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6419

    连载(字)

第六章 厌 倦 - 第 1 节 99

第六章 厌 倦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在做什么.(引诗原文为意大利语.)

莫扎特(《费加罗》)(莫扎特(1756—1791),奥地利作曲家,他曾为《费加罗的婚礼》谱曲.)

当德.雷纳尔夫人远离男人们的眼睛时,她的态度是活泼的,优雅的,这天她就是带着这种天然的风度,从开向花园的.客厅的那扇窗式的门里走出来,看到大门外有个年轻的乡下人,差不多还有孩子气息,他的脸色非常苍白,脸上还带有泪痕,穿着雪白的衬衫,臂下夹着一件清洁的.紫红色平纹结子花呢做成的上衣.

这个年轻乡下人的面色是这样白嫩,他的眼睛是这样温柔,使得德.雷纳尔夫人多少带点幻想的心灵,一上来,便以为他实际上是个年轻的姑娘,改扮男装,特地来向市长先生求情讨恩的.她忽然对这可怜的人儿怜悯起来,他停留在大门口,显然不敢举手去按那门铃.德.雷纳尔夫人向门前走去,霎时间她把家庭教师要来这件事所引起的苦闷也忘掉了.朱利安对着大门,还没有看见德.雷纳尔夫人的到来.当他耳边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说话时,他不禁战栗了一下:

"我的孩子,您来这儿干什么?"

他很快回过头来,被德.雷纳尔夫人柔和的目光吸引住,他那羞怯的心情也消除了一多半.她的美丽使他感到惊奇,他忘记了一切,甚至连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忘得一干二净.德.雷纳尔夫人把刚才的问话又重复了一遍.

"夫人,我是来这儿当家庭教师的."他终于讲话了.脸上的眼泪使他感到惭愧,他赶快把它擦干.

德.雷纳尔夫人愣住了,他们两人四目相视,彼此离得很近.朱利安从来不曾见过一个人穿得这样讲究,尤其对方又是一位妇女,光艳照人,还用一种温柔的口吻向他说话.德.雷纳尔夫人注意到两颗大泪珠还停留在这年轻乡下人的面颊上,这面颊原来是那样的苍白,现在却变得这样红晕了.这时她不禁笑了起来,充满着年轻姑娘疯狂的快乐.她自己也嘲笑自己,简直不能想象她有这么大的幸福.怎么,眼前的这个家庭教师,原来就是她暗中想象的一个又肮脏.又褴褛.专爱打骂孩子的教士!

"真的,先生,您懂得拉丁文吗?"最后她问了.

先生一词使朱利安大为惊讶,他沉思了一会儿.

"是的,夫人."他怯生生地回答说.

德.雷纳尔夫人听了,感到十分高兴,竟向朱利安问道:

"您不会过分责骂我的可怜的孩子吧?"

"我责骂您的孩子,"朱利安惊异地说,"那是为什么?"

"不是吗,先生,"她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下去,她的声音差不多每一分钟都增添了更多的感情,"您一定得待他们好,您能答应我吗?"

又一次听见一位穿得这样漂亮的夫人这样严肃地称他为先生,这是朱利安意想不到的事.在他童年时代的幻想里,他经常暗自想道,除非他有一身漂亮的军服,否则任何一位出身高贵的夫人,都是不屑和他一谈的.至于德.雷纳尔夫人,她却完全被朱利安美丽的容貌和一双大而黑的眼睛迷住了,尤其是他那漂亮的头发,比平时鬈曲得更为可爱,因为他刚才想要凉快一下,于是把他的头放进公共的水池里冲了一下.她最大的快乐,是发现这个命中注定的家庭教师,有着年轻姑娘般的羞怯,而在她的想象中,这个家庭教师的严酷和粗暴,着实使她替她的孩子们捏了一把汗.对德.雷纳尔夫人这样平静的心灵来说,这一在恐惧心理和所见到的现实之间的对照,无疑地是一桩重大的事件.她终于从惊异中苏醒过来,自己也觉得奇怪,她怎么会来到了大门前,和一个差不多只穿一件衬衫的年轻人待在一起,而且彼此又是挨得那么近.

"我们进去吧,先生."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向他说道.

从来没有一种纯粹的喜悦曾这样深刻地感动过德.雷纳尔夫人,从来也没有这样一种美好的景象,紧接着忧虑和恐惧之后,出现在她面前.这样,一向由她细心照料的几个孩子,就不会落到一个肮脏的.满嘴怨声的教士手里了.刚走进客厅的过道,她转身看了看朱利安,朱利安羞怯地走在她的身后.他看到这样华丽的房子,露出惊奇慌张的神色,这在德.雷纳尔夫人眼里,就显得更妩媚可爱了.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尤其这样感到,一个家庭教师理应穿一身黑衣才是.

"先生,是真的吗,您懂拉丁文?"她停住脚步向他问道.因为这一信念使她太幸福了,她生怕自己搞错了.

德.雷纳尔夫人这句话,伤害了朱利安的自尊心,他一刻钟以来所感受的快乐,顿时消失了.

"是的,夫人,"他说道,尽量装出冷淡的样子,"我会拉丁文,不比教士先生差,甚至有时他还夸奖我比他高明呢."

德.雷纳尔夫人发现朱利安的样子很可怕,他站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她走近他身旁,低声向他说道:

"在开始这几天,即使他们不会他们的功课,您也不打我的孩子,是不是?"

这样温柔的声调,差不多近于恳求,出自一位这样美丽的妇女之口,立刻使朱利安忘记了他的拉丁语学者的身分.德.雷纳尔夫人的脸靠近他的脸,他闻到了妇女夏季衣衫的香味,这对一个穷苦的乡下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朱利安面红耳赤,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

"放心吧,夫人,我一切都会听您的."

这时,德.雷纳尔夫人对她孩子的忧虑,已完全消除,也仅仅是在这时,她才注意到朱利安真是非常的美.他那近于女性的容貌和局促不安的窘态,对一个本来就十分羞怯的妇女来说,并不显得可笑;而一般人认为男性美所必须具备的某种雄伟的仪表,反而会使她感到害怕呢.

"先生,您有多大年纪?"她向朱利安问道.

"快满十九岁了."

"我的大孩子十一岁."德.雷纳尔夫人说道,这时她的心情已完全安定下来,"他差不多可以做您的朋友,您可以好好地跟他讲道理.有一回他父亲想打他,虽说只是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孩子就整整病了一个星期."

"和我相比,差别真是太大了!"朱利安暗自想道,"就在昨天,我父亲还打了我一顿.这些有钱的人是多么幸福啊!"

这时,德.雷纳尔夫人已经看清楚了在这个家庭教师心里发生的最细微的变化,她把他的忧郁看作是羞怯,她很想鼓励鼓励他.

"您叫什么名字,先生."她向他说道.朱利安感到她说这话时,声音和神态美极了,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叫朱利安.索雷尔,夫人.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走进一个陌生的人家,我感到十分害怕,我需要您的保护.在最初几天里,我有许多事要请求您原谅.我从来没有进过学校,因为我太穷.除了我的表亲,外科军医荣誉团的成员以及谢朗教士两人外,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讲过话.谢朗教士,他可以保证我的人品.我的哥哥经常打我,如果他们向您说我的坏话,您可千万不要相信.原谅我的过失吧,夫人,我从不怀有恶意."

朱利安在说这一大段话时,心情渐渐平静下来了,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德.雷纳尔夫人.当女性的风韵是来自她的天性时,尤其当她本人并非有意去追求这一风韵时,那么,风韵便会产生这样一种绝妙的效果,朱利安颇有欣赏女性美的能力,他这时简直可以发誓,说德.雷纳尔夫人不过只有二十岁.他立刻起了个大胆的念头,想去亲吻她的手,但霎时间,他又害怕起来.一会儿以后,他暗自说道:"这也许是我的怯懦,我不去执行一个对我有益的行动,使得这位美丽的夫人,减少一点对一个刚刚离开锯木厂的贫苦工人的蔑视."也许朱利安多少受到了美男子这个词的鼓励,这个词是六个月以来,每逢星期天,他从几个年轻姑娘的谈话中听来的.当他内心正在斗争时,德.雷纳尔夫人向他讲了讲关于如何对孩子们进行教育的几句话.朱利安竭力克制着自己,这使得他的脸色又变得十分苍白,他勉强地说道:

"永远不会的,夫人,我永远不会打您的孩子,我可以对天发誓."

当他说这话时,他大胆地拿过德.雷纳尔夫人的手送到自己的唇边.这个举动叫她大吃一惊,她想了一下,更感到不成体统.这天天气很热,她的胳臂赤裸裸地藏在纱披巾的下面,当朱利安将她的手拿到自己唇边时,这就使得她的胳臂完全露在外面了.几分钟以后,她责备自己,她感到她对这件事生气得太迟了.

德.雷纳尔先生听到他们在说话,赶忙从他的工作室里走出来.他摆出在市政厅为人家主持婚礼时那种庄严的架势和慈祥的态度,向朱利安说道:

"要紧的是,当孩子们还没有见到您以前,我应该和您谈谈."

他把朱利安带进一间工作室,并且还留住了他的夫人,她原想让他们两人单独去谈.德.雷纳尔先生把门关上后坐下,态度庄严.

"教士先生曾经告诉我,您是一个品行端正的人,这里大家都会尊重您的.假如我对您满意的话,将来我还可以帮助您成家立业.我希望您今后不再见到您的父母和您的朋友,因为他们的举止言谈,对我的孩子们是不适宜的.这里有三十六个法郎,是您第一个月的薪俸,不过我要求您向我保证,一文钱也不能交给您父亲."

德.雷纳尔先生对那个老头很有反感,因为在聘请家庭教师的谈判中,他比德.雷纳尔先生显得更狡猾.

"现在,先生,因为我命令这里所有的人都称您为先生,您将来会体会到走进一个正派人家的好处.不过,现在,先生,您穿件短衣服,让孩子们看见,那是很不合适的.仆人们见过他没有?"德.雷纳尔先生回过头向他的夫人问道.

"还没有见过,我亲爱的."她回答道,现出沉思的神情.

"那太好了.请您把这个穿上."他向那个感到惊讶的年轻人说道,同时把他自己的一件小礼服给了他."现在我们就一同到呢绒商人迪朗先生家里去."

一个多钟头以后,德.雷纳尔先生领着一位全身穿黑衣服的新教师回来了,他看见他的夫人还坐在原来的地方.德.雷纳尔夫人看见朱利安回来,心里平静得多.她观察了他一会儿,她不再感到害怕.可是朱利安并没有想到她,虽说他对人类和命运存有戒心,但在此刻,他的心灵却完全是一个孩子的心灵.自从三小时以前,他在教堂里感到战栗的那个时刻起,他觉得自己好象已经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注意到德.雷纳尔夫人冷若冰霜的面容,他心里明白她是在生气,因为他刚才大胆地吻了她的手.但是,由于穿了一身和平时迥然不同的衣服,他感到得意非常,而他又要百般掩饰他的欢乐心情,这就使得他的举动不免有点莽撞,象着了魔似的.德.雷纳尔夫人用惊异的眼神望着他.

"放稳重一些,先生,如果您要孩子和仆人都尊敬您的话."德.雷纳尔先生向他说道.

"先生,"朱利安答道,"我穿上这身新衣服,感到很不自在,我不过是个穷苦的乡下人,除了短褂以外,我从来没有穿过别的衣服.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就告退回到我房间里去."

"你觉得我这个新的收获怎么样?"德.雷纳尔先生问他的夫人.

由于一种几乎出于本能的动机,而她自己肯定也是不理解的,她向她丈夫隐瞒了真情:

"我对这个年轻乡下人,并不象您那样感到得意.您对他的关心,只能使他将来变得更傲慢无礼,我看不到一个月,您就会把他打发走的."

"好的!我们就打发他走,至多是多花我百把法郎罢了,能让韦里埃的居民从此看到德.雷纳尔先生家里的孩子有个家庭教师,那也是值得的.不过如果让他老是穿着工人服装,那么这个目的也还是没有达到.一旦要打发他走,我当然要把刚才在呢绒店为他定做的那套黑衣服收回来.至于我在成衣店给他买的那套现成的衣服,也就是现在他穿的那一套,就给他算了."

朱利安在自己房间里的那段时间里,照德.雷纳尔夫人看来,只是片刻工夫而已.孩子们听说新教师已经到来,围着他们的母亲问长问短.朱利安终于出现了.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如果说他态度严肃,那还说得不够,应该说,他是严肃的化身.德.雷纳尔先生把他介绍给孩子们,他对孩子们讲话,他的态度使德.雷纳尔先生也感到吃惊.

"我来到这里,先生们,"朱利安在结束讲话时这样说道,"我来到这里,为的是教你们读拉丁文.你们当然知道背书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本《圣经》,"他说着就拿出一本三十二开.黑色封面的小书给他们看,"这一本主要是我们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的故事,也就是人们所称道的《新约全书》.我以后经常要你们背诵功课,现在你们就先让我背背看."

阿道尔夫,他们的大孩子,把书拿了过去.

"请您随便翻开哪一页,"朱利安继续说道,"再请您告诉我随便哪一行的第一个字,我就可以把这本作为人类行为的准则的圣书背诵下去,一直到您叫我停住的时候为止."

阿道尔夫打开书本,念了两个词,朱利安随即将那一整页背了出来,好象念法语一样流畅.德.雷纳尔先生洋洋得意地望着他的夫人.孩子们看见父母脸上惊异的神色,也都睁大了眼睛.有一个仆人来到客厅门口,朱利安正在继续背诵拉丁文.那个仆人起初站着不动,后来他走开了.不久,德.雷纳尔夫人的侍女和厨娘也都来到门口,这时阿道尔夫已经翻开书中七八个不同的地方,朱利安毫不费劲都给背出来了.

"天哪!多漂亮的小教士啊!"厨娘大声说道,她原是一个十分虔诚的好姑娘.

德.雷纳尔先生的自尊心开始受到威胁.他再也顾不得考察他的家庭教师,而是忙着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几个拉丁字来应付这个场面.他到底念出了贺拉斯(贺拉斯(前65—前8),古罗马诗人,代表作为《诗艺》,对欧洲古典主义文学理论影响很大)的一句诗.其实朱利安在拉丁语方面,也就是念过一本《圣经》而已.他皱着眉头回答道:

"我准备去献身的圣职,不允许我读这些世俗诗人的作品."

德.雷纳尔先生又念了一大段他所谓的贺拉斯的诗.他向孩子们讲解贺拉斯是怎么回事.但是孩子们对朱利安钦佩之至,并不怎么注意父亲的讲解,他们只是注视着朱利安.

仆人们还待在门口,朱利安认为应该把对自己的考验延长下去,便向最小的孩子说道:

"斯塔尼斯拉斯-格扎维埃先生也应该指出一段圣书来,让我背背看."

小斯塔尼斯拉斯非常得意,好歹总算念出了某一行的头一个词,接着朱利安就把那一页的全文都背了出来.对于胜利的德.雷纳尔先生来说,真是锦上添花,正当朱利安背诵圣书时,雄壮的诺曼底马的主人.瓦勒诺先生和专区区长夏尔科.德.莫吉隆先生,他们也都来拜访.这个场面,使朱利安赢得了"先生"的称呼,从此以后,仆人们也不敢不叫他先生了.

当天晚上,韦里埃的居民都涌到德.雷纳尔先生家里来看奇迹.朱利安敬而远之地一一应付他们.朱利安的声誉,在城里传播得很快,以至几天以后,德.雷纳尔先生害怕有人把朱利安抢走,急忙向朱利安建议签订两年的聘约.

"不行,先生,"朱利安冷淡地回答道,"如果您要辞掉我,我就不得不走.一张聘约把我束缚住,而对您却毫无约束性,这是不公平的.我不能接受."

朱利安很善于应付,他来德.雷纳尔先生家还不到一个月,就连德.雷纳尔先生,对他也要表示尊敬.既然谢朗教士已经同德.雷纳尔先生和瓦勒诺先生断绝往来,那么也就没有什么人会泄漏朱利安对拿破仑的崇拜了,至于朱利安本人,此后在谈到拿破仑时,总是流露出憎恶的情绪.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