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2641

    连载(字)

第十章 伟大的志愿 - 第 1 节 99

第十章 伟大的志愿

与寒微的家境

但是热情隐藏得再深,也会

暴露,暴露它的甚至就是隐藏它

的黑暗,正如最黑暗的天空显示

必有最猛烈的暴风雨.(引诗原文为英语.)

《唐璜》,第一章第七十三节

德.雷纳尔先生察看城堡里所有的卧室,最后又回到孩子们的卧室里,仆人们抱着草垫子跟在后面.这个人突然走进来,对朱利安来说,正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他比平时更苍白,更阴郁,他一个箭步,走上前去.德.雷纳尔先生停住脚步,看了看他的仆人们.

"先生,"朱利安向他说道,"您相信跟任何一位教师,您的孩子们会取得同样的进步吗?如果您的回答是个不字,"朱利安不让德.雷纳尔先生有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那么,您怎么敢责备我,说我耽误了孩子们的功课呢?"

德.雷纳尔先生刚一定神,便从这个年轻乡下人讲话的奇怪口气里得出一个结论,认为在他的口袋里一定有了一张待遇更好的聘约,他将要离开这里了.朱利安越说越感到生气:

"先生,我不是离开了您就活不下去."朱利安继续说着.

"看到您这样激动,我实在有点生气."德.雷纳尔先生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仆人们离他们只有十步远,正在收拾孩子们的床铺.

"您不应该这样对待我,"朱利安气冲冲地说道,"您应该想想您刚才讲的那些话,对我是多么大的侮辱,而且是当着夫人们讲的!"

德.雷纳尔先生当然懂得朱利安要的是什么,于是一种严酷的思想斗争,使他痛苦极了.这时朱利安实在气疯了,他嚷道:

"先生,离开您的家,我不会没地方去的."

听到这句话,德.雷纳尔先生仿佛看见朱利安已经在瓦勒诺先生家里住下来了.

"好吧,先生,"他终于向他说道,他叹了口气,那神色好象请来了一位外科医生在给他施行最痛苦的手术一样,"我同意您的要求.从后天起,也就是下个月一号,我每月给您五十法郎的薪俸."

朱利安真要笑出来,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他的愤怒全消散了.

"我对这个畜生还蔑视得不够,"他对自己说道,"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卑鄙的灵魂所能表达的最大的歉意."

孩子们看到这场争论,惊骇异常,急忙跑到花园里告诉他们的母亲,说朱利安非常生气,但是他以后每月可以拿到五十法郎了.

朱利安象平时一样,跟着孩子们走开去,他不屑于瞧德.雷纳尔先生一眼,让他独自在那里生气.

"瓦勒诺先生又叫我多花费一百六十八法郎,"市长先生暗自说道."关于他承办孤儿院给养的问题,我非对他说几句有分量的话不可."

一会儿以后,朱利安又和德.雷纳尔先生碰上了:

"我要去找谢朗先生交交心,我很荣幸地通知您,我要离开几个钟头."

"好,亲爱的朱利安!"德.雷纳尔先生说道,脸上显出最虚伪的笑容,"去一整天也可以,再加上明天一整天吧,我的好朋友.您可以借用园丁的马,骑马到韦里埃去."

"很明显,"德.雷纳尔先生暗自说道,"他是给瓦勒诺家送回信去的.他什么诺言也没有给我留下,不过年轻人火气正旺,让他的头脑冷静下来."

朱利安一溜烟走掉了,他跑到山上大树林里去,这座大树林是人们从韦尔吉到韦里埃的必经之路.他不打算立刻就到谢朗先生家里去,并强迫自己再去扮演那种伪善的角色,他需要观察自己的灵魂,回顾一下许多使他惊惶不安的情绪.

"我打了个胜仗,"当他看见自己身在树林中,远离人们的耳目时,便对自己说道,"我真的打了个胜仗!"

这句话绝妙地描绘出他当时的处境,因而他心里多少得到了一些宁静.

"我现在每月要拿五十法郎的薪俸了,德.雷纳尔先生一定是怕得很.但是他怕什么呢?"

"一个又有福气又有势力的人,一小时以前,我曾对他大发脾气,究竟有什么东西会叫他害怕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使朱利安的心情平静下来了.他在树林里走着,霎时间,他差不多对周围赏心悦目的自然景色也有了兴趣.大块的光溜溜的岩石,从前从山上滚落到林中.巨大的山毛榉长得同这些岩石一样,高岩石的阴影下面,凉爽宜人,但在三步以外,烈日当空,要在那儿停留简直是不可能的.

朱利安在这些岩石的阴影下面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往上走.不久,他从一条只是牧童才走的足迹模糊的羊肠小道,登上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他在那里挺立,确信自己已完全与世隔绝.这一姿态使他微笑了,它给他描绘出他所渴望达到的精神境界.高山上清新的空气,将静谧甚至欢乐注入他的心中.在他看来,韦里埃的市长永远代表着世上那些有钱而又专横的人,但朱利安此刻觉得刚才使他激动的仇恨,虽说来势十分猛烈,却丝毫没有牵涉到个人恩怨问题,如果他再不看见他,七八天以后,就会把他完全忘掉,把他以及他的城堡.他的狗.他的孩子和他的整个家庭."我也搞不清楚,我怎么会使他作出那个重大的牺牲.每年给我增加五十多个埃居(埃居(écu),法国古银币名,一埃居合三个法郎.朱利安原来每月薪金是三十六法郎,后增加到五十八法郎,也就是说,每月比原来多拿十四法郎;按全年计算,要多拿一百六十八法郎,折合古银币,正好是五十多个埃居.)!真不简单!刚才,我总算闯过了一次最大的危险.一天当中,两次胜利(两次胜利.第一次胜利指他设法从他的床褥下取出拿破仑的肖像,第二次胜利指增加薪金.),第二次胜利无所谓,不过也该研究一下他为什么来这一手.唉,这些伤脑筋的问题,留待明天去想吧."

朱利安挺立在一块大岩石上,双目仰视苍穹,八月的太阳在天上燃烧着.岩石下面的田野里,有无数秋蝉在鸣唱,当鸣唱停止时,在朱利安周围便是一片沉寂.他看见在自己脚下展开二十里远的原野.一只老鹰从他头顶上的绝壁间飞出,他望见它在天上不时静悄悄地画了许多大圆圈.朱利安的眼睛机械地随着飞翔的鸷鸟.它那安详而有力的动作,在朱利安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羡慕这种力量,他羡慕这种孤独.

这就是拿破仑的命运.难道有朝一日这也是他自己的命运吗?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