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3744

    连载(字)

第十一章 年轻姑娘的帝国 - 第 1 节 99

第十一章 年轻姑娘的帝国

(此处"帝国"是指马蒂尔德的政治抱负,她愿借助旺代的叛乱来重建王朝,取消君主立宪.)

我赞赏她的美丽,但是我害怕她的智慧.梅里美(梅里美(1803—1870),法国小说家,著名作品有《卡门》等.)

假如朱利安把夸大马蒂尔德的美丽的时间,或把他为她的出身高贵(其实在他面前,她已经把它忘记了)而怀恨生气的时间,用来研究客厅里发生的事,他一定会懂得马蒂尔德为什么能够主宰她周围的一切.只要有人触犯了德.拉莫尔小姐,她知道怎样用一句俏皮话去惩罚他,她的俏皮话,那么有分寸,选得那么好,表面上那么得体,而且说得那么恰到好处,以致叫人事后越想越觉得伤痛.由于自尊心受到伤害,她渐渐变得残酷无情了.她对家里人所认真追求的那些事物毫不重视,因此她在他们眼里永远是个冷静自持的人.贵族的客厅,在离开以后,是值得向人夸耀的,但也仅此而已.毫无意义的议论,特别是那些迎合虚伪心理的一般言词的陈腐的气味,实在叫人难以忍受.礼貌本身只不过在起初几天还起点作用.朱利安对这一点是感觉得到的,在最初的兴奋之后,惊讶便开始了."礼貌,"朱利安暗想到,"不过是愤怒休止时的表现,而愤怒是由礼貌不周所引起的.马蒂尔德时常感到烦闷,也许她会到处感到烦闷.于是说说讽刺别人的话,就成为她的一种消遣和真正的快乐了."

也许是为了寻觅更有趣的牺牲品,除了她的长辈.那位院士和五六个向她献殷勤的下属人员外,她才对克鲁瓦斯努瓦侯爵.凯吕斯伯爵以及两三个出身特别高贵的青年给予希望,但他们这些人也不过是接受讽刺的新对象罢了.

因为我们爱马蒂尔德,我们不免略带困难地承认,她曾接到过这些年轻人中好几位的情书,并且偶尔也写过回信.不过我们得赶紧补充一句,她是个不受时代风气影响的特殊人物,我们一般不能用不慎二字去责备圣心修道院的贵族女学生们.

有一天,克鲁瓦斯努瓦侯爵交还给马蒂尔德她在头一天写给他的一封会使名誉相当受到影响的信.他以为他这种极其谨慎的行为会大大地推进他的婚事,但是马蒂尔德在她的书信中所喜欢的正是这种不谨慎的地方.她的乐趣就在于玩弄自己的命运.在这以后,她有六个星期没有和他交谈.

她把这些年轻人寄来的情书作为消遣,但是在她看来,所有这些情书都是一模一样的,永远不外乎最深沉的.最忧郁的热情等等.

"他们都是同样完美无缺的人,准备出发去朝拜巴勒斯坦圣地."她向她的表妹说道,"您能知道有比这更乏味的东西呜?这就是我这一辈子将要收到的书信了!每隔二十年,随着时髦的职业,这类书信才可能有一次改变.在拿破仑帝国时代,情书一定不是这样的枯燥无味.那时上流社会的青年,都曾经看过或做过一些真正伟大的事业.我的伯父N公爵就参加过瓦格拉姆(瓦格拉姆(Wagram),奥地利村庄,一八○九年七月拿破仑在此战胜奥军.)战役."

"挥舞战刀需要怎样的智力呢?他们要是遇到这种事,他们便要说个没完没了!"马蒂尔德的表妹德.圣埃雷迪泰小姐说道.

"是的!我就喜欢听这些故事.参加一次真正的战争,象拿破仑的战争,一次就杀死成千上万的士兵,那才能表现出勇敢来.经历一次危险,可以提高人的灵魂,而且把它从那些崇拜我的人陷入的苦闷中救出来.这种苦闷是有传染性的.他们当中有哪一个想到要去做点不平凡的事呢?他们都希望和我结婚,这当然是好事!我既有钱,我的父亲又可以提拔他的女婿.唉!但愿他能找到一个有点趣味的女婿!"

马蒂尔德对生活的这种锐利.鲜明而又生动的看法,使她的言语不免受到影响,如同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她的某一句话,在她的那些有礼貌的朋友眼中,时常显得美中不足.如果她不是那么时髦的话,她的朋友们差不多都要承认,她说话有点偏激,没有女人应有的细致.

不过从她那方面来说,她对待那些聚集在布洛涅树林里的漂亮胖士们,也太不公平了.她展望未来,并不觉得恐怖(那会是一种强烈的情绪),而是感到嫌恶,这在她这样的年龄,确实是少有的.

她还有什么可希求的呢?财富.身世.智慧以及一般所夸耀的美丽,在她看来,所有这一切,命运之神都已把它集中在她身上了.

这就是这位圣日耳曼贵族区最被人羡慕的女继承人在她开始发觉和朱利安散步的乐趣时的思想.她对他的骄傲感到惊异,她赞赏这位小市民的才干."他将来会象莫里(莫里(Jean-Siffrein Maury,1746—1817),鞋匠之子,长大任神父职,善宣道,当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后从事政治活动,被选为全国三级会议议员,是右翼的著名演说家.法国革命后逃亡罗马,教皇任命他为枢机主教.一八○四年后莫里转为拿破仑效力,出任巴黎大主教之职.拿破仑失败后莫里重新逃亡罗马,初为教皇软禁,后老死于意大利.)神父一样当上主教."她心里想.

不久,我们的英雄用来接受她的许多思想的那种真实的而不是装出来的反抗态度,占据了她的心.她不断地思索,她把他们谈话的细节告诉了她的女友,她发现她怎么也不能维肖维妙地把它表达出来.

一天,有一个思想忽然在她脑海里闪亮着:"我获得了爱情的幸福."她乐不可支地对自己说道,"我在恋爱,我在恋爱,这是明摆着的事!一个聪明而又美丽的年轻姑娘,在我这样的年龄,如果不在爱情里,又将往何处寻找生存的乐趣呢?我简直白费气力,我永远不会对克鲁瓦斯努瓦.凯吕斯产生爱情的,tutti quanti(tutti quanti,意大利语,意思是"所有其他的人".).他们都是些完善的人,也许太完善了,总之,他们使我厌烦."

她曾读过《曼侬.莱斯戈》(《曼侬.莱斯戈》(Manon Lescaut),十八世纪法国作家普雷沃所写的爱情小说,后经斯克里布(Scribe)及阿莱维(Halévy)改编为芭蕾舞剧,一八三○年五月上演.).《新爱洛伊丝》和《葡萄牙修女的书简》等书,现在她又把那里一切有关热情的描写回顾了一遍.她所向往的当然只是那种伟大的热情,轻率的爱情,对一个象她这样年龄和出身的姑娘是不相宜的.只有亨利三世时代和巴松皮埃尔时代(巴松皮埃尔(Bassompierre,1579—1646),法国元帅及外交家,因策划反对枢机主教黎塞留,被囚禁了十二年.)的法国所表现的那种英雄感情,她才称之为爱情.这种爱情绝不会在障碍面前屈膝让步,恰恰相反,它鼓舞人们去从事一些伟大的事业.当今没有象卡特琳.德.美第奇或路易十三那样真正的宫廷,这对我是多么的不幸呀!我觉得我能胜任最勇敢.最伟大的行动.假如有一个勇敢的国王,象路易十三(路易十三(1601—1643),亨利四世之子,亨利四世死后由太后玛丽.德.美第奇摄政,他曾为夺回统治权进行斗争.路易十三后期为加强中央集权及削弱胡格诺派势力,曾重用枢机主教黎塞留.)那样,围着我的裙裾打转,我有什么不能指挥他去做的呢?我会把他带到旺代(旺代(Vendée),法国西部省名,濒比斯开湾.一七九三年在贵族及保王党的煽动下,发生农民叛乱,英国则以武器金钱接济叛乱分子,再加上各国直接的武装干涉,法国革命形势危殆.执政的雅各宾党人派军团内外御敌,几经血战,一七九五年奥什将军终于平定了旺代的叛乱.马蒂尔德是贵族,故此处站在反革命的旺代叛乱分子一边,她要恢复独裁的君主制,取消立宪.)去,如同德.托利男爵经常所说的,然后再去重新征服他的王国,那么,就不会有宪章了......而且朱利安还会协助我.他究竟缺少什么?不过是名位和财富罢了.他将来会获得名位和财富的.

"克鲁瓦斯努瓦什么都不缺乏,他一辈子也就是一个半保王党半自由党的公爵,一个犹豫不决的人,用语言代替行动,永远不走极端,因此到处属于第二流.

"哪一个伟大的行动,在开始时,它不是处于极端呢?只有完成之后,它才在一般人眼里显得是可能的.是的,爱情和它的一切奇迹将统治着我的心灵,我已感觉到它的火焰在燃烧着我.上天理应给我这种恩惠,它不会徒然将所有这些优点集中在我一人的身上.我的幸福对我是相称的.今后我每一天的生活,都将不是我头一天生活冷冷清清的重复.我敢于爱一个社会地位相差这样远的人,这就算得是伟大和勇敢的了.让我们瞧着吧:他值得我继续去爱他吗?只要我发现他有一点软弱,我就把他抛弃了.一个象我这种身世的姑娘,又有着大家所公认的中古骑士的性格(这是她父亲说的),总不应该去干愚蠢的事.

"如果我真爱上了克鲁瓦斯努瓦侯爵,我岂不是干了愚蠢的事吗?那我就会是把我极端鄙视的.我的表姐妹们所享受的那一套幸福重新翻印过来.我预先就知道这个可怜的侯爵要向我说些什么,我要向他回答些什么.一个叫人打呵欠的恋爱,那算什么恋爱?那和出家当修女又有什么不同?说不定我也会签订象我最小的表妹签订的那样的婚约,长辈们也会很受感动,如果他们并不由于对方的公证人头天晚上在婚约上增加了最后的一个条件而生气的话."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