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彼得·潘

[英] 詹姆斯·巴里

孙国双

  • [名著]

    类型
  • 2011年02月26日 00:00:00

    上架
  • 6206

    连载(字)

十六 回 家 - 第 1 节 99

十六 回 家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钟,大家就忙着在甲板上跑来上去。大海涨潮了。图图斯是水手长,他手里扯着绳子,口里还嚼着烟叶。

孩子们全都穿起了海盗的衣服。裤子太长,从膝盖住下的一段裤管被剪掉了。他们脸上都刮得光光的,一个一个地从船舱里跳出来,那说话的腔调还真象个水手。只是两手不住地提裤子,未免叫人觉得好笑。

谁当船长,那就不用说了。尼布斯和约翰当大副二副。船上唯一的女的是乘客,住后舱。其余的全是水手,住前舱。彼得一边掌舵,一边召集水手,向他们作了简短的训话。他说希望大家忠于职守,又骂他们是黄金海岸的蠢材,谁敢违抗命令,就把他撕成两半。这几句骂人的话,只有水手才听得懂。孩子们听了使劲地欢呼。接着,彼得了令,大家掉转船头,向大陆驶去。

彼得船长看了看航海图,预计了一下航程。如果天气不变,大约六月二十一日可以到达葡萄牙的亚速尔群岛。从那里再起飞,就可以节省许多时间。

孩子们有人主张这条船做条安分守已的船,有人主张仍做海盗船。但是船长很厉害,即使采用集体签名表决的方法,他们也不敢发表意见。对于船长的命令,必须绝对服从。有一次,斯莱特利奉命去测量水深,脸上露出一点不耐烦的神情,就被抽了十二鞭子。大家都说彼得是故作认真,去讨好文蒂。

等他的新衣服做好了,也许会变成另一种样子。彼得的新衣服是用胡克最爱穿的一件衣服改的,文蒂本来不愿给他做这种衣服,但禁不住他好说歹说。后来大家议论说,彼得第一个晚上就穿过这件衣服。他在胡克住过的船舱里坐了很久,口里叼着胡克的烟嘴,一只手握成拳头,只伸出一只无名指,一伸一曲的象铁钩子一般吓唬水手们。

船上的事暂且撇之一旁,先回头看看那个寂寞的家庭吧。

三个孩子从父母身边飞走已经很久了,说来很抱歉,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提起十四号了。不过我们敢肯定,达林夫人不会怪罪我们的。假如我们早一点回来探望她、安慰她,她一定会说:“傻瓜,我有什么要紧?快回去照顾孩子们吧!”当母亲的总是这样,所以孩子们才敢于放心大胆地在外头玩个够。

我们现在又提起孩子们的家,只是因为孩子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不过是先行一步,去看看他们的床预备好了没有,再告诉达林夫妇最近几天不要外出。不过为什么要给他们送这消息呢?孩子们既然没心肝地飞走,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正巧赶上父母到乡下度假了,这岂不是很好的报复吗?按说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不过如果我们这样认为.达林夫人是永远不会原谅我们的。

有一件事我想马上去做,就是象一般写小说的人那样,提前告诉达林夫人,他的孩子下星期四就可到家。因为这样一来,文蒂、约翰和迈克尔他们预定的出人意料地到家的计划就破产了。他们在船上想象着:母亲见了他们如何狂喜,父亲见了他们如何欢呼,娜娜如何扑过来拥抱他们。然而,这一切都要出其不意地突然到家才行。现在我预先把消息泄露出去,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那该多么有趣!等到孩子们大摇大摆地走进家门,达林夫人也许不去吻文蒂,装作不理财他们;达林先生也许会家装生气地说:“讨厌,那些孩子又回来了!”但是,即使那样,我们也不一定会得到感谢。我们现在已经了解达林夫人的为人了,她说不定会责怪我们破坏孩子们的情趣呢!

“但是,亲爱的夫人,到下星期四还有十天呢!我们提前告诉你,省去你十天的烦恼。”

“不错,但是代价多大呀!你使孩子们失去了十分钟的欢乐。”

“啊,你要是这样想,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可我还能怎样想呢?”

你们看,这女人简直神经不正常,我满心的想说她几句好话,但实在没有什么可说。我最瞧不起这种人,我们不去提她了。

但实在没有什么可说。我最瞧不起这种人,我们不去提她了。

其实,我们也用不着提前告诉她安排什么,因为一切早就都安排好了。孩子们的床一直铺得好好的,她也一直没有离开过家。

再则,家中的窗子是一直开着的。我们为她送信算是白跑了一趟。我们对她一点用处也没有,倒不如还是回到船上去。不过我们既然来了,不妨住下来观察观察。说到底,我们本来都是旁观者嘛.他们谁真正需要我们?我们就在一旁瞧着吧,瞧得不顺眼了,也说几句不中听的,让他们难受难受。

孩子们的房间里唯一的变化是什么呢?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六点,娜娜的狗窝不放在房间里了。自从孩子们飞走以后,达林先生从骨子里感到,千错万错都错在不该把娜娜锁起来。而且他认识到,娜娜始终比他高明。当然,我们早就看出来了,达林先生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如果不是那头发掉光的秃顶,人们还会把他当成孩子呢!但是,达林先生很有正义感.凡是他认为对的,就勇敢地去做。孩子们飞走之后,他仔细思量了很久,想出了一个赎罪的办法,他四肤着地爬进了狗窝。达林夫人再三劝他出来,他坚决地说:

“不,亲爱的,我不如一条狗,应该住在这里。”

他悔恨至极,发誓说孩子们不回来他就不出狗窝。当然这事做得有点过分,不过达林先生做事一向喜欢这样,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出个样子。当初,恐怕没有比乔治?达林再骄傲的人了,可现在,他变得最谦卑不过,每天晚上坐在狗窝里和妻子谈论他们的孩子。

达林先生对娜娜的尊敬说起来也真感人。他什么事都顺从娜娜,只有一件事例外,就是不准娜娜进狗窝。

每天早上,达林先生坐在狗窝里,连狗窝一起抬到汽车上,乘汽车去上班。晚上六点钟,再照样运回来。我们记得,达林先生对于邻居们的议论是非常注意的。可现在他的行动到处遭到人们的议论,他却一点儿也不在乎,可见这人的性格是何等坚强。达林先生内心一定痛苦极了,可他表面上仍保持着镇静。

小孩子们讥笑他住狗窝,他一点也不恼火;若是有位大太好奇地探头向狗窝里看,他还恭敬地脱帽致意呢!(纯真年代 www.fairydream.net 扫校整理,转载请注明)

达林先生的行为固然太古怪,不过这样做意义却很大。不久,这件事的内幕传了出去,社会上受到很大震动。成群的人追着他的车子欢呼,美丽的女郎爬上车去要他签名留念;重要的报纸都刊登了专题新闻; 百万富翁纷纷邀请他去吃饭,井且在请帖上加上一句:务请坐在狗窝里光临。

在那难忘的星期四晚上,达林夫人正坐在孩子们房间里等待丈夫回来。她真是个可怜的女人。现在让我们来仔细看看她吧,想想她以前的丰采,再看看现在憔悴的面容,我们实在不忍心说她的坏话了。她是那样爱她的孩子,这完全是出自内心。

你看,她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她的嘴角,那本来是她最美的地方,现在差不多枯瘪了。她的手不住地在胸口抚摩,那里该有多少痛苦呀!世界上有人最爱彼得,有人最爱文蒂,可有谁最爱她呢?为了使她高兴,我真想现在就偷偷告诉她孩子们就要回来了。

事实上,孩子们离家还有二英里路,正飞得起劲呢。不过,我们只消告诉她孩子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就够她高兴的了。

我们还是告诉她吧!

不,不能!她听了一定会立刻跳起来,呼唤着孩子们的名字。可屋里除了娜娜,一个人也没有呀?

“啊,娜娜,”夫人在梦中说,“我梦见孩子们回来了。”

娜娜睡眼朦胧,举起它的前爪放在主人的腿上。她们就这样坐着,一直等到狗窝运回来。达林先生探出头来和他的妻子接吻。不难看出,他的脸色比以前憔悴,但也比以前温和多了。

达林先生把帽子交给丽莎,丽莎却不屑理睬地接了过去,因为她并不懂得达林先生住狗窝的深刻意义。追随汽车的人群仍在外面欢唤,达林先生当然不能无动于衷。

“听听外面,”达林先生说,“真叫人兴奋!”

“还不都是些不懂事的孩子!”丽莎讥笑说。

“不,今天有许多成年人在里面呢!”达林先生红着脸说。

但是丽莎摇摇头。达林先生也就没再说什么。事业的成功并没有使达林先生的脾气变坏,相反,倒使他变得更加和善了。有时,他把头探出狗窝,和夫人谈论他的事业。当夫人说到愿他的事业不要改变他的为人时,他就紧紧握住夫人的手说:

“我是一个软弱的人!天哪,我是一个软弱的人!”

“乔治,”夫人担心地说,“你还象从前那样悔恨吗?”

“我悔恨!亲爱的。看看我受的惩罚吧,住在狗窝里。”

“这惩罚你受不住了吗,乔治?”

“啊,我亲爱的!”

当然,达林夫人最后只好求丈夫宽恕,宽恕她不该提起这件事。达林先生觉得疲倦极了,就弯着身子躺倒在狗窝里。

“你弹一会儿钢琴好吗?”达林先生说,“也好催我入睡。”

夫人向琴房走去的时侯,他又无意地加了一句:“关上窗户,我觉得有点风。”

“不,乔治!窗子是永远要给孩子们开着的,永远,永远!”

这一回丈夫该求妻子宽恕了。达林夫人弹了一会儿琴,丈夫很快就睡着了。就在达林先生睡觉的时侯,文蒂、约翰和迈克尔飞进屋来了。

不,不对。我们这样写,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我们在船上的时候,孩子们正是这样计划的。但是,我们离开船以后,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因为现在飞进来的不是那三个孩子,而是彼得和丁卡?贝尔。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你听听彼得说什么就清楚了。

“快,丁卡!”彼得低声说,“关上窗子,上闩!我们现在偷偷从门口出去。等文蒂来到家,她一定以为父母把她关在外边了,只好跟我们飞回永无岛去。”

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彼得杀死海盗之后没回岛上去。

他不是派丁卡护送孩子们的吗?为什么又亲自跟了来呢?原来他心里早就打好了主意。

彼得并不觉得他这样做不好,相反还乐得手舞足蹈呢。他听见琴声,往里偷看了一眼,低声告诉丁卡。“这就是文蒂的妈妈!倒很漂亮,不过不如我妈妈美。”

当然,关于妈妈的事,彼得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每次谈起来,他总喜欢夸耀一番。

彼得不知道钢琴弹的是什么曲子。实际上是《家庭,家庭,快乐的家庭!》那支曲子。但是在彼得听来,她弹的是《文蒂,文蒂,回来吧文蒂!》,彼得得意地说:“文蒂永远回不来了。窗子闩上了!”

忽然,琴声停了。彼得又向里面偷看了一眼,只见达林夫人把头靠在琴上,两颗泪珠滚落下来。

“她哭了。是想要我打开窗子?”彼得心想,“我偏不打开!”

彼得又偷看了一眼,原来的两颗泪珠还挂在脸上,另外又滚下来两颗。

“她多么爱文蒂呀!”彼得心里想。他现在有点恨这夫人,她为什么不生两个文蒂呢?

理由很简单:“你喜欢文蒂,我也喜欢文蒂,我们总不能把她分开呀,太太!”

达林夫人仍然在伤心。彼得不敢再看她,可她仿佛还不肯放过彼得。彼得只好跳来跳去跟她扮鬼脸。但当他停下来的时候,那夫人好象钻进了他的肚子里,咚咚地敲他的心。

“啊,算了!”彼得最后叹了口气,不耐烦地打开了窗户。

“走吧,丁卡,”他好象是在嘲笑自然的法则,“我们决不要这愚蠢的妈妈!”他们飞走了。

文蒂、约翰和迈克尔飞到家门口的时侯,看见窗子还为他们开着,心里高兴极了。他们毫不惭愧地落在地板上。最小的那一位已经连家都不记得了。

“约翰,”迈克尔疑惑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这地方我们好象来过。”

“当然来过,你这傻瓜。那不就是你的床吗?”

“是吗?”迈克尔还不十分相信。

“嘿! 你们看这狗窝?”约翰说着飞奔过去。

“娜娜在里面吗?”文蒂问。

约翰“嘘――”了一声,止住大家,说:“里面有个男人。”

“是爸爸呀!”文蒂看了惊叫起来。

“我看看爸爸!”迈克尔焦急地挤过去,仔细地看了一眼。“嘿,还没有我杀死的那个海盗个子高呢!”他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失望。幸运的是,达林先生现在睡着了,假如他听见这小儿子的第一句话,不知该有多伤心呢!

文蒂和约翰看见父亲睡在狗窝里,都大吃一惊。

“我记得,”约翰好象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爸爸过去不睡狗窝呀!”

“约翰,”文蒂颤抖着说,“也许我们的记忆不太确切。”

他们觉得一阵发冷。

“妈妈也真不象话,”约翰说,“我们回来了,她也不在家等我们。”

这时候,琴房里传来了琴声。

“是妈妈!”文蒂叫着,偷偷往里看。

“可不是吗!”约翰说。

“妈妈?那么你不是我们的真妈妈,文蒂?”迈克尔向。

看样子他想睡觉了。

“啊,天哪!”文蒂惊叹一声,平生第一次感到内疚,“看来我们再不回来就糟了。”

“我们悄悄进去,”约翰提议说,“用手蒙住妈妈的眼睛。”

但是文蒂认为,他们应该用更好的办法,好让妈妈见到他们更高兴。

“我们全都躺到床上去,等妈妈进来,就好象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孩子们躺下假装睡觉。达林夫人停了琴,走进孩子们的房间看丈夫睡着了没有。她忽然发现,每张床上都睡着一个孩子。孩子们等着她快乐地叫起来,但是没有如愿。达林夫人是看见了孩子们,但她不敢相信是真的。她常常在梦中看见孩子们躺在床上,这一回她以为仍然是梦。

达林夫人在壁炉旁的椅子上坐下。以前,她总是坐在那儿给孩子喂奶。

孩子们可不了解妈妈此时此刻的心住,三个人心里都凉了半截。

“妈妈!”文莱叫起来。

“是文蒂,”妈妈说,还以为是在梦中。

“妈妈!”

“是约翰。”

“妈妈!”迈克尔喊着,现在他终于认出妈妈来了。

“是迈克尔。”妈妈说着,仿佛在梦中一样下意识地伸出胳膊,去拥抱这三个永远不能再见到的孩子。但是,多么神奇呀,她竟然抱住了!抱住了文蒂、约翰和迈克尔。因为三个孩子早已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她的身边。

“乔治!乔治!”达林夫人喊起来。达林先生惊醒了,娜娜也跑了进来。这情景该是多么激动人心呀!可借这欢乐的情景没人看见,只有一个小男孩从窗子上向里瞥了一眼。那小男孩有自己的数不尽的欢乐,这是别的孩子永远享受不到的;但是窗子里面的这种欢乐,他也永远享受不到。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