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小说网

彼得·潘

[英] 詹姆斯·巴里

孙国双

  • [名著]

    类型
  • 2011年02月26日 00:00:00

    上架
  • 6600

    连载(字)

四 飞行 - 第 1 节 99

四 飞行

“第二个转弯处向右拐,然后照直走,一直走到天明。”

这就是彼得告诉文蒂的去永无岛的路。但是,依着彼得的话做,即使是天上的鸟儿.带着最详细的地图,在风儿的每一个转弯处都按照地图查看一番,恐怕也找不到永无岛。因为彼得不过是偶尔想起,随便这样说了一句。

起初,孩子们很相信彼得的话,而且觉得飞行特别有趣。

他们绕着教堂的塔尖或者途中有趣的建筑飞来飞去,耽搁了不少时间。

约翰和迈克尔比赛了一阵,结果还是迈克尔飞得快,他胜利了。

孩子们高兴地飞呀飞呀,回想起在屋里学飞的时候,刚飞了两圈儿就高兴得不得了,现在想起来连自己都觉得不值一提了。

“从家里飞出以后,究竟过了有多久?”文蒂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们正在飞越一个大海。约翰认为,这是他们飞过的第二个大海,已经是他们飞出的第三个夜晚了。

天时明时暗,他们感到时冷时热。有时他们真的肚子饿,有时假装肚子饿,看彼得怎样给他们弄吃的。彼得追上那些飞鸟,从它们嘴里抢来能吃的东西;然后鸟儿又追着他抢回去。

他们互相追逐着,不知飞了多少里,终于互相表示和好而分别。但是文蒂觉得奇怪,彼得为什么不飞去寻找面包和牛油呢,他难道不知道还有别的方法?

飞得时间长了,他们累了,很想睡觉。但是,在空中睡觉是很危险的,因为他们一睡着,就会坠下去。这事在彼得看来十分好笑。

“他又坠下去了!”彼得看见迈克尔象块石头似的坠下去,高兴得喊了起来。

“快救他!快救他!”文蒂叫起来。看着下面汹涌的大海.她害怕极了。后来,眼看迈克尔就要坠到海面了,彼得才从空中直扑下去,一把将他抓住。彼得这一手干得真妙。他总是等到最后的一瞬间才去救人,好象是在故意炫耀他的本领,而不是专门为了救人。彼得喜欢开玩笑,而且兴趣变化无常,说不定下次谁再坠下去,他就由你一直坠到底。文蒂真担心这一点。

彼得能在空中睡觉而不下坠,只消仰卧再空中,就可以飘浮着。这也许是因为他身体特别轻的缘故。如果你在他后面吹一口气,他就会象鹅毛一般飞出老远。

孩子们和彼得在空中追着玩时,文蒂常常低声提醒约翰:“你们对彼得要尊重些。”

“那你告诉他别逞能,”约翰说。

他们追着玩的时候,彼得故意贴着水面飞,一边飞,一边摸一下每条鲨鱼的尾巴。好象你在街上走路时,用手指随意摸铁栏杆一样。这一手孩子们是办不到的,所以大家都嫌他逞能。特别是当彼得故意回头看着他们,数着有多少条鱼尾巴他们没摸住的时候,大家免不了要说几句风凉话。

“你们一定要对彼得好一点儿,”文蒂再三叮嘱弟弟。“如果他抛开我们,我们可怎么办呢?。

“我们回去!”迈克尔说。

“没有彼得,我们怎么找到回去的路?”

“那我们一直往前飞就是了,”约翰说。

“怕的就是这个,约翰。我们只能前进,因为我们不知道怎样停下来。”

真是的,彼得还没有教给他们怎样停下来。

约翰说,万一遇到那种情况,就只好一直向前飞反正地球是圆的,总有一天会飞到自己家里。

“那谁给我们找东西吃呢,约翰?”

“我已经学会从老鹰嘴里夺东西吃了,文蒂。”

“可你夺了二十次才成功一次,”文蒂提醒他说。“即使我们能够弄到吃的,你瞧着吧,如果没有彼得在我们身旁照料,我们将会撞着流云或其他的东西。”

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他们虽然飞得很好,两只脚也不象开始那样乱踢乱蹬了,但是如果他们看见前面有一朵云,总是愈躲愈要撞上。假如娜娜现在跟着他们,这时它一定会给迈克尔头上缠一块绷带。

有时彼得会离开孩子们,使他们觉得很寂寞。彼得飞得比他们快多了,他有时忽然飞向远方,飞到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在那里干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事。有时他哈哈大笑着从高空飞下来,那是他刚刚和一颗星星讲完笑话,但是你问他讲了什么笑话,他已经早忘光了,有时他从海面飞上来。身上还粘着美人鱼的鳞,但是你问他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也说不清楚。从来没见过美人鱼的孩子们听了真有点着急。

“既然他把美人鱼忘得这样快,”文蒂说,“怎能指望他将来还记得我们呢?”

真的,有时候彼得回来就不认得他们了,至少是认不清楚了。文蒂看清了这一点。彼得在大天白日从他们身边飞过的时候,眼里竟流露出努力辨认的神色。有一次。文蒂向他喊出自己的名字,他才认出来。

“我是文蒂!”她大声地说。

彼得很抱歉。“我说文蒂,”他低音说,“你每次看见我忘了你,就喊一声‘我是文蒂’,我就会想起你来了。”

当然,这件事惹得大家有些不高兴。为了使大家高兴起来,彼得便教他们怎样仰卧在风的背上,顺风滑翔。大家试了几次,居然可以躺在风背上安稳地睡觉了。这当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孩子们很想多睡一会儿,但是彼得不一会就睡腻了,用队长的口气喊着:“我们要在这儿降落了!”一路上免不了有些争吵,但总的来说,还算过得愉快。他们终于飞近永无岛了。

他们一连飞行了好几个月,而且是一直向正前方飞的,一个弯儿也没拐。说起来彼得和丁卡也算不上有什么功劳,一直向前飞,那永无岛就会呈现在人们面前,一直向前飞,谁都可以看见那神奇的海岸。

“你们看,那儿就是永无岛,”彼得不慌不忙地说。

“哪里?哪里?”

“就是无数金箭指着的那地方。”

真的,仿佛有一百万支金箭指着那远方的小岛。那金箭是孩子们的好朋友太阳放射出来的,太阳要在下山之前帮孩子们认清道路。

文蒂、约翰和迈克尔在空中踮起脚尖望着那小岛。说也奇怪,他们立刻就认识了这个地方。他们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一个个向着小岛欢呼起来,仿佛是放假回家遇到了老朋友。

“约翰,你看那边就是环礁湖。”

“文蒂,你看那往沙里埋蛋的乌龟。”

“喂,约翰,我看见你那只断腿的红鹤了!”

“瞧,迈克尔,那边就是你的小棚子!”

“约翰,那矮树林里是什么?”

“那是一只狼和它的小狼崽子。文蒂,那一定是你心爱的小狼崽!”

“那边是我的柳条船,约翰,你看船舷都撞碎了!”

“不,那不是!你忘了,我们把你的柳条船早烧了。”

“不,不,那一定是我的柳条船!嘿,约翰,我看见红人帐篷上的炊烟了!”

“在哪里?指给我看看,我看见那炊烟弯曲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是否准备开战。”

彼得听了他们的议论有些不高兴,因为他们懂得那样多。

不过彼得要想在他们中间逞英雄,那还是很有把握的,因为不久孩子们就会害怕起来。

太阳落山了,金箭都消失了,永无岛陷人黑暗之中。

从前在家里的时候,孩子们仿佛梦见过这永无岛。它总是在你临入睡的时候出现:面前一片荒凉,黑影子在那儿移动,野兽的吼叫也与平时不同了。要是你自己失去了勇气,就会猛地惊醒过来。每逢这时,娜娜就点亮灯,给孩子们解释说,这一切可怕的影象都不过是壁炉架上的斑纹引起的幻觉。

然而现在可是真的到了永无岛。并且这里没有灯,愈来愈黑。啊,娜娜,你在哪里?

文蒂他们本来是散开来飞的,现在却紧紧地凑在彼得身旁。

彼得那满不在乎的神情也消失了,他眼里闪着光。孩子们每次在黑暗中碰着彼得的身体,就不由得一阵心慌。他们飞得很低,有时候就从树梢上掠过。空中看不见什么阻挡的东西,但他们飞得很慢、很吃力,就象一边和敌人搏斗一边前进一样。有时他们得停在半空中,等彼得用拳头在前边乱打一阵才敢前进。

“他们不让我们上岸,”彼得解释说。

“他们是谁?”文蒂颤抖着低声问。

但是彼得回答不上来,也不愿意回答。丁卡?贝尔一直睡在彼得的肩膀上。这时彼得推醒了她,叫她在前面探路。

彼得有时在空中停住,把手放在耳边细心地听一阵,随后又往下看。他的两道目光锐利得简直能在地上穿两个洞。这样仔细地侦察一阵,他们才又继续前进。

彼得胆大,喜欢冒险。有一次他忽然扭头对约翰说:“你愿意现在就去冒险,还是先吃点东西?”

“先吃东西!”文蒂很快地说。迈克尔非常赞同,飞过来感激地握住文蒂的手。而约翰却有点拿不定主意。

“冒什么险?”约翰小声问。

“地上睡着一个海盗,就在我们脚下,”彼得告诉他。“如果你愿意冒险,我们下去杀死他。”

“我怎么没看见?”约翰向下看了半天才回答说。

“我看见了。”

“如果,”约翰嗓子发干似地停了停说,“如果他醒了怎么办呢?”

彼得一听就知道他也是个胆小鬼,生气地说:“你以为我在他睡觉的时候去杀他吗?我要先推醒他,然后再杀他。我总是这样杀人的!”

“我说彼得,你杀过很多人吗?”

“有好几吨!”

约翰夸了一句“真能干”,但最后还是决定先吃东西。他问岛上现在有多少海盗,彼得说多极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

“现在谁是船长?”

“胡克,”彼得回答说。他说出这个讨厌的名字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加斯?胡克?。

“是的。”

迈克尔一听吓得哭起来,就连约翰也吓得直咽唾沫,因为他们早就听说胡克的大名了。

“他是一个黑胡子船长,”约翰哑着嗓子低声说。“他是最凶恶的家伙,没有一个水手不怕他。”

“对,就是他,”彼得说。

“他长得什么样子?个子很大吗?”

“没有从前那么大了。”

“什么意恩?”

“我从他身上砍下来一块。”

“你?”

“是的,我!”彼得厉声说。

“我问这个可不是瞧不起你呀,彼得。”

“啊,没关系。”

“但是,我说彼得,你给他砍下来哪一块?”

“他的右手。”

“那么他现在不能打仗了?”

“怎么不能!打起来来厉害着呢!”

“他习惯用左手吗?”

“不.他用一个铁钩子代替右手。

“用铁钩子抓人?”

“是的,约翰,”彼得说。

“嗯。”

“不要‘嗯’啊‘嗯’的,要说‘是,是,先生’。”

“是,是,先生。”

“有件事我得给你说清楚,”彼得接着说,“凡是在我手下的孩子都得向我作出保证,所以你也不能例外。”

约翰不知道什么事,紧张得脸都发白了。

“你得保证,我们以后和胡克打仗的时候,你一定要把胡克留给我对付。”

“我保证!”约翰诚恳地说。

这时候,孩子们都不大害怕了,因为有丁卡和他们在一起。

在丁卡的亮光之下,大家彼此都可以看见。可丁卡不能飞得那样慢,所以她只得绕着他们一圈一圈地飞。孩子们仿佛在一个光环里动来动去。文蒂很喜欢丁卡带来的光亮,可彼得后来指出了这亮光的危险。

“丁卡告诉我,天没黑的时候海盗们就发现了我们。他们已经把‘郎汤姆’拉出来了。”

“‘郎汤姆’?是大炮吗?”

“是的。他们一定会发现丁卡的亮光,假如他们猜想我们都聚在亮光周围,他们一定会开炮的。”

“让丁卡马上走开吧,彼得!”三个人同时喊着。但是彼得不答应。

“丁卡以为我们迷路了,”彼得说,“她心里正害怕呢,我们怎么能在这时候把她赶走?”

这时,那亮光的圈儿忽然断了。丁卡落在彼得身上,亲呢地拧了他一把。

“那你告诉丁卡,”文蒂请求说,“让她把亮光熄灭。”

“可她不能熄。这大概是仙女唯一做不到的一件事。只有在她睡觉的时候,亮光才会自然地熄灭,象天上的星星那样。”

“那就告诉丁卡立刻睡觉!”约翰几乎命令似地说。

“除了她想睡,否则她是睡不着的。这大概又是一件仙女做不到的事。”

”可我觉得,”约翰吵起来,“只有这两件事是最要紧的!”

他话未落音,就让丁卡拧了一把。这回可不是亲昵的。

“要是我们谁有一个口袋就好了,”彼得说,“我们可以把丁卡放在口袋里。”可是他们出来得仓促,四个人身上连一个口袋也没有。

彼得想出一条妙计。约翰的帽子!

丁卡也答应在帽子里呆一会儿,条件是这顶帽子得用手拿着。当然,她希望最好由彼得拿着。后来决定由约翰拿着,她也同意了。过了一会儿,约翰说飞起来帽子直碰他的膝盖,就由文蒂接了过来。这一下可惹出了麻烦,大家知道丁卡?贝尔最恨文蒂,最不愿意领文蒂的情。天知道她会怎样报复文蒂!

丁卡的亮光完全藏在黑帽子里了,孩子们便在一片寂静中向前飞行。这是他们一生中最寂静的时刻,偶尔有一两声舌头舔什么的声音,彼得说,那是野兽在河里喝水,后来又有一阵锉什么的声音,大概是树枝在风中互相磨擦吧,可彼得说是红人在磨刀。

这些声音不一会儿也消失了。迈克尔觉得寂静得可怕,喊了一声:“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

话未落音,好象应着他的请求似的,空中发出一声从未听到过的轰然巨响――海盗向他们开炮了!

炮声震荡着山谷。那回声好象在凶狠地嚷着:“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哪里?!”

三个吓慌了的孩子,这时明显地感觉到幻想的永无岛与现实的永无岛有什么区别了。

炮声响过之后,约翰和迈克尔一看,只剩下他们两个在黑暗中。约翰只是机械地踏着空气,迈克尔原来不会飘浮,现在竟然不自觉地浮在空中了。

“你被打着了吗?”约翰颤抖着低声问。

“我还不知道呢,”迈克尔小声回答。

实际上他们一个也没有被打着。彼得被炮弹的一阵风吹到海外去了。文蒂被掀到高空去了,只有丁卡?贝尔和她在一起。

文蒂如果在炮响的时侯把帽子扔掉就好了。

我不知道丁卡是偶然想起,还是在路上早已盘算过的,这时她立刻从帽子里跳出来,开始引诱文蒂,把文蒂带到死亡的路上去。

丁卡并不是一个十足坏的仙女。或者说,这时候她很坏,有时候却很好。仙女们总是这样,不是很坏,就是很好。因为她们的身体很小,在同一个时间里只能容纳一种情感。她们能够改变自己的情感,不过要改变就得全部改变。现在,丁卡心里充满了对文蒂的妒恨。她的话,那叮叮咚咚的声音,文蒂当然还是听不懂,我想那一定是些不中听的话。丁卡绕着文蒂前前后后地飞,很明显是在告诉文蒂:“跟我来吧,我会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去!”

可怜的文蒂有什么法子呢?她呼喊着彼得、约翰和迈克尔的名字,但只能听到自己的回声。文蒂并不知道丁卡会妒恨她。

她心慌意乱,摇摇摆摆地跟着丁卡,朝着死亡的路飞去。

评论

发表 0/150
书页
打赏