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4518

    连载(字)

第三章 穷人的福利 - 第 1 节 99

第三章 穷人的福利

一个有德行.不搞阴谋的教士,

是乡村的福音.

弗勒里(弗勒里(Claude Fleury,1640—1723),法国神父,路易十四诸孙的助理太傅,著有《教会史》.)

应该提醒大家一下,韦里埃的教士是一位八十岁的老人,但由于山区空气新鲜,所以身体壮健,性格刚强,他是有权随时到监狱.病院甚至贫民收容所去进行访问的.阿佩尔先生,由巴黎方面介绍给这位教士,正好就在这天早上六点钟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城市.他一到,就去教士家里了.

谢朗教士读着德.拉莫尔侯爵写给他的信,脸上显出思索的样子,德.拉莫尔侯爵是法国贵族院议员,也是本省最大的地主.

"我年纪这么大,在这里又受到大家的敬爱,"谢朗教士沉吟道,"他们也许还不敢吧!"他随即转身望着这位巴黎先生,虽说他年纪老迈,但他的眼里依然闪烁着神圣的热情,表示乐意去干一件带有危险性的好事.

"先生,您同我一起去吧!但是在狱卒面前,尤其是在贫民收容所的看守人面前,我希望您对我们看到的事不要发表任何意见."

阿佩尔先生听到这里,明白他遇到了一个勇敢正直的人,于是随着这位可敬佩的教士,参观了韦里埃的监狱.病院和收容所;他提了许多问题,虽说他只得到一些希奇古怪的答复,但他始终没有说出半句责备的话.

他们参观了好几个小时.教士邀请阿佩尔先生吃午饭,阿佩尔先生不愿过多地牵连他的慷慨的同伴,推说他有许多信要写.三点钟左右,他们二人在结束了对贫民收容所的视察后,便去参观监狱.他们看见狱卒站在监狱的门口,这是一个六尺高的彪形大汉,两条腿是弯曲的,他那张下流的脸,由于恐怖,叫人看了就恶心.

"喂!先生,"他瞧见教士,立刻问道,"同您在一起的这位,不就是阿佩尔先生吗?"

"是的又怎么样呢?"教士说道.

"这是因为我昨天接到一项紧急命令,是省长先生专派一个宪兵骑马跑了一夜送来的,指示我不准让阿佩尔先生到监狱里来."

"告诉您,努瓦鲁先生,"教士说道,"这位同我在一起的旅客,正是阿佩尔先生.您承认吗?不论白天还是夜晚,我都有权到监狱里来,而且愿意叫谁陪我来,就叫谁陪我来."

"是的,教士先生,"狱卒垂下头来,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好象一只巴儿狗受到棍棒的威胁,暂时服了似的."不过,教士先生,我是有妻子儿女的,如果有人告发,我就要被革职.我是全靠我这一职位来过活的."

"我也不愿丢掉我的职位."善良的教士说道,声音越来越激动.

"我和您究竟不同啊!"狱卒继续说道,"您嘛,教士先生,谁都知道您每年拿着八百里弗(里弗(livre),法国古代货币,相当于一古斤银的价格.)的年金,又有田地房屋......"

就是这么点事,人们却用二十种不同的方式传来传去,并加以夸大,两天以来,竟把韦里埃小城的一切仇恨情绪都挑动起来了.德.雷纳尔先生和他夫人之间的一场小小的争论,正好也就是由此产生的.这天早上,德.雷纳尔先生由贫民收容所所长瓦勒诺先生陪同,去到教士家里,向他表示他们对他的极端不满.谢朗先生是没有什么保护人的,他深深感到他们那番话的严重性.

"好吧,先生们!我已经八十岁了,居民会看到,我将是这个区域里被革职的第三个教士.我来这里已有五十六年,差不多为全城的居民举行过洗礼;我刚来这儿的时候,韦里埃还不过是个村镇呢.我天天在这里为年轻人主持婚礼,连他们的祖父的婚礼也是我主持的.韦里埃是我的家,但是,对离职的恐惧决不会使我拿良心去做交易,也不会使我接受另一个行动准则.当我看到这个外乡人的时候,我也曾这样考虑过:这个来自巴黎的旅客,他可能真是一个自由党人;自由党人现在到处都是,但他对我们的穷人和囚犯又能有什么损害呢?"

这时,德.雷纳尔先生的指责,尤其是贫民收容所所长先生的指责,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好吧,先生们!你们就革我的职吧!"年老的教士声色俱厉地说道,"可是我还是要照样住在这里.大家知道,四十八年以前我继承了一份田产,每年有八百里弗的年金.我将来就靠这份年金过日子.我在任职期间,没有一点来路不明的积蓄,先生们,你们听着,也许正是由于这个缘故,当人们说起要革我的职务时,我并不怎么感到惊慌."

德.雷纳尔先生一向跟他的夫人过得很美满,但是他却不知道怎样回答他的夫人怯生生地向他重复着的这个问题:"这位巴黎先生能做出什么损害囚犯的事呢?"他正要大发脾气,他的夫人忽然惊叫了一声,因为她的第二个男孩刚爬到堤墙的栏杆上去了,他不管这墙离下面的葡萄地有二十多尺高,却在那儿跑着.德.雷纳尔夫人害怕惊动她的孩子,会使他摔下来,于是不敢向他说话.那孩子只顾笑着,为自己的勇敢行为感到得意,后来瞧见了他母亲,看见她吓得脸色惨白,这才跳了下来,向她的怀里奔去.他着实受到母亲的一顿埋怨.

这件小小的事,改变了他们谈话的主题.

"我决心要把索雷尔请到家里来,这个锯木匠的儿子,"德.雷纳尔先生说道,"孩子们变得太淘气了,我们自己无法照应,索雷尔可以替我们管一管.他是年轻的教士,又是很好的拉丁语学者,他会使我们的孩子学业进步,因为谢朗教士说过,他的性格很刚强.我打算给他三百法郎的薪俸,还要管他吃饭.我以前对他的道德品质不免有点怀疑,因为他是这位老外科医生的宠儿,这位老外科医生是荣誉团的成员,自称是索雷尔的表亲,所以就寄寓在索雷尔家里了.归根结蒂,这个人很可能是自由党的密探,他说我们山里的空气可以医治他的哮喘病,但这一点却没有得到证实.他参加过布奥拿巴特(布奥拿巴特,拿破仑是科西嘉人,该岛靠近意大利,故将他的姓用意大利语发音,以示蔑视.)在意大利所有的战役,据说当年还签名反对过帝国.就是这个自由党人教小索雷尔念拉丁文,后来又把随身带来的一大批书籍都留给他了.按道理,我是绝不会想到要把我们的孩子交给木匠的儿子去管教的,但是,恰好在那件使我和谢朗教士永远闹翻了的事发生的前一天,那位教士告诉我,索雷尔三年以来就在研究神学,将来还打算进修道院,这样说来,他就不是自由党人,而是一位拉丁语学者了."

"这么安排还有另一方面的好处,"德.雷纳尔先生继续说道,用外交家的神态瞧着他的夫人,"瓦勒诺新近为他家的四轮轻车买了两匹诺曼底好马,就神气十足.可是他家的孩子总还没有家庭教师吧."

"他很可能把我们这一位抢走呀."

"那么,你是赞成我这一计划的了?"德.雷纳尔先生说时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谢他妻子刚才提出的那个绝妙的意见,"行,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啊!天哪!亲爱的,你怎么这么快就拿定了主意!"

"这是因为我一向刚强果断,教士对这点看得很清楚.我们不要装聋作哑,在我们这里,周围全都是自由党人.所有这些印花布商人全都嫉妒我,我敢担保,其中有两三个眼看就要成为富翁了!随他们吧,我很高兴让他们看见德.雷纳尔先生家里的孩子有他们的家庭教师领着散步.这会受人尊敬的.我的祖父常常向我们讲,他年轻时也曾有过家庭教师.这自然要多花费我百把块钱(钱的原文是埃居(écu),法国古银币,约合三个法郎."百把块钱",就等于三百法郎,正好是索雷尔的薪俸的数字.),不过为了保持我们的身分,应该把这笔费用看作是一项必需的开支."

这个突然的决定使德.雷纳尔夫人完全陷入了沉思.德.雷纳尔夫人是一个身材高高的妇女,长得丰满匀称,她曾是本地的美人,正如山里大家所称道的,她有着某种朴素的仪态,举止行动还保存着年轻姑娘的轻盈;这种充满天真活泼的自然风韵,在巴黎人眼里简直会唤起某种温柔的快感.如果德.雷纳尔夫人真的知道她有这种优点的话,她是会感到非常羞愧的.她的心灵从没接近过殷勤献媚或矫揉造作这类情绪.据说有钱的瓦勒诺所长先生一度追求过她,但并没有获得成功,这件事曾给她的品德增添了不少的光彩,因为,这位瓦勒诺先生是一个魁伟的年轻男人,体格强壮,有一张光亮的棕红的脸,两片黑而粗的颊髭,他粗野,脸皮厚,嗓门大,象他这样的人,在外省,就可称为美男子了.

德.雷纳尔夫人十分胆怯,表面看来,她的性格不免有些古怪,瓦勒诺先生轻狂的举动和粗大的嗓门,特别容易引起她的反感.她对韦里埃社会的所谓娱乐,往往采取回避的态度,而人们则把这说成是她对自己出身门第感到骄傲的表现.她对此毫不在意,看到城里的居民不常到家里来拜访,她反而感到十分满意.老实说,她在那些太太们的心目中,简直是个傻子,因为她完全不知道在丈夫面前使点手腕,她把利用她丈夫从巴黎或从贝桑松给自己捎带几顶漂亮帽子的机会都放过了.在她看来,只要能让她独自一人在她美丽的花园里安静地散散步,那她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德.雷纳尔夫人是一个天真幼稚的女人,她从来没有高傲到评断过自己的丈夫或承认自己讨厌他.她自觉或不自觉地认为,夫妇之间,本来不过如此,根本没有什么更温柔美好的关系存在.她喜欢德.雷纳尔先生,特别是在他向她谈起有关孩子教育计划的时候;在三个孩子当中,他希望第一个当军官,第二个当文官,第三个当神父.总的说来,她觉得在她所认识的男人中,德.雷纳尔先生还算是一个不太令人讨厌的人.

她对她丈夫这种评价是合理的.德.雷纳尔先生之所以获得具有智慧和彬彬有礼的声誉,是因为他从他叔父那里学得了半打以上的诙谐故事.那位德.雷纳尔老上尉在法国大革命以前,曾经在奥尔良公爵(奥尔良公爵(le duc d,Orléans,1725—1785),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的祖父.)的步兵团里服务,后来到了巴黎,又参加这位亲王的沙龙活动.他在那里看见过蒙德松侯爵夫人(蒙德松侯爵夫人(la marquise de Montesson,1737—1806),一七七二年和上述奥尔良公爵秘密结婚,曾出版过戏剧.诗歌.小说等.).著名的让利夫人(让利夫人(Mme de Genlis,1746—1830),蒙德松夫人的侄女,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及其妹的家庭教师.)和那位负责建造王宫的迪克雷(迪克雷(Ducrest,1747—1824),让利夫人之弟,富于异想,路易-菲利普之父受他影响,将居住的王宫侧翼改建后租给他人开商店,致使这一部分建筑成为巴黎的社交中心之一.)先生.德.雷纳尔先生讲故事时,总是不厌其烦地提到上面那些人物,而天长日久,对于这类极其微妙的往事的回忆,也就渐渐成为他的一项重要工作,不过一个时期以来,他也只是在隆重的场合才讲述这些有关奥尔良家族的故事.加之他很有礼貌(只有在谈到金钱时是例外),于是理所当然地被视为韦里埃最有贵族风度的人物了.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