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2569

    连载(字)

第二十六章 道德的爱 - 第 1 节 99

第二十六章 道德的爱

在艾德琳的仪容上当然也有一种贵妇人的娴静幽雅,从来不超出天性要表现出的任何事物的那条防线;正如一位中国大官眼里没有任何东西美妙,至少是他的外表不让人猜得出他所看到的任何东西能使他高兴.(引诗原文为英语.)

《唐璜》第十三章第三十四节"这一家人对事物的看法,有一点点怪,"元帅夫人心暗想道,"他们都被他们的年轻教士迷住了,其实他只知道听别人谈话,他那一双眼睛相当漂亮,倒是真的."

至于朱利安,他却在元帅夫人的态度里找到一个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贵族的沉静的典型,这典型表现为一丝不苟的礼貌,更表现为任何强烈感情的不可能产生.出人意料的举动和对自己缺少克制,差不多会象在下人面前失去尊严一样地激怒德.费尔瓦克夫人.感情方面最小的表示,在她看来,都会是一种使人应该感到羞愧的道德方面的失态,它会大大地损害一个上流社会的人的品德.她最大的幸福是谈论国王最后一次的狩猎,她心爱的书籍是圣西门公爵的《回忆录》(圣西门公爵(duc de Saint-Simon,1675—1755),法国作家,著有《回忆录》,记述当时宫廷及显贵琐事.),特别是关于家谱的那一部分.

朱利安知道什么位置在灯光下最适宜于欣赏德.费尔瓦克夫人的美.他先到了那里,十分注意地把他的椅子换个方向,好让自己看不到马蒂尔德.她对朱利安的这种故意躲避感到诧异,有一天她离开蓝色沙发,来到元帅夫人的靠背椅附近的小桌旁边坐下来工作.这样,朱利安从元帅夫人的帽子下边反而把马蒂尔德看得更清楚了.这一双大眼睛是支配他的命运的,这么近望上去,起初使他感到恐惧,后来却把他从惯常的呆板状态中解放了出来,他于是大谈特谈,而且谈得很好.

他虽说是和元帅夫人谈话,他的目的却在于刺激马蒂尔德,他谈得非常兴奋,以致德.费尔瓦克夫人听了简直莫名其妙.

这算是初步的成绩.如果朱利安能够想到谈话时补充几句德国的神秘哲学.高超的信仰和耶稣会的教义,元帅夫人会立刻把他看作是一个被召唤来改变时代风气的超人.

"他和德.费尔瓦克夫人谈得这么长久,这么起劲,实在有点怪,"马蒂尔德心想道,"我不愿再听下去了."在夜谈的后半段时间里,她就是这样做的,虽说不是没感到困难.

午夜的时候,她拿着蜡烛伴随她母亲回寝室去,当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德.拉莫尔夫人又把朱利安表扬了一通.马蒂尔德很生气,她简直不能入睡.只有一个念头能使她平静下来:"我在一个人身上所轻视的,在元帅夫人眼里还算得上是最有价值的呢!"

至于朱利安,他已经采取行动,他不再那么痛苦了.他的眼睛偶然落在俄国皮革制造的书包上,那里面装有科拉索夫亲王送给他的五十三封情书.朱利安看到第一封信后面的附注:初次见面后的第八天寄出第一封信.

"我已经晚了!"朱利安叫道,"我遇见德.费尔瓦克夫人已经很长时间了.他立刻抄写第一封情书,这封情书充满了颂扬道德的说教,令人厌烦死了,朱利安抄写到第二页便沉沉睡去了.

几小时以后,强烈的阳光把靠在书桌上的他惊醒了.他生活里最困难的时刻,就是每天早上醒来后要去体验他的不幸.有一天,他抄完信,几乎要笑出来了."这是可能的吗?"他自言自语道,"世界上会有年轻人这样去写他的情书!"他数了数有好几个长达九行的句子.在原信下面,他看见一个用铅笔写的批注:

这些信必须自己送去:骑马,打黑领带,穿蓝色小礼服.把信交给门房时,面带愁容,眼色极端忧郁.要是遇见女仆,就偷偷地擦眼睛,并和她谈话.

这一切都一字不差地照办了.

"我的行为真够大胆的了,"朱利安从德.费尔瓦克夫人府邸里出来时想道,"但是科拉索夫活该倒霉,竟敢给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妇女写情书!我将受到她的极端的蔑视,但再也不会有比这更使我开心的了.事实上,这就是唯一能使我感兴趣的喜剧.是的,把一个如此令人厌恶的人,叫作我的,当作揶揄的对象,倒也会使我开心.如果依照我的愿望,为了消愁遣闷,我是不惜犯罪的."

一个月以来,朱利安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刻,便是把他的马牵回马厩去.科拉索夫曾经特别关照他,无论遇到什么借口,都不要去看抛弃了他的那个情妇.但是马蒂尔德所非常熟习的马蹄声以及朱利安为了叫人,用马鞭叩马厩的门的动作,有时把她吸引到窗帘背后来了.窗帘是用轻罗做成的,朱利安可以隔着窗帘瞧见室内.他从他的帽沿下面用某种方式望过去,可以看见马蒂尔德的身材而接触不到她的眼睛.因此,他心里想:"她也看不见我的眼睛,再说,这里也不是看她的地方."

晚上,德.费尔瓦克夫人对待朱利安,完全好象她没有收到早上他用忧郁的神气交给她的门房的那封富有神秘哲学思想的信一样.前一天晚上,偶然的因素曾使朱利安得以侃侃而谈,所以现在他把坐位安排好,使自己可以看见马蒂尔德的眼睛.至于她呢,在看见元帅夫人来到一会儿以后就离开了蓝色沙发,表示脱离她通常的伴侣.德.克鲁瓦斯努瓦先生对她这种任性的行为,不免感到惊愕,他的明显的痛苦,顿时把朱利安最残酷的不幸打消了.

这件在他生活中没有料到的事,使得他说起话来象个天使.由于在顶礼膜拜最庄严的道德的心灵里,一个人的自尊心也会出现,元帅夫人在上车时暗想道:"德.拉莫尔夫人是对的,这位年轻教士确有些出色的地方.前几天,他在我面前也许有点胆怯.事实上,在这个家庭里遇到的人都很轻薄,我在那里只看到一些要靠老年人维持的道德,年龄的冷酷无情是非常必要的.这个年轻人可能已经看到这一差别,他的信写得好,但我担心他在信里提出要我指点他,那只不过是一种不自觉的感情流露罢了."

"不过,多少人皈依天主就是这样开始的呵!这一次,使我感到是一个好的苗头的,是他的文体和我所看到的年轻人写的信大不相同.我们不能不承认在这个年轻教士的文章里有一种动人的语调,有一种深沉的严肃和强烈的信念,他将来一定会有马西荣(马西荣(Massillon,1663—1742),法国著名宣教家.)那样的美德."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