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4947

    连载(字)

第二十四章 斯特拉斯堡 - 第 1 节 99

第二十四章 斯特拉斯堡

魅力!你具有爱情的全部力量以及经受痛

苦的全部能力.它的迷人的快乐,它的温柔的

享受,是唯一不在你的势力范围之内的.看见

她睡着时,我不能说:"她整个儿是属于我的,

包括她那天使般的美丽和她那温柔的软弱!现

在她已屈服在我的权力之下了,好象仁慈的上

天特意创造她来迷惑一个男人的心似的.

席勒的《颂歌》

朱利安被迫在斯特拉斯堡待了八天,他竭力用建立武功和忠于祖国的思想来自遣.他是不是仍旧在恋爱呢?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仅仅在他痛苦的心灵里,感到马蒂尔德是他的幸福,也是他想象的绝对主宰.他需要他性格上所有的毅力的支持,使他免于失望.一切和德.拉莫尔小姐无关的事,他简直不可能去想它了.而在以往,野心和一些荣华富贵的琐事,却曾使他抛开了德.雷纳尔夫人对他产生的感情.

马蒂尔德占据了一切,他看到在他未来的生活里到处是马蒂尔德的身影.

从将来的各个方面,朱利安看到自己是不会成功的.我们在韦里埃所看到的朱利安,是那样地自负和骄傲,现在却坠入一种可笑的过度自卑的心理中去了.

三天以前,他会很高兴地杀死卡斯塔内德神父,但此刻在斯特拉斯堡,要是有个小孩和他发生争吵,他一定会认为这个小孩是有道理的.回想起他一生所遇到的敌手和仇人,他始终觉得是他自己错了.

这是因为强大的想象力,以前是不断地用来描绘他的胜利的光辉的前途,现在他却把它看作是不可调和的仇敌了.

旅行者绝对孤独的生活,增加了忧郁的想象力的力量."朋友才是世界上最可宝贵的呀!但是,"朱利安心想道,"是否有一颗心为我跳动呢?即使遇到一个朋友,荣誉不是命令我永远保持沉默吗?"

他忧闷地在克尔(克尔(Kehl),位于法国东部边界另一侧的德国城市,与斯特拉斯堡相望.)郊外骑马闲逛,这是莱茵河岸上的一个小镇,由于德塞(德塞(Louis Desaix,1768—1800),法国将军,一七九六年在莱茵军中以保卫克尔达两月之久而闻名于世.曾随拿破仑东征埃及,在马伦哥战役中,由于德塞支援,法军转败为胜,但德塞阵亡.)和古维翁-圣西尔(古维翁-圣西尔(Laurent Gouvion-Saint-Cyr,1764—1830),法国元帅,曾追随拿破仑,后效忠路易十八.)而驰名于世.一个德国农民,把那些溪流.道路以及由于这两位将军的勇敢而出名的莱茵河上的岛屿,一一指给他看.朱利安用左手牵着缰绳,右手展开圣西尔元帅《回忆录》中精美的地图.忽然一个快乐的呼声使他抬起头来.

这是他在伦敦结识的科拉索夫亲王,几个月前,他给他指出过装腔作势的基本规则.科拉索夫是忠于这套处世艺术的,他昨天到斯特拉斯堡,来克尔不过一小时,他一生从未读过一行有关一七九六年攻城的记载,但他却向朱利安大讲起这一史迹来了.德国农民惊异地看着他,因为他懂得足够的法语,发现这个亲王的介绍错误百出.朱利安的想法,和这个乡下人的想法完全不同,他用惊异的眼光注视这位漂亮的亲王,欣赏他那骑马的娴雅的姿态.

"多么幸运的人呵!"朱利安暗想道,"裤子多么合身,头发剪得多么漂亮!唉!要是我能象他那样,也许她不会在爱我三天之后就对我发生厌恶了."

这位亲王讲完攻城的事迹之后,向朱利安说道:

"您有一个特拉伯修会修士的脸色,您把我在伦敦告诉您的严肃的原则,理解得太过分了.愁容满面不能算是风雅,需要的是厌倦的神情.如果您发愁,那就是说您还有缺欠,您在某些事情上没有获得成功.

"那是表示自己的低下.反过来,如果您只是厌倦,低下的就是徒然要讨您喜欢的那个人了.您必须懂得,亲爱的朋友,误解是件多么严重的事."

朱利安抛掷一个埃居给那个张着嘴听他们谈话的农民.

"好!"亲王说道,"风度够优美的了,一个高贵的藐视!好得很!"

说完他便纵马疾驰而去.朱利安跟在后面,充满了惊呆的赞赏.

"啊!要是我能象他那样,她就不会为了克鲁瓦斯努瓦把我抛弃了!"他的理智越是受到亲王开玩笑的刺激,他越是轻视自己不能欣赏这种开玩笑,深以自己没有这种风趣为苦.他对自己的厌恶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亲王发现他极为忧愁,在返回斯特拉斯堡时,向他说道:

"啊!亲爱的朋友,您的情绪不佳,您是丢掉了钱包,还是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女戏子呢?"

俄国人惯爱仿效法国的风尚,但总是落后五十年,他们现在才处在路易十五的时代.

这些关于爱情的戏言,使朱利安热泪盈眶:"为什么我不向这样一个可爱的人去请教呢?"他忽然暗想道.

"正是这样,我的朋友,"他向亲王说道,"您看,我在斯特拉斯堡已经坠入情网,而且遭到遗弃.一个漂亮的女人,住在邻近的城市里,在三天的热恋之后就把我抛弃了.这一变心简直要了我的命."

他使用假造的名字,向亲王描绘了一番马蒂尔德的行动和性格.

"您不用说完,"科拉索夫说道,"为了使您对您的医生产生信心,让我替您说下去吧.这个年轻女人的丈夫享有一笔巨大的财产,或者她本人出身于当地最高贵的家庭.她必定在某些方面是值得骄傲的."

朱利安点点头,可是再没有勇气说话了.

"很好,"亲王说道,"这里有三剂相当苦的药,您必须立刻服用:第一,必须每天去看望那位夫人......您是怎样称呼她的?"

"德.杜布瓦(杜布瓦在法语中是木头的意思.)夫人."

"多么古怪的姓!"亲王说时,放声大笑,"请您原谅,在您,这个姓当然是崇高的.主要的是每天要去看望德.杜布瓦夫人,尤其是在她面前,不要显出冷漠和别扭的样子,您须记住您这个时代最大的原则:故意做出别人对您的期望相反的方面.您必须准确地表现出您受到她的宠爱八天以前的神情."

"唉!那时我是平静的,"朱利安感到失望地叫道,"我相信我那时是在怜悯她......"

"灯蛾扑烛自焚,"亲王继续说道,"一个和世界一样古老的比喻.

"第一,您每天去看她.

"第二,您要追求一位和她交往的女人,但是表面上不要露出热情来,您懂得吗?我不向您隐瞒,您的角色很难扮演,您是在演戏,如果别人猜出您在演戏,您就没有希望了."

"她太聪明,而我又这样差!我没有希望了."朱利安忧愁地说.

"不,您只是比我所想象的更深地坠入情网罢了.德.杜布瓦夫人只顾管她自己,如同所有得天独厚的女人一样,上天给了她们太多的尊贵或者太多的金钱.她看见的是她自己而不是您,因此她并不了解您.在两三次爱情冲动中,她委身于您,那是使用想象的结果,她把您看作她梦想的英雄,而不是看到真正的您......

"怎么!这都是些基本道理,我亲爱的索雷尔,难道您完全是个小学生吗?......

"真的,我们进这家商店去吧.这里有一条漂亮的黑领带,简直可以说是伯廷顿街约翰.安徒生的产品.看我的面子,您就买了,把您缠在颈子上的那根可怕的黑绳子扔掉吧."

当他们从斯特拉斯堡的一家头等金银丝织品商店里出来时,亲王继续说道:

"德.杜布瓦夫人所交往的是些什么人物?天哪!一个多么怪的姓氏!亲爱的索雷尔,请您不要生气,简直难以想象......您想去追求的是谁呀?"

"一个非常正经的女人,一个很有钱的袜商的女儿.她有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这眼睛给了我无限的欢乐,她无疑在当地最有地位,但是在富贵双全的环境里,要是有人谈到商业和店铺,她就害羞,显得有点狼狈.不幸的是她的父亲就是斯特拉斯堡的一个最出名的商人."

"谈到实业就会这样,"亲王笑着说道,"那么可以断定,您的美人儿想到的是她自己而不是您.这个可笑的偏见是神圣的,而且很有用处,它可以使您看到她的美丽的眼睛而不致于发疯.成功是肯定的了."

朱利安想到的是常到德.拉莫尔府邸来的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她是一个漂亮的外国女人,嫁给元帅一年以后就成了寡妇.她一生唯一的目的好象是要使别人忘记她是实业家的女儿,而为了要在巴黎见重于人,她带头履行宗教义务.

朱利安衷心赞赏亲王,为了听他谈那些笑话,还有什么代价他不肯付出的呢?这两位朋友的谈话是无穷尽的,科拉索夫万分高兴:从来没有一个法国人这样长久地听他讲话."看来,"亲王得意地想道,"我已经做到使我的老师们听我讲课了!"

"我们完全同意,"这是他第十次向朱利安这样重复说,"当您在德.杜布瓦夫人面前,也就是说,向这个年轻的美人.袜商的女儿谈话的时候,您不要露出丝毫的热情来,而相反的,在您给她写信的时候,却要表现出强烈的热情.看一封写得好的情书,对一个一本正经的女人来说,是最大的快乐,这是一种短暂的休息.她不表演喜剧,可是她勇于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因此您每天要写两封信."

"办不到,办不到!"朱利安垂头丧气地说道,"我宁肯被人捣成碎末,也不愿意写文章.我是一具死尸,我亲爱的朋友,不要再对我抱什么希望,让我死在路旁吧."

"谁叫您做文章?我提包里有六卷抄好的情书,其中有写给各种性格的女人的,也有写给具有最高德行的女人的.您知道,卡利斯基不是曾在离伦敦三里地的里奇蒙-拉泰拉斯,追逐过全英国最漂亮的公谊会(公谊会(quakers),也称贵格会或教友派,基督教新教的一派,十七世纪中叶创立.)教派的修女吗?"

朱利安在早晨两点钟离开他的朋友时,已经不那么可怜了.

第二天亲王雇来了一个抄书人,两天以后,朱利安得到五十三封情书,编号清楚,专为最有道德和最愁闷的女人写的.

"没有第五十四封情书,"亲王说道,"因为卡利斯基被拒绝了.但是,既然您只不过要征服德.杜布瓦夫人的心,即使您受到袜商女儿的冷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每天骑马出游,亲王喜欢朱利安极了,他不知道怎样向他表示他的友谊才好,他终于向他建议要把他的表妹......莫斯科的一位巨富的继承人嫁给他."一旦结了婚,"亲王补充道,"我的影响和您佩带的十字勋章,两年之内,就可以使您当个上校."

"但是这十字勋章可不是拿破仑给的呀!"

"有什么关系,"亲王说道,"它不是他创立的吗?它现在仍是欧洲的第一勋章."

朱利安差不多要接受了,但是他的任务使他又要去见那个大人物,他离开科拉索夫的时候,答应以后时常给他写信.他收到关于秘密照会的回信,他急速返回巴黎.但当他刚刚单独待上两天后,他已感到离开法国和马蒂尔德是一种比死还要难受的苦刑.我不会同科拉索夫献给我的百万资财结婚的,"他自忖道,"但是我要遵循他的劝告.

"总之,诱惑的艺术是他的专长,十五年来,他只琢磨这件事,因为现在他已经三十岁了.我们不能说他缺少智慧,他是又精明又狡猾,热情和诗意在这个性格里是不存在的:他是管理财务的教士,这就更有理由使他不会有什么差错了.

"必须这样做,我要去追求德.费尔瓦克元帅夫人.

"也许她会使我讨厌,但我愿看那双美丽的眼睛,它是多么象世界上曾经最爱我的那个人儿的眼睛啊.

"她是外国人,这是一个新的性格,值得观察.

"我疯了,我要沉没了;我应当听从一个朋友的劝告,不应当相信我自己."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