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5036

    连载(字)

第四十一章 审 判 - 第 1 节 99

第四十一章 审 判

当地的人将长时期记起这一著名的案件.对被告的关怀竟至引起社会上的骚动,因为他的罪行是奇特的而不是残暴的.即使它是残暴的,这个年轻人也确实太漂亮了!他那昙花一现的远大前程,使人们深为感动.妇女们向她们认识的男人们发问:"他会被判死刑吗?"我们可以看见她们在期待答复时脸色变得煞白.圣伯夫德.雷纳尔夫人和马蒂尔德最害怕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城里奇异的情景更加深了她们的恐惧,甚至连富凯这种意志坚强的人,也不能无动于衷.全省的人都跑到贝桑松来看审判这一情节浪漫的案件.

好几天以前,所有的客店就都住满了人.刑事法庭庭长先生到处被人包围,向他索取旁听证,全城的太太们都想参加这一次审判,街头还有人叫卖朱利安的肖像......

为了这一紧急的时刻,马蒂尔德保存着××主教大人的一封亲笔信,这位高级神职人员领导法国全国的教会,而且可以委派主教,竟然屈尊请求释放朱利安.审判前夕,马蒂尔德把这封信送给了那位拥有实权的代理主教.

会见完毕,当她流着眼泪走出来时,德.弗里莱尔先生终于放弃了他那外交家谨慎的态度,表现出他也有所感动的样子对她说:

"陪审团的意见,我可以保证.在负责审查您保护的人的罪状能够成立.特别是他是不是蓄意杀人这个问题的十二个人中,有六个人是我的忠实朋友,我已经告诉他们我能否升为主教,全要取决于他们.德.瓦勒诺男爵,我已经使他当了韦里埃的市长,他又可以完全支配他的两个属员穆瓦罗先生和肖兰先生.事实上,我们只碰到两个陪审官,思想很不端正,不过尽管他们是极端自由党人,他们在重大问题上仍然要服从我的命令,而且我已经托人告诉他们,要跟德.瓦勒诺先生投一样的票.我听说第六个陪审官是个工业界人士,非常有钱,而且是个极爱说话的自由党人,他正在私下设法想把一批供应品卖给陆军部门,我想他也不愿意得罪我的,我已经叫人告诉他,瓦勒诺先生那里有我最后的话."

"这位瓦勒诺先生是谁呀?"马蒂尔德不放心地问道.

"假使您认识他,您就不会怀疑我们的成功了.他是一个大胆多话的人,无耻而且粗野,生来就是领导那些傻瓜的.一八一四年使他交了好运,我还要提拔他当省长.如果其他的陪审官不按照他的意旨投票,他会有办法打击他们的."

马蒂尔德有点放心了.

晚上还有一场争论等待着她.为了不延长那个不愉快的.而且在他看来已成定局的场面,朱利安决意在法庭上不发言.

"有我的律师发言就够了,"他向马蒂尔德说道,"我不愿意自己太长时间在我的敌人面前出丑.这些外省人,被我依靠您而获得的迅速成功惹得发火,请您相信我吧,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不愿判我死刑的,虽说他们在看到我上断头台时也会哭得象傻瓜一样."

"他们希望看见您受辱,那倒是实情,"马蒂尔德回答道,"但是我不相信他们是残暴的.我亲自来到贝桑松和我的悲痛的公开表露,已经引起妇女们对我的同情,您的漂亮的面庞将完成其他的任务.只要您在审判官面前说一句话,听众就是属于您的了......"

第二天九点钟,当朱利安从监狱里下来到审判大厅去时,宪兵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拥挤在院子里的群众推开.头天晚上,朱利安睡得很好,他非常镇静,这时他心里只有一种感觉,就是对那些嫉妒的,虽然并不残酷.却准备在他被宣判死刑时拍手赞成的人产生了哲学上的怜悯.他在人群中停留了一刻多钟,他不得不承认他的露面引起了公众的同情,这使得他大为惊异.他没有听到一句使他难堪的话."这些外省人并非象我想象的那么恶劣."他自忖道.

当他走进审判大厅时,他被那雅致的建筑物吸引住了.这是一种真正的哥特式的建筑,一大群漂亮的石制的小圆柱,雕琢得异常精细.他觉得自己身在英国了.

过了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又集中在十二个到十五个漂亮的妇女身上,她们坐在审判官和陪审官的席位上方的三个楼座里,正好面对着被告的座位.他转过身来朝着公众席位,只见圆形大厅周围的楼座都挤满了妇女.她们大多数都很年轻,而且他觉得她们都很美,她们的眼睛亮晶晶的,兴趣盎然.在大厅其余部分,人群十分拥挤,门口已经发生殴打,警卫人员简直没法使大家安静下来.

当所有寻找朱利安的眼睛发现他已经出来,坐在为被告准备的略微高一点的坐位上时,人群中响起了一阵惊异和同情的低语声.

这一天,他看起来还没有二十岁,他穿得非常简单,但风度十分娴雅,他的头发和前额实在有点迷人,马蒂尔德坚持要帮他打扮.朱利安的脸苍白极了.他刚坐在被告的位子上,就听见四面有人说:"天哪!他多么年轻呵!......他还不过是个孩子!......他比他的照片要好看得多!"

"我的被告,"坐在他右边的法警向他说道,"你看见坐在楼座上的六位太太没有?"法警把在陪审官席位所在的圆形大厅上面突出来的那个小看台指给他看,继续说道,"那是省长夫人,在她旁边的是M.侯爵夫人,她非常爱您,我听见她向预审法官为您说情.再过来的那位是德尔维尔夫人......"

"德尔维尔夫人!"朱利安叫道,急得他前额都红起来了,"她一离开这儿,"他心里想,"就会写信告诉德.雷纳尔夫人的.他不知道德.雷纳尔夫人已经来到了贝桑松.

大家倾听见证人的报告,几小时已经过去了.代理检察长提出控诉,刚开始讲话,朱利安对面小楼座里的太太们当中,有两个哭了起来."德尔维尔夫人是不会那么容易感动的."朱利安心想道.不过他发现她的脸涨得通红.

代理检察长用蹩脚的法语,竭力夸大这罪行是如何野蛮,朱利安注意到德尔维尔夫人旁边的几位太太表示强烈的反对.有几个陪审官,显然认识那几位太太,同她们谈话,似乎要让她们放心."看来这一切都是好的征兆."朱利安暗想道.

到这时为止,朱利安对所有参加公审的男人,一直抱着极端轻蔑的态度.代理检察长的控诉,空洞无味,更增加了他的厌恶情绪.但是朱利安冷酷的心灵,在这些明显地以他为对象的同情面前,却渐渐有所转变了.

他对他的律师的坚定气概感到满意."不要玩弄词藻!"当他的律师开始发言时,他低声向他说道.

"他们从博叙埃书中剽窃了许多夸张的词句,用来攻击您,倒是帮了您的忙."那位律师说.

事实上,他的发言还不到五分钟,几乎所有的妇女都把她们的手帕拿在手里了.律师受到鼓励,向陪审官说了一些极有分量的话.朱利安不禁为之战栗,他觉得他的眼泪快要流出来了."天哪!我的仇人们将会怎么说呢?"

他快要屈服在包围着他的柔情之中了,幸而这时他发现了德.瓦勒诺男爵先生傲慢的目光.

"这坏蛋的眼睛简直要冒出火焰来,"他心想道,"对这个卑鄙的人来说,这是多么大的胜利呵!如果我的犯罪,只是产生这样一个结果,我就应当诅咒它.天知道,在冬天的夜晚,他会向德.雷纳尔夫人说我些什么呀!"

这个想法赶走了其他一切想法.一会儿以后,朱利安被群众喝彩的声音惊觉过来.律师刚念完他的辩护词.朱利安想起了他应当去和律师握手道谢.时间过得很快.

人们把点心送来给律师和被告.只是在这时候朱利安才注意到下面这一特殊的情况:没有一个妇女离开法庭,回家用餐.

"真的,我快饿坏了,您呢?"律师说道.

"我也是一样."朱利安回答道.

"您看,省长夫人也在用餐,"律师向他说道,同时用手指着楼座,"拿出勇气来吧,一切都很顺利."

审判又开始了.

当法庭庭长作总结时,午夜的钟声响了.法庭庭长不得不停下来,在普遍的焦虑的寂静中,钟声的回响充满了大厅.

"瞧,我的末日开始了,"朱利安心想道.一会儿以后,责任的观念又使他感到兴奋.到这时为止,他一直控制着他的情感,并决心保持沉默,但是当法庭庭长问他还有没有话要补充的时候,他站了起来.他看见德尔维尔夫人的眼睛,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难道她也会流泪吗?"他心想道.

"陪审官先生们,

"对轻蔑的憎恶,使我发言,这种憎恶,我原来以为在死亡的时候是可以克服的.先生们,我没有荣幸属于你们那个阶级,你们可以从我身上看见一个乡下人,他不甘心处于卑微的地位而起来反抗罢了.

"我不向你们乞求任何恩惠,"朱利安用坚定的声音继续说道,"我一点也不存在幻想,死亡正等待着我,而且它是公正的.我企图枪杀一个最值得敬爱的女人.德.雷纳尔夫人曾经象慈母一样对待我.我的罪行是残暴的,而且是蓄谋的.陪审官先生们,我是应该被判处死刑的.即使我的罪没有那么严重,我也看见有许多人,不会因为我年轻就怜惜我,而是要利用我的榜样,来惩罚和摧残一些年轻人所属的阶级,这些年轻人,出身微贱,遭受贫困的压迫,可是有机会获得广博的知识,而且敢于闯进有钱人引以自豪的上流社会里去.

"先生们,这就是我的罪行,它将受到严厉的惩处,因为事实上,审判我的都不是我同阶级的人.在陪审官席位上,我没有看见有一个富裕的农民,而只是一些气愤不平的资产者......"

朱利安用这种语调讲了二十分钟,他说出了他心里所有的话.代理检察长希望获得贵族阶级的宠遇,在他的坐位上气得跳了起来.虽然朱利安的辩论,多半使用的是抽象的词句,但是在场的妇女个个泪如雨下,连德尔维尔夫人也拿起手帕来擦眼泪了.在辩论结束以前,朱利安重新提到蓄意谋杀,懊悔以及他从前在幸福的时刻对德.雷纳夫人的尊敬和子女般的无限仰慕......德尔维尔夫人一声叫喊,她昏过去了.

当陪审官退到他们的房间里去时,一点钟响了.没有一个妇女离开她们的坐位,有许多男人眼里也噙着泪水.起初大家谈得很起劲,但是后来因为陪审团老是拖延他们的判决,一种普遍的疲乏才开始使会场寂静下来.这是一个庄严的时刻,灯光已不如先前那样明亮.朱利安已经十分疲乏,他听周围的人在议论这拖延是好还是坏的征兆.他高兴地看到大家都心向着他.陪审团还不出来,可是没有一个妇女退席.

时钟刚敲过两下,忽然发生一个大的骚动.陪审官们所在的那个房间的小门打开了.德.瓦勒诺男爵先生迈着威严的台步走了出来,所有的陪审官都在后面跟着.他咳嗽了一声,然后宣布说,根据天理良心,陪审团一致认为朱利安.索雷尔犯了杀人罪,而且是蓄意杀人:从这里得出的结论是判处死刑.死刑是过了一会儿才宣布的.朱利安看看他的表,想起了德.拉瓦莱特先生,那时正是两点一刻."今天是星期五."他心想道.

"是的,今天是瓦勒诺最快乐的日子,他判了我的死刑......我受到人们严密的监视,以致马蒂尔德不能象德.拉瓦莱特夫人那样来营救我......那么,三天以后,也是这个时刻,我会知道怎样来对待这一巨大的人生之谜(人生之谜,此处是意译,原文是peut-être(也许),意思是指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在第四十二章里则译为"有待发展的人".)了."

这时,他听见一声叫喊,于是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人间的事务上来了.他周围的妇女都在呜咽涕泣,他看见所有的面孔一齐转向哥特式的方形柱上面的那个小楼厢.后来他才知道马蒂尔德就藏在那里.因为那叫声没有再起,大家又开始望着朱利安,宪兵正为他在人群中打开一条通道来.

"我要做到不让瓦勒诺那个坏蛋笑话我,"朱利安暗想道,"他宣布判处死刑的结论时,是多么忸怩和谄媚呵!然而那位可怜的法庭庭长,虽然作了多年的法官,在判我死刑时,也是眼泪汪汪的.瓦勒诺这个家伙得以报复以前他在德.雷纳尔夫人身边的情敌是多么高兴呵!......我再也看不见她了!一切都完了......我们之间最后的告别是不可能的,我已感觉到......如果我能把我对我的罪行的憎恶心情全部告诉她,我将是多么幸福呵!

"仅仅告诉她这句话就行了:'对我的判决是公正的.,"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