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5301

    连载(字)

第二十四章 省 会 - 第 1 节 99

第二十四章 省 会

多少喧嚣,多少为利奔波的忙

人!在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头脑里,

多少对未来的设想!这对爱情该是

怎样的干扰啊!

巴尔纳夫

朱利安终于从远处山峦边望见无数黑色的围墙,那就是贝桑松的城堡."如果我是一个少尉,为保卫这座高贵的战争名城来到这里,"他说着叹了口气,"那该是一种多么不同的景象啊!"

贝桑松不仅是法国的一座最美丽的城市,它还产生了许多具有热情和智慧的名人.但是朱利安不过是个乡间小子,他根本无法接近那些上等人物.

他在富凯家里取来了一套绅士的服装,他就是穿了这套服装走过那座吊桥的.他头脑里充满了一六七四年围城的历史,(路易十四统治时期,法国为收复北部及东部各省,并为称霸欧洲对外进行多次战争.贝桑松是法朗什-孔泰省的省会,这里所述该城围城的历史就是指这一时期的战役,一六七八年法国终于从荷兰手中收回了法朗什-孔泰.

众人入内的地区,而那里的干草,每年出售,可以拿到十二法郎到十五法郎的收入.)很想在进修道院以前,能把这古城的堡垒和围墙凭吊一番.有两三次,他差点被守卫的士兵捉住,因为他闯进了工兵部队禁止众人入内的地区,而那里的干草,每年出售,可以拿到十二法郎到十五法郎的收入.

高大的城墙,深阔的壕堑以及可怕的大炮,使朱利安在那里留连神往了好几个钟头.后来他走到一条大街上的咖啡店前,他看得发呆了,虽说他已经清楚地认出咖啡店的店名,用巨型字体写在两扇大门的上边,但他还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努力克服自己的怯懦,大步跨了进去,看见一个长约三四十步的大厅,天花板至少有二十多尺高.这一天,对他来说,一切好象都是幻境.

大厅里正在进行两场台球赛.侍役们唱着胜负的得分,玩球的人围着台球台跑来跑去,周围挤满了看热闹的观众.一阵阵的烟从所有的人嘴里喷出,把他们笼罩在蓝色的云雾里.这些人高大的身材,肥圆的肩背,持重的举动,厚密的颊髯以及他们穿的长长的礼服,都吸引着朱利安的注意.这些古代的Bison-tium(Bisontium(毕松蒂安),拉丁语,贝桑松的古称.)的高贵子孙们,说话象叫嚷一样,装出一副战士的威武气概.朱利安欣赏得发呆了.他在那里想象着一个象贝桑松这样的大省会所具有的宏伟壮丽的景色.他实在没有勇气向这些神气十足.唱着台球得分的先生们要一杯咖啡.

但是柜台里面的一位小姐,早已注意到这位年轻乡绅可爱的面庞,这时他站在离火炉三步远的地方,臂下夹着一个包袱,正在端详一座用白石膏制成的国王半身塑像.这位小姐是法朗什-孔泰人,长得十分匀称,服饰也和咖啡店的职务相称.她已经两次用只有朱利安一人才能听见的低微声音叫喊他:"先生!先生!"他抬头看见一双充满柔情的蓝色大眼睛,这才明白人家是在和他打招呼.

他迅速走到柜台和这位漂亮小姐跟前,仿佛朝着敌人前进似的.在这个不寻常的举动中,他的包袱落在地上了.

巴黎的中学生们,在十五岁时,就能气概非凡地出入咖啡店,而我们这个外省人,岂不是要引起他们的怜悯吗?不过这些孩子们,十五岁时就已锻炼成熟,到十八岁时却已变得平庸了.倒是我们在外省遇到的富有热情的怯懦者,有时还能战胜自己的怯懦而提倡意志第一.当他走向这个愿意和自己攀谈的年轻姑娘时,"我应当把实情告诉她,"朱利安心里想.由于克服了怯懦心理,这时他变得勇敢了.

"姑娘,我生平第一次来到贝桑松,我想要一块面包和一杯咖啡,会付钱的."

那位姑娘笑了一下,接着脸红了,她担心这个漂亮的年轻人,会引起玩台球的先生们的注意.嘲弄和戏谑.也许他因此害怕不敢再来此地了.

"请您靠近我这边坐下."她指着一张大理石的桌子向他说道.这桌子差不多被那伸向厅内的桃花心木的柜台完全遮住了.

那位姑娘向柜台外边俯下身来,这就给她一个将苗条的身段完全伸展开的机会.朱利安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所有的思想都起了变化.美丽的姑娘在他面前放下了一个杯子.一些糖和几块面包.她没有立刻叫侍役送来咖啡,因为她知道,只要侍役一来,她就不能和朱利安接耳交谈了.朱利安坠入沉思,在他心里,正在把这个活泼快乐的金发美人和常常使他心情激动的某些回忆加以比较.想到那种曾使自己成为对象的热情,他差不多立刻消除了他所有的怯懦心理.美丽的姑娘只花了一小会儿工夫,她通过朱利安的眼神,领会了他的意思.

"这烟味使您咳嗽,明天早晨八点以前,您来吃早点,那时这里差不多只有我一个人."

"您叫什么名字?"朱利安问道,带着快乐的羞怯和怜爱的微笑.

"阿芒达.比内."

"您能允许我,在一个钟头里,给您送来一个跟这个一样大小的包裹吗?"

美丽的阿芒达思索了一会儿.

"我是受监视的,您要求我办的事,可能使我受连累,不过我可以把我的住址写在一张纸片上,您把它贴在您的包裹上面,大胆地把它寄给我吧."

"我叫朱利安.索雷尔,"年轻人说道,"我在贝桑松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

"啊!我明白了,"她快乐地说道,"您是来法科学校念书的?"

"唉!不是的,"朱利安回答道,"我是被送来进修道院的."

最深沉的失望改变了阿芒达的容光,她叫来一个侍役,现在她有勇气了.侍役给朱利安倒满了一杯咖啡,也不看他一眼.

阿芒达在柜台上收款,朱利安对自己敢于讲话这一点,感到骄傲.那边球台上发生争吵了.球客们的叫嚷和抗辩震荡回响在整个大厅里,形成一阵使朱利安感到惊骇的喧嚣.阿芒达低下了眼睛,显出沉思的样子.

"如果您愿意的话,小姐,"朱利安忽然很有把握地向她说道,"我就说我是您的表亲?"

这点小小的气魄博得了阿芒达的欢心."这不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呀!"她心里想.因为她正在注意是否有人走近柜台,她的眼睛也不去看他,急忙回答道:

"我是让利人,在第戎附近,您就说您也是让利人,是我母系的表亲."

"我不会搞错的."

"在夏季,每星期四下午五点钟,修道院的先生们要从咖啡店门前经过."

"如果您想念我的话,每次当我走过的时候,请您手里拿一束紫罗兰花."

阿芒达用惊异的眼光看他,这一看,使朱利安的勇敢变为莽撞了,但他在向她说话时,脸还是红得厉害:

"我觉得我是用最强烈的爱情爱着您."

"请低点声吧."她带着惊恐的神色提醒他.

朱利安竭力回忆一本拆散了的《新爱洛伊丝》(《新爱洛伊丝》(la Nouvelle Héloise),卢梭的著名书信体小说.)中的句子,这本书是他以前在韦尔吉找到的.他的记忆力真好,他给阿芒达小姐背诵了十来分钟,阿芒达小姐乐极了.正当他为自己的勇气高兴时,这个法朗什-孔泰的美丽小姐忽然露出冰冷的脸色,因为她的一个情人出现在咖啡店门口了.

那人向柜台走来,吹着口哨,摇摆着肩膀,他向朱利安看了一眼.朱利安的想象力,老是走极端,这时,他立刻充满了决斗的念头.他的脸色变得非常苍白,推开他的杯子,显出坚定的神态,十分注意地瞧着他的情敌.当这个情敌低着头,随随便便在柜台上给自己斟上一杯烧酒时,阿芒达给朱利安递了个眼色,叫他把头低下,他服从了.在这两分钟之间,他动也不动地待在坐位上,脸色苍白,神态坚决,一心想着将要发生的事,在这会儿,他的表情实在好极了.他的情敌,看见朱利安的眼睛,感到惊讶,他一口气喝完他那杯酒,向阿芒达说了几句话,把两只手插入礼服两侧的口袋里,吹着口哨,看了看朱利安,便向球台那边走去了.朱利安站起身子,愤怒极了,因为受到了侮辱,但却不知该怎样动手.他放下他的小包裹,极力做出大摇大摆的样子,也向球台那边走去.

尽管他提醒他自己要小心谨慎,但也是枉然,刚来到贝桑松就跟人决斗,那么,教士生涯就要完了.

"那有什么关系,我可不能让别人说我回避一个狂妄无礼之徒."

阿芒达看出了他的勇气,他这勇气和他那幼稚的举动,恰好形成一种美好的对照,顷刻间,她爱朱利安胜过爱那穿礼服的花花公子.她站起身来,假装去看从大街上走过去的某个客人的样子,很快地站到朱利安和球台之间,说道:

"您当心,不要这样蔑视那位先生,他是我的姐夫."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看了我一眼."

"难道您愿意使我不幸吗?他看了您一眼,这是毫无疑问的,也许他还要来找您说话呢.我已经告诉他,您是我母亲娘家的亲戚,从让利来的.他是法朗什-孔泰的人,从来没越过多尔.踏上去勃艮第的道路,因此您喜欢跟他谈什么就谈什么,一点也不要害怕."

朱利安还有些踌躇,她又赶快接着说,她那女掌柜的想象力给她提供了一大串谎言:

"是的,他看了您一眼,但这正是他向我打听您是谁的时候.这是一个同谁都要闹别扭的人,其实他并没有存心要侮辱您."

朱利安的眼睛紧紧地跟着那位冒名的姐夫,他看见他买了最远的一张球台的赌注号码.朱利安听见他那粗大的嗓子气势汹汹地喊着:"现在瞧我的吧!"朱利安敏捷地走到阿芒达的背后,然后朝着球台走去一步.阿芒达拉住他胳臂,说道:

"先来给我付钱."

"对的,"朱利安暗想道,"她怕我不付钱就走了."阿芒达和他同样的激动,脸色通红,她尽可能缓慢地把钱数还给他,并低声向他说道:

"您立刻离开咖啡店,否则我就不爱您了,其实我是很爱您的."

朱利安服从命令出去了,但是步子缓慢得很."让我也吹着口哨瞪这阔少一眼,难道这不是我的责任吗?"他反复地向自己说道.这一想法,使他在大街上咖啡店门前徘徊了一小时之久.他注意瞧着他的情敌是否出来,但他始终没有出来,于是朱利安也就离开这里了.

他来贝桑松不过几小时,已经有了一件感到悔恨的事.那个老外科军医,曾经不顾自己的风湿病,教给他一套剑术,这就是朱利安可以用来发泄他的怒气的全部技能.但是如果他知道除了给人一记耳光以外,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吵架生气的话,那么,这番受窘也就不算一回事了.假如真的动起拳头,他的情敌,那样的一个大汉子,还不早就把他打翻在地,乖乖地躺着.

"象我这样的可怜虫,"朱利安暗想道,"既没有保护人,又没有金钱,进修道院和进监狱,也就没有多大区别了.我想我应该把我这套普通服装,存放在一家旅馆里,换上我的黑衣服.万一我有机会从修道院里出来待几小时,我就可以十分方便地穿上我的普通服装去看阿芒达小姐."这个见解是很高明的,但是朱利安从所有的旅馆前面经过,却一个也不敢走进去.

最后,当他经过钦差旅馆门前时,他的不安的眼睛碰上了一个胖女人的眼睛,这女人相当年轻,肤色鲜明,显出快乐而幸福的样子.他走到她跟前,把他的来历告诉了她.

"当然可以,我的漂亮的小教士,"钦差旅馆的女主人向他说道,"我一定替您保存您这套普通服装,并且时常刷刷上面的尘土.象这种天气,把一件毛料衣服扔在那里不去动它,那是不行的."她取出了一把钥匙,亲自领朱利安到一间屋子里去,吩咐他把他要留下的东西写个清单.

"天哪!索雷尔教士先生,您的气色真好啊!"当朱利安走向厨房时,那个胖女人这样向他说道,"我就去给您准备一顿好晚饭."接着她又低声说道,"您只须付二十个苏就行了,别的人要付五十个苏,因为您应该爱惜您那点小小的积蓄."

"我有十个路易."朱利安用骄傲的口吻回答道.

"啊,天哪!"女主人急忙阻止他道,"不要这样高声说话,在贝桑松,坏人多得很,有人会一下子偷掉您的钱.尤其不要进咖啡店,那里尽是坏人."

"真的!"朱利安说道,女主人的话引起了他的深思.

"除了我家里,任何地方,都不要去,我给您准备咖啡.您记住,在我这里,您永远会有一个朋友和一份十个苏的好饭,我希望,话就这样说定了.您在餐桌前坐下吧,我亲自来侍候您吃饭."

"我不想吃了,"朱利安向她说道,"我太感动了,当我跨出您的家门,我就要进修道院了."

善良的女人,直到把他的口袋装满了可吃的东西,才让他离开.最后朱利安朝着那可怕的地方走去.女主人站在门口,用手指点着他要走的道路.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