了.呵,只看见瞬息间的事物的哲学家,你的目光是多么短浅呵!你的眼睛生来不是为了观察激情的暗中活动的.歌德夫人(其他法文版此处为"歌德".)

这一谈话,被一次审讯打断了,接着又和请来替他辩护的律师商量.这是他的充满了懒散和温柔的梦想的生活中最不愉快的一段时间.

"世上有杀人和蓄意杀人两种不同的情况,"朱利安用同样的词句向审判官和律师说道,"我很抱歉,先生们,"他笑着补充道,"不过这倒是使你们的工作大大地简化了."

"总之,"当他摆脱了这两个人的时候,他暗想道,"我必须勇敢,显然,我要比这两人更勇敢.他们都把这场导致不幸的结局的司法上的斗争,看作最大的灾难,看作恐怖之王,然而我却要等到那一天才去认真地考虑它.

"那是因为我在生活中认识了一种更大的不幸,"朱利安反复探讨.继续暗想道,"第一次去斯特拉斯堡旅行时,我以为被马蒂尔德抛弃了,那时我比现在痛苦得多......真想不到我那时热烈追求的那种绝对的亲昵,今天反而使我感到冷冰冰的!......事实上,我单独一人待着,要比我身边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分担我的寂寞幸福得多......"

律师,这个遵守惯例.照章办事的人,相信朱利安是疯了,他和公众一样,认为朱利安是出于嫉妒才开枪行刺的.有一天他试图告诉朱利安,不管是真是假,根据这条理由来辩护,总是个好办法.但是这个被告,转瞬之间,又变得激烈而坚决了.

"以您的生命保证,先生,"他勃然大怒,叫道,"请您记住,千万不要再说这种可怕的谎言."

小心谨慎的律师一时感到恐怖极了,害怕被他杀死.

他在准备他的辩护词,因为决定性的时刻快来到了.贝桑松和整个省府都在议论这有名的案件.朱利安并不知道这些细节,他曾要求绝对不要向他谈起这一类的事.

有一天,富凯和马蒂尔德打算告诉他外面的传闻,这些传闻,在他们看来,已经带来了许多希望,但是他听到第一句话,便把他们的嘴挡住了.

"让我过我的理想生活吧.你们这些琐碎的忧虑和实际生活的细节,对我多少是种干扰,会把我从天上拉下来的.每个人有他自己对死亡的看法,我呢,我只愿按照我的方式去考虑死亡.别人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别人的关系,一下子便可以解决嘛.开恩吧,不要再向我提起那些人了,看见审判官和律师,就已经够我受的了.

"事实上,"他暗想道,"好象我的命运注定我在梦想中死去.象我这样的无名小卒,不到十五天,就会被人忘得干干净净,如果也要去表演那出戏,那就太天真了.

"然而真奇怪,我到死期逼近才认识怎样享受生活的艺术."

他在城堡主塔的最高处,狭窄的平台上,踱来踱去,消磨他最后几天的时光;他一边散步,一边吸着马蒂尔德托人从荷兰买来的上等雪茄,他毫不怀疑全城的望远镜都在等待着他的出现.他的心在韦尔吉.他从来没有向富凯谈起德.雷纳尔夫人,但是有两三次,这位朋友告诉他,她的健康已经迅速恢复,这句话在他心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朱利安的灵魂,差不多整个沉浸在思想的领域里,而马蒂尔德却忙于实际事务,作为一个贵族,理当如此.她已经能够使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和德.弗里莱尔先生之间的直接通信发展到这样亲密的阶段,主教职位这个词竟然在他们的信里出现了.

那位可敬的高级神职人员,他掌管着圣职的表册,在他侄女的信上批注了一句话:"这可怜的索雷尔不过是个糊涂虫,我希望把他交还给我们."

德.弗里莱尔先生看见这两行字,真是喜出望外.他毫不怀疑他能把朱利安救出来.在抽签决定三十六个陪审官的前夕,他向马蒂尔德说道:

"要是没有雅各宾派提出的这条法律,规定要产生人数众多的陪审官名单,其目的无非是要取消贵族出身的人的影响罢了,判决词我是可以保证的.我曾经让N教士成功地获得赦免......"

第二天,在抽签决定的名单中,德.弗里莱尔先生高兴地看到有贝桑松圣会的五个人,而且在非本城的那些人士中,还有瓦勒诺.穆瓦罗和肖兰等人."我可以首先保证这八个陪审官,"他向马蒂尔德说道,"前五个不过是'机器,.瓦勒诺是我的代理人,穆瓦罗一切都要靠我,肖兰是一个什么都害怕的傻瓜."

报纸把陪审官的名单传遍了全省.德.雷纳尔夫人在她丈夫那种无法形容的惊骇之下,表示要来贝桑松.德.雷纳尔先生所能得到的许诺,是她到贝桑松之后,一定不离开她的病床,以免发生要她出庭作证的不愉快事件."您不了解我的处境,"韦里埃的前任市长说道,"我现在是他们所说的脱党的自由党人,毫无疑问,瓦勒诺那坏蛋和德.弗里莱尔先生会很容易让总检察长和审判官作出一切使我难堪的事."

德.雷纳尔夫人没有什么困难就接受了她丈夫的命令."要是我出现在审判厅上,"她暗想道,"那好象我要求复仇似的."

虽然她答应她的忏悔教士和她的丈夫要十分谨慎,可是到了贝桑松,她立刻就亲笔给三十六个陪审官当中的每一个人写信:

先生,在审判那天,我不出庭,因为我的出席,会给索雷尔先生的案件带来不好的影响.在这世界上,我只热烈地希望着一件事,那就是索雷尔先生的得救.因为我的缘故而把一个无辜的人处死,想到这件可怕的事,请您相信,就会使我的残存的生命受到伤害,而且可能缩短我的生命.当我还活着,您怎么能定他的死刑呢?决不能这样做,社会无权剥夺一个人的生命,特别是象朱利安.索雷尔这样一个人的生命!在韦里埃,大家都知道他有精神病.这个可怜的年轻人遭到大家的忌恨,他的仇人可真不少!但是他们当中,有哪一个能怀疑他那值得羡慕的才能和渊博的学识呢?先生,请您注意你们要裁判的不是一个寻常的人.在和他相处将近十八个月里,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个虔诚.明智和勤奋的人,但是一年总有两三次,他的忧郁症会发作,以致到了精神错乱的地步.韦里埃城的全体居民,我们在那儿消夏的韦尔吉所有的邻居,我们全家,还有专区区长先生本人,都可以证明他是个值得效法的虔诚的人,整本《圣经》他都背得出来.如果不是一个虔诚的人,他怎能长年累月地学习这部圣书呢?我的儿子们将给您送上这封信,他们都不过是些孩子.先生,请您屈尊询问他们,他们可以把这个可怜的年轻人的详情告诉你,为了使您相信判他死刑是一种野蛮的行为,让您知道这些详情也许是必要的.象您们现在的做法,不是为我复仇,而是让我去死.

他的仇人怎么能否认这一事实呢?我的创伤,不过是他一时的狂乱产生的结果,这种狂乱是我的孩子们以前经常看见过的,更何况我的伤势并不太严重,在经过不到两个月的调养以后,现在我已可以乘车从韦里埃到贝桑松来了.先生,要是我知道您对把一个无罪的人从蛮横的法律下拯救出来还感到有点犹豫的话,我可以离开仅因我的丈夫命令我而躺在那里的病床,跑到您面前来下跪.

先生,请您宣布此案并非蓄意杀人,那么您将不会因为一个无辜者的鲜血而受到良心的责备."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