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红与黑(闻家驷译本)

[法]斯丹达尔著

闻家驷译

  • [名著, 成长]

    类型
  • 2011年01月18日 00:00:00

    上架
  • 4654

    连载(字)

第三十四章 聪明人 - 第 1 节 99

第三十四章 聪明人

省长出游,骑在马上暗想道:"为什么我不能当大臣.议会议长.公爵呢?请看,我就这样去作战......用这个方法,我可以把革新派都关进监狱......"《环球报》没有任何论据足以摧毁十年来如意美梦的支配力量.侯爵感到老发怒是不合理的,但他又不能断然予以饶恕."如果这个朱利安意外死去......"他有时暗想道.他的愁闷的想象,由于追求最可笑的幻梦这才得到一点慰藉.这些幻梦使比拉尔神父明智的理由对他也不起作用.一个月的光景就这样过去了,协商还没有一点进展.

在家庭事件中和在政治事件中一样,侯爵常有一些新颖的见解,他可以为此连着兴奋三天.在这种时候,别人提出的行动计划就不会受他的欢迎,因为这个计划是用正确的理由作根据的,而一种理由必须是支持他最心爱的计划才会得到他的采纳.在三天之间,他用一个诗人的全部热忱从事研究,把问题推进到某个阶段,第四天他就不再去想它了.

起初朱利安对侯爵的迟迟不作决定,感到迷惑,几个星期以后,他才开始明白德.拉莫尔先生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任何具体的计划.

德.拉莫尔夫人和全家的人都以为朱利安为了处理地产的事到外省旅行去了.其实他隐藏在比拉尔神父的家里,几乎每天都和马蒂尔德会面,她每天早晨要和她父亲待在一起一小时,但有时一连几星期,他们都不提起占据他们全部思想的那件事.

"我不愿知道这个人在哪里,"有一天侯爵对她说道,"把这封信给他吧."马蒂尔德念道:

朗格多克的土地,每年收入有二万零六百法郎,一万零六百法郎给我的女儿,另外一万法郎给朱利安.索雷尔先生.当然我连土地一并送给你们.告诉公证人分别写两份赠送的契约.明天就给我送来.从此以后,我们彼此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唉!先生,这一切岂是我所能预料的吗?

德.拉莫尔侯爵

"我非常感谢您,"马蒂尔德高兴地说道,"我们将住在埃居翁城堡里,在阿让同马尔芒德(阿让(Agen)和马尔芒德(Marmande),法国西部城市,在洛特-加龙省内.)之间.据说那里的风景同意大利的一样美丽."

这一馈赠使朱利安感到十分惊异.他已经不是我们过去认识的那个冷酷而严厉的人了.他的儿子的命运已经占据他全部的思想.这笔意外的.而且对一个象他那样贫穷的人来说实在相当可观的财产,使他产生了野心.他看到他同他的妻子,每年已可享有三万六千法郎的进款了.至于马蒂尔德,她的全部感情都集中在她对她丈夫的崇拜上,她的骄傲使她就是这么称呼朱利安的.她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企图,就是使她的婚姻得到社会上的承认.她把时间消磨在过分赞扬她为把她的命运和一个高超的人的命运联结在一起所表现的严肃的态度上.个人的价值在她头脑里已经压倒一切.

几乎经常得离开,事务那么繁重,谈情说爱的时间又很少,使得朱利安以前发明的明智的策略获得了良好的效果.

马蒂尔德对很少和她真心爱上的人儿见面,终于不能忍耐了.

在她气恼的时候,她写信给她的父亲,信的开头类似奥瑟罗(奥瑟罗,又译奥赛罗,莎士比亚剧本《奥瑟罗》中主角,因嫉妒而杀死自己的妻子苔丝德梦娜.)的语气:

我宁肯要朱利安,而不愿要社会给予德.拉莫尔侯爵的女儿的一切娱乐,我的选择足够证明这一点.地位和虚荣,对我来说,是一文不值的.我离开我的丈夫快有六个星期了,这足以证明我对您的尊敬.在下星期以前,我要离开父亲的家.您的恩惠已使我们富足.除了敬爱的比拉尔神父,再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我要到他那里去,他将为我们举行婚礼,在婚礼完毕一小时后,我们便去朗格多克.除非您的命令,我们不再在巴黎露面.但是使我痛心的,是这一切将会被编成故事来诋毁您和我,而一般愚昧的民众的讽刺,是不是会迫使我的善良的诺贝尔要求和朱利安决斗呢?在那种情形下,我知道我是不会有任何办法制止朱利安的.我们将会在他的灵魂里发现他是一个反抗的平民.呵!我的父亲,我跪下来恳求您,下星期四在比拉尔神父的教堂里,您一定来参加我的婚礼吧.这样,恶毒的诽谤将会得到缓和,而您的唯一的儿子的生命和我的丈夫的生命也都会得到保障......

这封信使侯爵的精神陷入一种奇异的困窘中.可是最后总得拿个主意呀.所有细小的习惯,所有一般的朋友,都丧失了他们的作用.

在这种奇特的情况下,他青年时代的经历所形成的性格上的特点,重新恢复它的力量.流亡时期的苦难使他变成了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在享有巨大资产和宫廷的特权两年之后,一七九○年的革命把他投入可怕的惨境.这个严峻的锻炼改变了一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的心灵.事实上,他置身于他现有的财富中而并没有被财富所支配.但是这个没有受到金钱腐蚀的人的想象力,却使他浸沉在希望他的女儿获得贵族称号的疯狂的热情里.

在刚刚过去的这六个星期中,侯爵有时心血来潮,觉得应该使朱利安富有;他认为贫穷就是卑贱,是对德.拉莫尔先生本人的一种屈辱,他女儿的丈夫不可能是贫穷的,于是他抛出大量的金钱.第二天他的想象又改变了方向,他觉得朱利安会理解这份金钱的赐予的无声的言语,他会改名换姓,逃亡到美洲去,写信给马蒂尔德说他已经为她死去了.德.拉莫尔先生想象这封信已经写就,并且注意到它对他女儿性格产生的影响......

马蒂尔德那封真实的信,却把他从这些无比幼稚的梦想中唤醒了.在想了很久怎样杀死朱利安或使他失踪以后,现在他又梦想怎样给他安排一个光辉的前程.他把他的一个采地的名称赠送给他,他为什么不让朱利安承袭他的爵位呢?他的岳父肖纳公爵先生,自从他的独子在西班牙战死以后,曾多次跟他谈起,愿把他的爵位传给诺贝尔......

"我们不能不承认朱利安有一种特殊的办事才能,很有胆量,也许他将来很出色,"侯爵暗想道......"不过在他的性格深处,我发现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大家都有这一印象,那么也许这是真实的(这点真实的东西越是难以捉摸,富于想象的老侯爵越是感到害怕).

"有一天我的女儿对我说得很妙(在一封没有引用的信里),朱利安不属于任何客厅,任何党派.他没有寻求任何力量的支持来反对我,要是我抛弃他,他是没有一点办法的......但是这难道是说他对社会的现状毫无所知吗?......有两三次我对他说:'只有客厅的候补人资格是切实可靠的......,

"不,他没有一个律师所具备的不失掉一分钟.不错过一个机会的那种老奸巨猾的本领......他绝不是路易十一(路易十一,法国国王,十七岁时,就开始反对父王的斗争,为加强王权他和诸侯不断进行征战,他以政策上和外交上的诡计多端著称.)那样的性格.另一方面,我却看见他经常引用一些最严厉的格言......我简直搞糊涂了......他向自己重复这些格言,是不是为了控制自己的热情呢?

"此外,有一点特别突出,就是他不能忍受别人的轻视.

"真的,他没有上流社会的宗教信仰,他尊重我们并非出于本性......这是错误的,但是一个修士的心灵所不能忍受的,应该只是缺乏享乐和金钱.他却完全不同,他绝对不能忍受别人的轻视."

由于他女儿那封信的压力,德.拉莫尔先生看到有作出决定的必要了.总之,问题的关键在于:"是不是因为朱利安知道我爱我的女儿胜过一切,而且知道我有十万埃居的进款,他才大胆地去追求我的女儿呢?"

马蒂尔德不同意这种看法......"不会的,我的朱利安,关于这一点,我不愿欺骗自己."

"这是种真正的.意外的爱情吗?抑或是种向上爬的.平庸的欲望呢?马蒂尔德是有远见的,她首先感到这个疑问会使他失去我的同情,因此她才承认是她先爱上他的......

"一个性格如此高傲的女孩子,竟会忘掉自己的身分,首先作出这样粗俗的举动!......一天夜晚在花园里抱住他的胳臂,多么可怕呵!好象她就找不到别的比较体面的方式来表示她看中了他似的......

"替自己辩护,就是暴露自己,我不相信马蒂尔德了......"这一天侯爵的分析,比平时更带有结论性.但仍然是习惯占了上风,他决定拖延时间,并写信给女儿.因为在府邸里,住在这一边的和住在那一边的,可以互相写信.德.拉莫尔先生不敢和马蒂尔德辩论对抗,他怕突然来个让步,一切都完了.

当心不要再干傻事,这里有一张轻骑兵中尉的委任状,给与朱利安.索雷尔.德.拉韦尔内骑士先生.您看我为他做了些什么.不要违反我,不要多问我.叫他在二十四时内动身去斯特拉斯堡报到,他的军队驻扎在那里.这里还有一张向银行取款的支票,应该服从我.

马蒂尔德的爱情和快乐真是无边无际,她决定利用她的胜利,立刻写回信:

如果德.拉韦尔内先生知道您肯为他做的这一切,他的感恩的心情将使他不知所措,只有跪拜在您的脚下了.但是,在这种仁慈慷慨中,我的父亲却把我忘记了,您的女儿的荣誉正处在危险中.一个不慎,就会造成永久的玷污,两万埃居的进款,也无法补偿.除非您答应我在下月里,我的婚礼在维勒基埃公开举行,我才能将您的委任状交给德.拉韦尔内先生.在这段时期之后不久(请求您不要延长这段时期),您的女儿只能用德.拉韦尔内夫人的名义在社会上出现.亲爱的爸爸,我是多么感激您把我从索雷尔这个姓氏中拯救了出来......

回信是出乎意料的.

服从.不然我就取消一切.战栗吧,年轻的不谨慎的女孩子.我还不知道您的朱利安是个怎样的人,您比我知道得更少.让他动身到斯特拉斯堡去,并且注意按正道行事.十五天以后,我再把我的意见告诉您.

这封回信这样坚决,使马蒂尔德感到惊异.我不知道朱利安,这句话使她坠入梦想,随即引起种种迷人心意的假设,但她却相信那都是真实的.我的朱利安在精神上,还未披上客厅那卑劣的小制服.我的父亲不相信他的优越性,恰好因为事实证明他具有优越性......

"不过,要是我不迁就他那优柔寡断的脾气,我看就可能发生公开的争吵,破裂会降低我在社会上的地位,使我在朱利安的眼里也不可爱了.破裂以后,就是十年贫困.因为一个男人有才能而选中他作丈夫,这种疯狂行为,要想不惹人笑话,除非你金玉满堂.如果我离开我的父亲住到遥远的地方去,象他这么大年纪的人,会把我忘记的.诺贝尔将来会娶一个可爱的.精明的女人,年老的路易十四还曾被勃艮第公爵夫人所诱惑......"

她决定服从,但是她没有把她父亲的信交给朱利安,他的猛烈的性格可能使他干出什么傻事来的.

晚上当她告诉朱利安他已经是轻骑兵中尉了,他喜不自胜.我们可以从他一生的野心和现在对他的儿子的热情中来想象他那快乐的程度.姓氏的改变,使他十分惊讶.

"总之,"他想道,"我的小说已经写完了.所有的功劳都是属于我的.我总算做到使这个骄傲的怪物爱我了,"他继续想道,一面注视着马蒂尔德,"她的父亲不能离开她而生活,而她也不能离开我而生活下去."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